第六十七章萧月茹的身份?

一边往外面走着,萧月茹一边说道:“当然帮你啊。我要是不去,你能找到韩蕊在哪?”

“你就能找到了?”唐峰疑惑的看着萧月茹,问道。难不成她知道韩蕊在哪?

得意的笑了一下,萧月茹说道:“我不行,但是我可以让人定位她。”

“定位?怎么定位?”唐峰不解的问道。

“电话啊。”萧月茹说道:“没看到刚刚我从你那里要了韩蕊的电话吗?通过电话的信号定位,就可以很轻松的找到韩蕊了。”

“这么高科技?”唐峰问道。这样也行吗?

“那可不。”萧月茹说着,居然就顺手打开了路边的一辆车的车门,然后对唐峰喊道:“赶紧上车啊,发什么了愣啊!”

“啊?哦。”唐峰说着,赶紧上车,然后打量了一下车,问道:“这是你的车啊,一直都不知道你有车啊。”

“不是我的车。”萧月茹熟练的启动了这辆她顺手弄来的车,说道。

“什么?”唐峰吃惊的问道:“这车不是你的,你是怎么打开的?”

“那我没你家的钥匙,不也进了你家吗?”萧月茹白了唐峰一眼,说道。

虽然萧月茹说的很是轻松,但是唐峰却不淡定了,自己这个师姐到底是什么人啊?该不会是什么汪洋大盗吧?要是这样的话,自己会不会被抓去连坐啊?

“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萧月茹开车的时候发,发现唐峰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于是她开口问道。

“这个……冒昧的问一下,你没犯下什么大案要案吧?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怕死,你说万一你连累了我,你也过意不去,不是?”唐峰面带微笑的,讨好般的问道。

“信不信我让你不举!”萧月茹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居然误会自己是那种溜门撬锁的小毛贼,自己可是一名有着高贵人格的医生好不好!

“息怒,息怒。”唐峰赶紧说道,没办法,萧月茹的这招实在是百试百灵。没办法,唐峰实在是太在乎下半辈子的性福了。这个事情可不能开玩笑。

瞪了唐峰一眼,萧月茹准备继续骂唐峰的时候,电话响了。看到萧月茹接起了电话,唐峰赶紧准备偷听。电话那头的声音也是个女的,声音比萧月茹温柔多了。她说道:“地址是金海市郊区的一个货运仓库。我已经把准确的地图给你发过去了,你接收一下。”

“好的,谢谢你了,灵儿。”萧月茹说道,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看向唐峰,说道:“不知道偷听别人打电话很不道德吗?”

“我……”唐峰刚想否认,就听见萧月茹说道:“别否认了,这些年我看的心理学方面书籍,比你认识的字还多。”

无语的看了萧月茹一眼,唐峰干脆不说话了。唐峰不说话,萧月茹也懒得说话,看了一眼那个叫灵儿的女孩发过来的地图,然后就驾驶着这辆顺手弄来的车,以绝对的超速行驶在金海市的街道。

如果给唐峰再一次的选择,他一定不再坐萧月茹开的车了,太遭罪了。萧月茹这开车的速度,都快要赶上别人开飞机的速度了。简直是飞起来了。

“好了,下车了。看你那样,一会儿还怎么救人啊!”萧月茹十分鄙视的看了唐峰一眼,说道。

“下回换你试试!”唐峰艰难的打开车门,说道:“你开车是爽了,你怎么不考虑一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唐峰本来的视力就异于常人,看着眼前飞快闪过的景物,对唐峰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

“好了,少废话,救人要紧。”萧月茹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说道:“我需要金海XX仓库的平面图,发我手机上。”

“我靠,你是什么人啊?这么厉害!”这回轮到唐峰对萧月茹刮目相看了。一直以为她也就会做做饭,然后就是没事拿银针威胁威胁人罢了,没想到她居然还能调动这么大的力量。

“以后你会知道的。”萧月茹笑了一下,说道:“现在先救人。”说话的间隙,萧月茹的手机已经接收到仓库的平面图了。仔细的看了一下,萧月茹说道:“韩蕊大概在这个位置。”

“你怎么知道的?”盯着萧月茹,唐峰不解的问道。

看了唐峰一眼,萧月茹说道:“你不需要知道。等会儿我们靠近仓库的时候,你只需要帮我确定一下,韩蕊是不是在这就行了。”

“知道了。”虽然十分的不爽,但是唐峰也知道救人要紧,最主要的是,现在也不是吵嘴的时候啊!

