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姨被打

下课的时候,张大少等人围到了顾麟身边,不厌其烦地问这问那,让顾麟有一种通过负面新闻成为焦点的奇怪感觉。当然,无论他们怎么问,顾麟都把一切的功劳归给了医学上所谓的奇迹,至于那十四年的梦境与诡异的金属立方体,他只字不提。

也许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阴影,无论是张大少还是孙胖子,都没有提及到一个月前达夫山遇鬼的事情,顾麟觉得这样很好,毕竟那段记忆确实深刻到让人夜不能寐。

乏味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顾麟拒绝了张大少要聚一聚的提议,径自往家里走去。可就在他站到家门外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品尝到自己谢雨凌那娴熟而又独具特色的手艺的时候,房间里传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这里是我和小麟的唯一财产了,一定不能卖掉。”这是谢雨凌的声音,清脆中带着焦急。

“写雨凌,我的意思你也听懂了,话我就说到这里,你自己看着办吧。”

“咦,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是谁呢?”顾麟皱起了眉头,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一个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家伙,他的二叔顾肇于。

顾麟对于顾肇于的印象在十几年前就不怎么样了,三年前更甚。那时候顾麟的父母刚刚因为意外去世,这个平日里游手好闲偏偏又嗜赌如命的二叔便闯进他们家,以各种手段抢夺家产。最后,谢雨凌不得不妥协,将姐姐、姐夫的遗产以及实验室的赔偿全部给了顾肇于,只剩下这套三居室的房子。

“啪!”一声脆响把顾麟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意识到不好,推开门便冲了进去,却见顾肇于和他的老婆丁茹慧以及女儿顾彤正气势汹汹地盯着谢雨凌,而谢雨凌则倒在了沙发上,用手捂着自己的脸。

“小姨,你怎么样了?”顾麟并没有理会顾肇于一家三口因为他的出现而显现出的诧异眼神,一个箭步冲到谢雨凌身边,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告诉我,是谁打的你。”

“小麟,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回屋去,让小姨处理好吗?”谢雨凌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说道。

“不好。”顾麟的回答很清脆,同时一把拉开的谢雨凌捂在脸上的手,发现她原本白嫩细腻的面颊上多了一个殷红的掌印,可见这一巴掌的力气有多大。

“你已经保护了我这么多年了,该轮到我保护你了。”顾麟淡淡说道,声音不大,但是任谁都可以听出其中蕴含的怒火。

“不要……”谢雨凌抓着顾麟的胳膊,不希望这个刚刚醒转的外甥做傻事,可是,她那充满关心与屈辱的眼神却更加刺激起了顾麟的保护欲。

强行挣脱开谢雨凌并不十分有力的双手之后,顾麟冷冷看着顾肇于,“说吧,你们来这里要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这是你二叔,我是你婶婶,真是没有教养。”站在顾肇于身边的丁茹慧鄙夷地说道。

看着这个一脸薄情寡性模样的女人,顾麟心里厌恶至极,他沉声说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滚到一边去。”

“你……好啊,你的翅膀硬了是不是?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丁茹慧没想到从小就对自己唯唯诺诺的顾麟这会儿会这么跟她说话。

“小慧,你先站到一边,我跟他说,别忘了我们今天是干什么来的。”顾肇于阻止住了妻子,转头对顾麟说道,“小麟,我听说你之前出事了,这不就带着你婶婶和你堂妹来看看你嘛,你不要误会。”

顾麟闻言不禁在心里一阵冷笑,他昏迷了一个月,可从来没见这个无良的叔叔来看过自己一次,这会儿来这里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嗤笑了一声,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说说你今天的来意吧。”

听了顾麟这话,顾肇于顿时觉得全身都不自在,他重新打量了顾麟一眼,在确定他就是自己的侄子之后说道:“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和雨凌说了,你问他就是了。”

“好,我听你的。”顾麟淡淡说了一句便转头看向守在自己身边的谢雨凌,“小姨,他们都和你说了什么?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谢雨凌从来没见过顾麟摆出过这样的表情,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道:“他们一开始以为你死了,就让我把房子卖掉,然后把钱平分。我和你还活着,这房子不能卖,可是他们不信,就……”

“就打了你对吗?”顾麟替谢雨凌把话说完。谢雨凌低下头去,轻轻嗯了一声。

“现在我还活着,让你们失望了。”顾麟又看向顾肇于三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你们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门在那边,自己出去吧,今天的事情我先记到账上。”

“小麟,你说话的时候要注意分寸,我毕竟是你的叔叔。”顾肇于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有信心了,“我实话和你说了吧,现在叔叔我遇到点事情,急着用钱,这房子既然是我大哥留下来的,那也应该有我一份,所以我才找你们商量商量。”

“没商量。”顾麟干脆的回答。

“爸,你还和这个杂种说这么多干嘛?你去找汪叔叔来,这个房子早晚都是我们的。”说话的是顾肇于的女儿顾彤,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顾麟深深看了这个比自己小半年的堂妹一眼,实在想不出她那隐藏在华丽外表下的内心怎么会这么肮脏。

“你说谁杂种?再说一遍。”顾麟冷冷问道,眼神也变得尖锐起来。

“我……”顾彤被顾麟的眼神吓得往后退缩了一步,最后还是壮起胆子叫道,“我说的就是你,一个没爹没娘的家伙,整天和你这个小姨住到一起,还不知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真是恶心。”

此言一出,连谢雨凌都瞪大了眼睛,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这个长相甜美的外甥女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啪!”猛然间传来一声脆响,顾彤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而顾麟就站在她面前。

“这次是个小小的教训。”顾麟淡淡说道。

“彤彤!”丁茹慧赶忙蹲下身去把顾彤抱到怀里,却见此时的顾彤不但脸上出现了一个大血印子,连嘴角都有鲜血溢出。

“哇……”也许是顾彤从来没有过类似的经历,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被母亲抱到怀里才痛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