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上厕所是件麻烦事

啊,这个我也伤脑筋了。刚刚之所以会问到医生,要不要打针,就是因这个。为汪思晗这丫头,最怕这个了。从小就害怕打针,到现在还是一样。几乎每次生病到了要打针的时候,这家伙绝对会超级不配合。

也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怕打针。不过说起来也是,那种实验皮下注射,扎在手腕上还是挺可怕的。

我点头道:“啊,我知道了,我去跟她说说。不过你也不用叫我先生,我可能比你还小呢。。。”

说完我走到了病床前,看见我来汪思晗慌忙的擦了擦眼角。汪思晗眼圈红红的,这丫头。。。还是没变啊。

脚踝扭伤这么严重都没哭,可是每次打针前必哭。。。

护士跟在我后面,我让汪思晗把手拿出来,汪思晗倒是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出于担心,我把汪思晗的手腕抓住了,并且提醒道:“别乱动啊,这个护士可是刚刚来实习,最好配合一点。”

我刚刚说完,没抓住汪思晗的手。她立马就收了回去,护士有些尴尬的说:“你这样说,会加重病人的心理压力的。。。”

我对那个年轻的小护士还是挺友善的,于是解释道:“啊哈哈,对不起,我和她说着玩呢。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你别在意。。。”

于是回头不耐烦的说:“快点啊,人家还要工作呢!”

“我,我没事的。我不急,你们不用担心。”护士解释道。

汪思晗最后还是把手伸了出来,我担心她护士扎的时候她乱动,这次可抓紧了。还没开始扎,汪思晗就死死地闭着眼睛。

小护士果然是实习的,比划了半天终于扎了下去。。。汪思晗的手一下子就捏的很紧,不过还好没有乱动。

打完实验针,小护士长呼一口气:“谢谢你啦!”

我摇头表示:“啊,哪里?我们才是,耽误你时间了。。。”

小护士走后,我看了看汪思晗。她也没出声,只不过眼泪还挂在眼角。有点看不下去,从旁边抽了一张纸递给她。汪思晗不出声的结果纸巾,然后擦干了眼泪。

我坐在她旁边,只是两个人都不说话。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以后还是要相处的。。。

汪思晗低着头,似乎一直在看自己缠着绷带的脚。

我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喂,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记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话说好像是汪思晗这家伙莫名其妙的闹情绪,然后才会这样的吧。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也真的搞不懂自己。

汪思晗还是面无表情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这丫头一定还在生气吧,我真没弄明白她到底在生气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问:“你。。。还好吧。。。”

过了好久,汪思晗终于送嘴里吐出几个字:“好。。。好到进医院了。”

“。。。。。。”

“明明就是你自己胡闹!”我反驳。

汪思晗没再说话了,过了一会。那位小护士又来了,这次推着一个小医护车。终于来大的了,要开始打吊瓶了。

不过这次汪思晗倒是很配合,自己主动将手伸了出来。

“自己别乱动啊,我不抓着你了。”我说道。

可是汪思晗却摇头,意思就是还是需要把他手按着。

啊,真没办法。也可能她已经习惯了,每次打针必须要有一只手抓住她才不会紧张。

汪思晗不敢看,我是看到了一针见血。话说虽然这针是扎在妹妹手上的,我竟然也会跟着痛那么一下。。。

“好了,没事了。。。”

打好之后,我让汪思晗躺下,并将被子给她盖上。虽然心里有点不服这丫头,可是又不能放着不管。虽然很生气她的行为,可当我看见他这个样子又气不起来。哎,怎么说呢。汪思晗就是这么一个,有的时候又可爱,有的时候又可恨,有的时候又可怜的家伙。

我也不知道这丫头一次次这样,心里有没有一点内疚。或者说,反而还在生我气呢。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汪思晗,我叹了一口气。

爸妈刚刚出门,家里又闹了这么一出。这真是要害死我啊,而且爸妈回来了我要怎么跟他们交代啊。。。有点无聊,我便将那一副拐杖拿过来放在汪思晗床头:“咯,这就是你以后的代步工具。”

汪思晗面无表情的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我无聊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脸。汪思晗也没什么反应,我再戳了两下:“喂,怎么不说话啊?”

汪思晗的头扭到了一边,躲开了我的手指冷冷的说:“汪思循,我还没有原谅你!”

哎呀,这丫头竟然直接叫我名字。。。不过话说回来,我刚刚好像生气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今后不要叫我哥哥好了。

应该,不会是这句话吧。汪思晗还在意这个么?我是不是要道个歉才行?

“喂,和你吵架的时候都是说的气话,你别当真啊!”我默默说。

可是汪思晗却还是冷冷的说:“我不会原谅你的!”

哎呀这丫头,我好好道歉还不领情。不过还是算了,就当你是伤员让着你。。。

“我不管你原谅不原谅我,反正弄成现在这样也是你自己找的。我现在已经没有生气了,你要是还这样请便吧。。。”

这些话我是发自肺腑,领不领情就看她自己的了。明天还得去叫开锁公司呢,在病房里无聊,于是在另一边的床上躺了下来玩起了手机。

有一点闲时间就和皇甫泽西聊天,其实和皇甫泽西,哦不,是女友聊天还是挺愉悦的。要是现在能见上一面就好了,都怪这丫头。。。

怎么说呢,汪思晗这家伙老是坏我的好事。本来现在可以和皇甫泽西约会的,可是就因为这丫头,现在不得不留在医院陪她了。

过了一会,我被汪思晗用拐杖戳了两下。

我回过头去:“干嘛呢?”

“上-厕-所。”汪思晗直直的说完这句话。

真是的。。。

于是我又起来,一只手提着吊瓶还有一只手得扶着她。

可是到了厕所后,我还真是日了狗了。汪思晗一只脚又不能下地,再加上一只手上有针行动很不方便。看着她这样子,我实在是走不开。汪思晗也知道这点,于是说:“你转过去吧。。。”

我一只手提着吊瓶,一只手扶着她默默地转过头去。可是,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好。

“好了吗?”我问道。

“裤子。。。脱不下来。。。”

我无语了好一会,然后说:“你等下吧,我去叫护士。”

汪思晗的语气有些着急,吞吞吐吐的说:“快。。。忍。。。忍不住了,你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