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阔少解围

顾肇于完全不予理会,一把将谢雨凌的手甩开,恶狠狠地说道:“现在想起求情来了,晚了!王队,现在你就把人带走吧。”

谢雨凌还要再求顾肇于,却被顾麟拦住了:“小姨,你不用和这种人妥协,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把他拉上车去。”王队对着自己的手下交代了两句,又看向谢雨凌说道,“你也不要再闹了,要不然就是妨碍公务了。”

看着顾麟即将被带走,谢雨凌又不知所措,顾肇于瞬间便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正在一切都按照他所设想的那样进行的时候,一亮黑色法拉利飞速驶来,停到了几人身边。车门一开,走下一个穿着英伦风衣打着领带的帅气青年。顾麟扭头一看,不由愣了一下,这人正是昨天晚上被他搭救的苏未来。

苏未来的出现让一众警察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们对来人的身份非常好奇,毕竟在诗华县这种地方出现这种好车的几率微乎其微。

见这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向着顾麟走来,顾肇于的心不禁咯噔一声,他打心眼里不希望这家伙与他那个即将关进牢房的大外甥有丝毫牵连。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因为苏未来已经来到了顾麟的面前,微笑着说道:“之前我正在为如何报答你而发愁呢,今天却偏偏给了我一个机会,真是令人感到欣慰。”

顾麟长叹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笑容,他缓缓说道:“如果你想要报答我的话,那就请你照顾好我的小姨,直到我出来为止。”

“虽然你的想法很好,但是我有更妙的,属于你的责任还是你来完成吧。”说罢,苏未来便转头看向王队长,说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面子,把人留下。”

“这……”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一看就有钱有势,但是已经在私下里给顾肇于做出过承诺的王队长却不打算就这么被吓到,于是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现在是在执行公务,希望你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苏未来并没有因为王队的恶劣态度而大发雷霆,而是竖起一根手指说道:“那你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我会让你改变主意的。”说完,他也不理王队和顾肇于一头雾水的样子,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小麟,这是你朋友吗?”谢雨凌趁着这个机会靠到顾麟身边,压低声音疑惑地问道。

顾麟想了想说道:“之前并不是我朋友,以后兴许就是了,他的事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谢雨凌点了点头,紧张地等待着,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苏未来,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过了不到一分钟,苏未来大步走了回来,对王队说道:“好了,你准备收队吧。”

“你说什么?”王队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个阔少在搞什么鬼。

结果,苏未来还没有给出解释,王队的电话就想了起来,他看了一下来电的号码,立刻皱起了眉头,当电话接通之后,更是唯唯诺诺,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股趾高气昂的劲儿。

“是,局长,我们这就回去,好的好的……”电话挂断之后,王队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他重新打量了苏未来一眼,之后就对着跟自己一同前来的那几个警员喊道,“把人放了,我们收队。”

顾肇于一听顿时急眼了,拉着王队的胳膊皱眉说道:“王队,咱们之前可是商量好的,你怎么说变就变了?”

王队撇撇嘴,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含含糊糊地解释道:“老顾,这次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保重吧,以后再联系。”说完,他再也不理满脸凄苦神色的顾肇于,和几个警员钻上车去,一刻也不停留地驶出了小区。

望着绝尘而去的警车,顾肇于欲哭无泪,现在他的心情犹如吃了一只苍蝇。

苏未来慢慢走到顾肇于身边,说道:“你叫顾肇于对吧?果真和我得到的消息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滚蛋呢。”

顾肇于心里愤恨之极,很想破口大骂,但理智还是告诉他这个家伙不太好惹。他避开苏未来深邃的目光,指着顾麟说道:“今天你有钱的朋友帮了你,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顾麟闻言耸耸肩道:“不用等到下次了,过段时间我就去登门拜访,好好和你那宝贝女儿畅聊一番。”

此言一出,顾肇于哑口无言,只得重重哼了一声,一转身离开了。

“小麟,今天真的好险哪,多亏了你的这位朋友。”说罢,谢雨凌便来到苏未来的面前,感激地说道,“先生,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的话,小麟只怕就有难了。”

苏未来带着迷人的笑容淡淡说道:“我也只是碰巧赶上,正好给了我一个可以做出补偿的机会。所以,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谢雨凌闻言顿时感到有些疑惑,搞不清顾麟和这个阔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顾麟走了过来,对苏未来说道:“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可以来家里坐一会儿,当然,我不强求。”

“这正是我的来意,所以不会跟你客气。”苏未来说道。

等三人回到家里,谢雨凌把苏未来让到沙发上坐下,之后就去沏茶了。借着这个工夫,顾麟说道:“我昨天还以为只是救了一个阔少,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富有。”

“因为那辆法拉利吗?”苏未来问。

“不是。用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能找到我家,这已经说明了一切。”顾麟解释,停顿一下之后又问道,“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像你这种家世的人怎么会来这种小地方?”

苏未来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我的父亲要控制我,虽然那样我能在某一天继承他的事业,但我不想那么做。所以就独自到诗华县来做我自己喜欢的事了。”

“你成功了吗?”顾麟问。

“成功了,我在诗华县买下了一家工厂,这就是我去挑战我父亲的第一步。”苏未来笑着说道,“更关键的是我暂时逃脱他的魔爪了。”

顾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听起来你们不像是父子,到像是仇人。”

“有时候确实如此。”苏未来并没有否认,“从他把我母亲赶走的那一天开始,我们的关系就注定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