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穷途末路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小卖部,进去询问之后得知可以打电话。当我拿起话筒刚刚把三个数字按完,小卖部的老板突然按住了挂机键。

“你们。。。打什么电话?”小卖部老板表情凝重的问。

我连忙解释:“哦,没什么,我们被人骗了,手机也没了,需要打电话报警。”

小卖部老板听完连忙一脸厌恶的赶我们走:“报警别在我这,我一天事够多的了,你们要报警去找公用电话吧。”

说完老板也不给我们机会,直接把电话拿下去藏了起来。

没想到这家店的老板是个怕事的主,好不容易找到的希望就这么破灭了。不过我还真就不信,没有一个能打电话报警的地方。

还真别说,我和妹妹越走越远,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也是对这里不熟悉,走了这么久还真没找到公用电话。于是妹妹决定求助路人,可是也碰壁了,基本上就没有人愿意借我们手机打电话。

时间快到中午了,汪思晗说走累了,想休息一下。于是我们就站在路边公交车站休息,这里比起我们刚刚来的地方,没有那么繁华,应该还是一个没有完全开发的地方。休息的时候,旁边也站着一个年轻人。汪思晗决定去试试,这次终于成功了。

在简单的说明的情况之后,那个年轻的小哥愿意借我们手机报警。但是让我们尽快,他在这里等车。

我迫不及待的拨打了110,在短暂的呼叫之后我似乎听见了上帝的声音。

“您好,警察吗?我们在这边被骗了。”我心很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您好先生,请不要着急,把您的情况具体的说一遍行吗。”

“哦,是这样的。我和妹妹两个人出来工作,可是被一伙人骗了。现在是用别人的手机给你们打电话的,我们的钱包手机都没了!”

“你好,你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能说出你现在的具体位置吗?”

我扭头问汪思晗:“这里是哪?”

汪思晗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小哥说:“这里是龙华XX号公交站台。”

“哦,这里是XXX。”

我把那位小哥报的地址重复给了警察,于是对方说,让我们就在这等着,会联系最近的民警来找我们。

总算解决的当务之急,于是把手机还给那位小哥,顺便把他全家都感谢了一遍。小哥拿了电话之后,公交就来了,他让我们注意安全就走了。

等了不久之后,我忽然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一辆黑色的无牌小车慢慢的往我我们这边开来,我顿时警觉了起来。这绝对不是警察,很有可能是玉姐那帮人。

我拍了拍汪思晗:“喂,我们先走远点。”

汪思晗察觉了我的谨慎,立马拽住了我的衣角。我一直盯着那辆车,刚刚往后面退一步,车子的后面就开了,从上面下来了两个人。没错,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当过兵的刘哥。

“跑!”

我还没说完,就拽着汪思晗往另一边跑。也顾不得后面的人有没有追,就一直没了命的跑。可能是我们的肾上腺素都分泌到了极致,没想到汪思晗也能勉强跟上我的速度,可是过了几分钟后,汪思晗明显跑不动了。

我这才回头看了看,没有人追上来。于是也减慢了速度,我转过身去喘着粗气说:“先停一下吧,好像没有追上来。”

汪思晗的脸已经憋得通红,大口的喘着气。为了防止自己倒下去,一只手使劲的拽着我的衣服。我便扶起妹妹,抚着她的背。

“卧槽,真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对面还能找到我们。”

“哥哥,怎。。。怎么办?”汪思晗问。

“我们已经报警了,没事的!”

虽然这样说,可是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警察就算到了,连人影子也找不到了。

“现在还不能停,我也不知道对面到底要干嘛,至少先去个安全的地方,还能走吗?”

汪思晗吃力的立直了身子,然后点了点头。

“好,我们走。”

我刚刚转身,还没迈开半步,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这绝对不是无意的,因为对方好像已经在我后面站很久了。

我抬头一看,刘哥高大魁梧的身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真是日了狗了,刚刚慌忙中没有注意路线,就这么瞎跑。他们肯定是抄近路过来了,而且这里还偏偏是个没什么人出现的地方。

“哥!”忽然后面,汪思晗惊叫一声。

我急忙回头,只见汪思晗已经被另一个人抓住了。当兵的又怎么了,老子今天看就要看当过兵的怕不怕不要命的。正准备冲向汪思晗那边,可是我的肩膀被按住了,一只非常有力的手臂一把就把我控制住了。

“小伙子,别冲动嘛,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有话回去好好说嘛!走吧,现在就去拿行李然后你们想去哪我们再送你们嘛!”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一群骗子,放开我们!”

此刻我多么想这附近来一个人,我也好呼救,可是刘哥并没有给我们机会。刘哥头微微抬了一下,另外一个人准备把汪思晗先带走。

“你们干嘛!”

我使劲的想挣开,可是当过兵的果然没吹牛,就一只手臂我也很难挣开。刘哥换了个姿势,搭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我忍你很久了。我现在这么跟你说吧,我们也不是完全的传销组织,说简单点就是只要钱,其他的都不要,希望你们配合点,明白吗?”

“什么只要钱?我们的东西部都在你们那里吗?我们都不要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对啊,就是因为我们只要钱,所以你们现在就是跟我们回去拿行啊!”

“行李也不用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现在刘哥要我们回去绝对不是拿行李的意思,这次如果跟着他们走了,一定会有更大的麻烦!

“这怎么行,来这么远,没行李不是挺麻烦的吗?就算你不要行李,你妹妹呢?”

这算是在用汪思晗威胁我吗?我现在真恨我自己的力量太小了,在刘哥面前完全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和妹妹被再次带上车。

这个车子都贴了墨黑色的膜,从里面都很难看清外面的情况。我本想记一下这里的路,可是本来就不熟,加上看不清,记下来路只能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