夜色中,两人飞快的靠近了仓库。这里是金海市的一座老仓库,不过已经废弃不少时间了。所以仓库区没有灯光,这倒是方面唐峰他们的潜入了。

跟在萧月茹的身后,唐峰有种错觉,夜色中的萧月茹恍若一只灵猫,那敏捷的身手,不得不让唐峰再次对她定位了。有这么敏捷身手的人,那能是一般人?

“前面有两个人巡逻,我左边,你右边,有问题吗?”萧月茹小声的在唐峰的耳边说道,身上那淡淡的香气一直在唐峰鼻尖缭绕,倒是让唐峰有些心猿意马了。

赶紧镇定了一下,唐峰运用自己的能力,果然看到前面有两个人挡住了去路。可是萧月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也能像自己一样透视?没听她说过啊!

“怎么?你不会告诉我,你连一个人都搞不定吧!”萧月茹看唐峰半天不回答,开口说道。

“谁说的。我只是看看前面是不是有两个人。”唐峰赶紧说道。居然看不起自己,小爷是那种临阵退缩的人吗?

“我数三声,就行动。”萧月茹说着,小声的数着:“一、二、三,行动。”说完,就如一只狡兔般的从原地弹出,扑向了左边的那个敌人。唐峰特不敢落后,赶紧跟上了。

萧如月几乎是手起刀落,十分利落的解决了那个敌人,而唐峰则是要拖泥带水的多,磨磨唧唧半天才解决,这让萧月茹鄙视不已。

“我怕下手太重了,把人弄死了。”唐峰赶紧辩解道。这虽然是一个因素,但是绝对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不去理会唐峰萧月茹带着唐峰继续往前走。韩蕊所在的那个仓库在最里面,必须要跨过整个仓库区。看来对方也很狡猾,这是防止被警察偷袭。但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唐峰会和萧月茹单枪匹马的杀来。而且这两个人的身手都不错,特别是萧月茹。那身手,唐峰觉得,她和老头子很像。难道他们是一路人?

接下来遇到的几波敌人,萧月茹和唐峰都是如法炮制的解决了。这些人虽然手上拿着武器,但是战斗力实在比唐峰他们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前面是个空旷的院子。我估摸不准人数,你好好的看看,然后说一下他们的方位。”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萧月茹在唐峰的耳边说道。难道她不知道这么趴在一个男人的耳边说话,会让一个男人产生不该有的想法吗?

“现在知道想起我了!”唐峰有些不满的说道。

“少废话!”萧月茹说道:“还想不想救人了?”

十分无奈的看了萧月茹一眼,唐峰就运用自己的能力开始查看起那个空旷的院子来。“大概五个人,站的位置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三个人在右边的墙角打牌,另外两个人在巡视,这个比较麻烦。”

“在不让他们发声的情况下,你能解决几个人?”萧月茹看向唐峰,问道。

摇了摇头,唐峰说道:“不知道,从来没试过。”

“我就知道,问了也白问。”萧月茹十分不屑的说道。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两根银针。

“你要干嘛?”唐峰赶紧躲开了萧月茹一点,说道。莫非自己刚刚偷偷占她便宜的事情,被她知道了?我靠,自己做的很隐秘了的啊,居然还被发现了!看来以后更得格外的小心了。

“躲那么远干什么?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萧月茹看向唐峰,问道。

“怎么可能!”唐峰一副自己很光明磊落的样子说道:“我是习惯性的反应罢了。”

不去和唐峰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萧月茹说道:“一会儿我控制住三个人,你有把握控制住两个人吗?”

“我尽力。”唐峰想了想,说道。

“一点都指望不上。”萧月茹说道:“一会儿我会用银针控制住那两个巡逻的人,然后我扑向右边墙角打牌的人,但是我只能制住一个,所以你必须制住两个人,要不然他们发出警报,那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我一定努力。”唐峰对萧月茹说道。

虽然对唐峰有些不信任,但是萧月茹也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现在只有唐峰能协助她。要是有的选择,萧月茹绝对不会选择唐峰这个毫无经验的人的。如果别人拥有唐峰这样的身手,起码可以同时制住三个人,但是唐峰却连两个人都没把握。

“老规矩。”萧月茹说着,伸出三根手指,当她的手握成拳头的时候,两人同时行动了。有了前几次的不太愉快的合作,两人之间的默契显然加深不少。

萧月茹在窜出去的同时,手中的两个银针也同时甩出,然后迅速的扑向右边墙角打牌的三个人中的一个。而唐峰的动作显然要笨拙一些。但是,他还是用实际行动,向萧月茹证明了:我行!

虽然制住哪两个人的动作有点狼狈,但是唐峰还是制住了两个人,顺利完成了此次目标。不过萧月茹看唐峰那样子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唐峰的双手死死的捂住一个人,而他的双腿,则制住了另一个人,三个人拧成麻花状,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