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竟然喝多了

在反复奔波十多次之后,总算是将浴池里面的水添道差不多一半了。恩,再来最后一桶就够了。我再次带着桶去后院打水,我已经可以感觉到我的背后有些湿润了。连续十多次提着一大桶水到处跑,不出汗才怪。

OK,最后一桶水倒进去了。我可累坏了,一屁股坐在池子边的小凳子上喘着气。这个时候皇甫泽西走了进来,看见累坏了的我,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这么多水让你一个人。。。”

我为了不让她听出来我的不适,于是调整了一下呼吸说:“没什么,这点水小意思!”

唉。。。强行装B真累。。。

“瞧你都出汗了!”

皇甫泽西那了一条毛巾过来,然后喂我蘸去额头上的汗液。

我觉得别扭,于是从她手中拿起毛巾解释起来:“没事,我自己来。。。本来不会出汗的,空调有点闷,稍微运动下就。。。”

我接过毛巾之后,擦着自己头上以及脖子上的汗。皇甫泽西走到另一边,打开加热器为池子里的水加热。

“不过还是辛苦了,晚餐已经好了,去吃吧!”皇甫泽西说道。

“恩!”

还没来到客厅,我就问到了咖喱的香味,顿时唾液腺分泌的唾液就多了起来。就坐之后,桌子正中间是一锅咖喱。配菜除了一小碟腐乳之外,还有一盘看起来有点瘪瘪的青菜。

我多看了那个青菜几眼,皇甫泽西发现了,拧着眉头笑着说:“不好意思,青菜放久了一点,之前也忘了没来得及准备。”

“啊,没关系啦!”

我用行动证明了的确没关系,夹起青菜就往嘴里放。我嚼着青菜,若有所思的点头:“恩,虽然样子不好看,不过味道挺好的!”

皇甫泽西的眉头舒展了:“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还以为你不喜欢呢!”

“当然喜欢,味道真的不错!”

皇甫泽西喂我舀了一勺咖喱:“现在来尝尝咖喱吧!”

皇甫泽西细心的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对她做的咖喱的评价。我将咖喱拌了一点饭,然后吃了一口。入口的一瞬间,就感觉咖喱的汁液将我的舌头缠住了。变成咖喱酱的土豆那细腻的口感,加上浓郁的汤汁。饭和咖喱一起下咽,那味道还在嘴里缠绵。这,这,这!简直是,人间美味!

“恩,好吃!”我不忍感叹道!

皇甫泽西如释负重一样:“好久没做过了,真担心味道不好呢。不过现在放心了,好吃就多吃点吧!”

我点了点头:“恩,你也吃啊!”

皇甫泽西起身说:“我再去那点喝的过来吧!”

不一会,皇甫泽西用托盘托着两个酒杯和一瓶酒过来。这。。。是要喝酒?

皇甫泽西坐下来:“来尝尝日本的清酒吧!”

皇甫泽西拿起杯子给我倒了一满杯递给我,可是这么大一杯,真的没关系吗?我接过杯子问了问,顿时一阵清香扑鼻而来。与其说这是酒,还不如说这是香水。因为我实在是问不出,这个有酒的味道。

“这个就是日本的清酒,口感柔和,不会和白酒一样哦!”皇甫泽西解释道。

我没有犹豫,喝了一大口。果然,这酒的口感很绵柔。带着淡淡的甜味,伴着清香的味道。但是毕竟是酒,下咽之后还是能感觉到喉咙有一点点烧。

“恩,好喝!”我说。

皇甫泽西笑了,于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就这样和他吃着晚餐,喝着日本的清酒。不知不觉,一整瓶酒竟然被我们喝光了。我看这瓶子也不小,大约有1L的样子差不多。等到喝完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头稍稍有点晕。这个时候,我才记起来问:“这个酒,是多少度的?”

皇甫泽西也才反应过来:“哦,已经喝完了呢!度数还好吧,一般都是15度左右吧。”

听完皇甫泽西的话,我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

“啊?”

虽然她说这酒只有15度左右,可是要知道,我们俩起码一人喝了半瓶下去。虽然度数不高,但是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就是因为这酒的口感太柔了,所以什么时候喝下了一斤都不知道。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的头越来越晕了。顿时感觉不妙,我不会在这里倒下了吧?

皇甫泽西见我情况不对,便过来问:“怎么了,有点不舒服吗?”

我把手搭在头上说:“没什么,我们是不是喝多了点?”

皇甫泽西勉强的笑着:“好像是的呢,和你聊得太入迷了。不知不觉就道喝了这么多,以前也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

我明显感觉脸已经在发烫了,但是看了看皇甫泽西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也许她的酒量比我好,但是我怎么能在女孩子面前先倒下?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跑!

于是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多少时间了?我看该回去了呢!”

刚刚想走一步,可是发现头晕的厉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好这个时候,皇甫泽西扶着我才没摔倒。

“不好意思,让你喝了这么多。不过你现在要回去可是不行的!”

我顿时感觉不妙,她想要干嘛?难道是想趁我醉了,对我干些什么?皇甫泽西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可是我现在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按照现在的情况,皇甫泽西要收拾我都不带喘气的呢。

那我到时候是反抗呢,还是享受呢?

我于是再次坐了下去答道:“没关系的,也许休息一下就好了。”

皇甫泽西严肃的说:“对不起,这事都怪我。不过现在已经没办法了,你今天还是暂时住在这里吧,我可是不会让你酒驾的!”

“。。。。。。”

我捂着头很难受,皇甫泽西建议道:“要不,你先去洗个澡吧,也许这样能舒服点!”

“可是,我衣服什么的。。。”

“没关系,家里父亲的浴衣你也能穿的。”

由于头晕的厉害,我也没有多想便同意了。皇甫泽西送着晃晃悠悠的我来到浴室,浴室的水已经热了,在冒着热气。

她把我扶到浴池旁边,让我坐在刚刚那个小凳子上面:“你在这里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