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塞德先生

“顾麟,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张大少低声说道,听不出一丝表情,显然对生活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希望。那两个女孩儿则是抱在一起痛哭,希望能好好发泄一下,等哭过之后,却都不发一语,精神濒临崩溃。

顾麟擦了擦眼泪,慢慢站起身子,瞪着通红的眼睛说道:“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不过,一定是有人早有预谋,现在我们还活着,就不能任由他们起欺侮,我要找到罪魁祸首,把他撕成碎片。”

“好,我跟着你,就算是死了也要好好干上一场。”张大少立刻表明了态度。

“那我们还等什么,答案很可能就在这扇门后面。”顾麟冷冷说了一句,同时指了指造纸厂的大门。

张大少点点头,和顾麟并肩向着大门走去。

“你们……你们两个等等啊……”方晴见两个男人已经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了,顿时就觉得失去了依靠,她喊了一声之后没有得到回应,只好拉着白蕾的手跟了上去。

“咯吱……”一声刺耳的脆响传来,工厂大门被顾麟用力推开,他往里面一瞧,却见此处与外界截然不同,整个就是一个大型的金属壳子。

顾麟和张大少对视了一眼,一起迈了进去,想要瞧瞧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妙。

“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张大少左右望了望,看到很多设备,但是喘气的却没有一个。

“无所谓了,我们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就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答案。”顾麟说了一句,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铁门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两个女孩儿也进来了,她们这张大少低语了两句便紧紧跟在了顾麟的后面。

从表面上看,这个地方确实就是一个造纸厂,只是打扫的特别干净,几乎一尘不染,不像是长期工作的样子。

工厂共有三层,里里外外找了个遍,顾麟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甚至连一只老鼠都没有看到。正在诧异的时候,方晴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们快过来瞧瞧,这里好像是通往地下室去的。”

一听到地下室,顾麟的心里一动,他又一种感觉,凡是存在地下室的地方都会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虽然已经豁出了性命,但是为了能够活的更长,几人还是在工厂里选择了趁手的工具用以防身。

通过幽暗的楼梯,不知道下了多少米,眼前豁然开朗,一个闪着金属光芒的长长走廊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而走廊两侧则分布着很多房间。

透过房门上的窗户,顾麟探头看去,却见每个房间里面都没有人,只是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试管,充满着不同颜色的溶液。更恶心的是,有些容器里面还泡着一些模样古怪的生物,顾麟保证,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

穿过长长的走廊,又走过悬空着的铁桥,最终,四人来到了一个有如足球场大小的大厅里,随着他们的进入,身后的铁门立刻关闭了,吓了几人一跳。

“我打了个赌,说是一定会有人找到这里,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陡然间一个声音传来,显得有些突兀,几人循声望去,却见正前方的一个拐角处,一辆轮椅缓缓驶出,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神秘而又睿智。他的身后是一个妙龄少女,正缓缓推动轮椅。少女的一边还跟着一个青年人,满脸的煞气,凶狠的目光不时在几人的脸上扫过,但真正引起顾麟注意的,还是这个人左手手背上的指甲划痕,让他联想到了昨天网上树林里的那一幕。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这已经不在重要了。

“你是什么人,这一切都是你的杰作吗?”顾麟看着那个中年人冷声问道。

中年人笑了笑说道:“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我叫塞德。如你所想,这里的事情是我一手操办的,不过,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在全球各地,还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总部。”

“杀了这么多人,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顾麟非常想知道答案。

塞德呵呵笑道:“年轻人,有很多事情你都不会理解的,这个世界已经彻底腐朽了,灵长类生物无限制的杀戮与汲取,迟早会毁掉这里,而我们,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当然了,生命还会延续,只是新的纪元即将开始。”

“于是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成为真正的主宰了是吗?”顾麟不以为然地说道。

“看来你还是不懂。”塞德摇摇头,显得有些失望,但旋即又说道,“我知道你是谁,叫顾麟对不对?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今天的结果与你相关,因为你的父母也参与了这方面的研究,总体而言,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此言一出,顾麟如遭雷击,整个人愣了好几秒,大脑似乎停止了运转,而塞德却是微笑不语,好像是非常欣赏顾麟现在的表情。

半晌之后,顾麟用力甩了甩头,让自己的思维变得清晰,而后大声说道:“你错了,我永远不会和你一样。”

“这是天命使然,由不得你的,所以”,塞德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可以选择让你活下去,并且保证你可以和父母见面,只要你放弃对于这个腐朽人间的执着,这算是我给你的福利。”

“顾麟,不要相信他。”张大少害怕顾麟临阵倒戈,便不失时机地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的。”顾麟轻声回答。

“小家伙,你的话有点多了。”塞德不满地看了张大少一眼,突然打了一个响指。立刻,几十个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家伙端着枪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把枪瞄准了张大少,果断扣动了扳机。

尖锐的枪声想起,张大少还没来得及恐惧,子弹已经已经贯穿了他的头颅,鲜血和脑浆以为脑压突然增大也喷射而出。

“不要……”当顾麟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大少的身体已经倒下,即便灵魂已经超脱,可他的脸上却依然只有愤怒,看不到丝毫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