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众生平等

在大陆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是以贵族为尊,而杀死贵族者若非身份尊贵,绝难逃死罪。

此时意识到海天龙可能有危险,水仙一急之下脱口而出:“他是我们神武界的人!”

陈当的脸色大变,扭头朝水仙望来,若是此时水仙表现的镇静一点,事情就简单了,只是从不说谎的水仙此时心虚的很,见陈当望了,她急忙低下了头。见此情景,见多适广的陈当立刻明了了。

脸色立刻恢复正常,若是神武界门人,陈当的确不敢得罪,但若不是的话,他可就没什么顾忌了,他轻松的笑了笑,道:“是吗?不知老弟尊姓大名,贵府何处,日后陈某也好拜见!”

从来不知道说谎,也不懂陈当是在套他的话,海天龙很老实的道:“我叫海天龙,什么贵府我听不懂,你也不用来见我了,我不知道以后会走到哪,你可能找不到我的!”

早已经见识过海天龙的说话,此时他的话一说出来,连天,名剑,天童等人再也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人家给你客套才会这么说,他还当真了,陈当怎么也没想到海天龙会这样说,一张脸顿时变的古怪起来。

深深的呼吸了次,大师叔强忍下差点爆发出来的笑声,轻咳了一声道:“陈大军团长,我们几个是神武界门人,相信你也听说过我们这次护送童氏商队的事情了,这位就是童五少爷,相信军团长不会认不出来吧!”

水仙的表情出卖了她,大师叔不得不说出事实,若是陈当再不相信,只怕是要手底下见文章了。童信朝陈当笑了笑,他这种天地间至纯至真的笑容充满灵气,让人位之心情舒坦,而这样的笑容全世界只有童氏族人才会有,所以在童信微笑的时候,陈当立刻就相信了。

既然对方真的是神武界中人,他们自然是不好得罪,不过海天龙明显不是,想了想,陈当道:“既然各位是神武界门人,那各位可以先行离去,至于这位老弟,既然敢动手杀死贵族中人,想必一定会有所担当吧?”

此时海天龙也停下吃饭了,刚才刘大叔让他准备逃跑,虽然不明白,但刘大叔说的一定不会错,他站了起来道:“你说话不要这么别扭,听起来不舒服,既然刘大叔说他们该死,那他们就该死,不需要多余的废话!”

海天龙这一句话就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了,大师叔心中苦笑,这小鬼头到底是从哪坐大山里跑出来的野人,怎么就这么不会说话。他们这边还在尽力把他的罪责洗脱掉,他到好,两句话下来,什么事情都让他给搞砸了。

陈当怒极而笑,道:“既然如此,小子你就跟我走一躺,衙门里的家伙可是很久没动了,正好让你给磨磨!”说着,他身后的四人立刻冲上前来,抓向海天龙。

得到刘大叔的话,海天龙的气势猛然在瞬间爆发,比起大师叔,他能在更短的时间内体内的力量提升到极至。那四个护卫还没来得及靠近海天龙,就被他这股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劲冲出老远,在他们想来,海天龙毕竟还很年轻,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高手,所以难免有些大意了。

陈当在海天龙的气势提升到顶点的时候,终于脸色大变,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看起来不起眼的小鬼头居然强悍至斯,以这股气势判断,即使一百个他同时冲上也不一定会是人家的对手。此时他突然明白为何此人敢如此嚣张,在他的地盘上动手杀了他的儿子,以人家这样的实力,直接杀了他全家,他都没办法。

因为海天龙控制着自身的气劲不会到处乱冲,在近的水仙,连天,名剑等人到是没有什么感觉。而那四个护卫就不同了,只是水晶级上位的他们怎么可能抵挡的了至少也是上位圣级的海天龙,四个躯体毫无悬念的被气劲冲出老远,最后嗵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已然气息全无。说起来很些骇人听闻,一个不到20年纪的少年竟然只是依靠气劲就在瞬间杀死四个水晶级上位高手,此时陈当的心头只有一个念头,此人太可怕了,只怕是已经是神级高手了,而能拥有如此修为之人,身后所拥有的背景已然可以想象,绝对不是他所能招惹的起的。

若是就这样被人气势一吓,他这个堂堂的军团长就灰溜溜发跑路的话,以后他也没什么脸面在这个世上混了,他道:“没想到老弟你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陈当绝非敌手,但老弟你就这样杀死一个贵族,以你的身份是逃脱不了帝国的追杀的!”

海天龙道:“平民怎么了?贵族怎么了?难道贵族的命就比平民的值钱么?”这句话是刘大叔教的。因为陈当的话中之意明显是说海天龙的明不值钱,而他儿子的命就是宝贵的,在他看来,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荒谬之极。

虽然有些恐惧,但陈当可是堂堂的军团长,高手他见的多了,此时心情平稳下来,他道:“你说对了,贵族的命就是比平民的命值钱,在这个强者就是公理的世界,平民永远都是最低等的!”

大家此时都明白这么一个事实,而海天龙显然不懂,陈当说出此话显然是在向他炫耀,也是在警告,在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没有实力的平民永远是最低等的。

海天龙皱着眉头道:“不是说众生平等,众法自然吗?”

众人愕然,众生平等这四个字似乎只是典籍里记载过,似乎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所谓的贵族就一直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顶端,而平民却一直处于低等地位,贵族杀死平民在许多国家被认为是合法的,甚至有许多国家直接以平民为奴隶养起来,可以说,平民在多个大陆上几乎没有任何地位。

多年来,平民的地位低下,他们受到的苦难永远是最多的,于是就有了平民造反,虽然大部分都失败了,不过也有多次成功的例子。只不过这些平民在取得政权,建立国家之后,心态就发生了变化,强大的实力背后开始无尽的辛酸,往日的平民在站上高位之后,几乎没有人能压制下自身的欲望,平民也就不在是平民,反而成了所谓的贵族,平民仍然是最低下的。

大师叔苦笑道:“天龙,他说的没错,这个世界的确是以强者为尊,众生平等那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其实大师叔可以收海天龙进神武界,只不过神武界与外界有个协定,若是某人犯了死罪,而此人是在犯死罪之后进入神武界的,那神武界必须交出此人,以正律法,而所谓的律法对于贵族几乎是无效的,所以这律法对海天龙来说也就成了笑话。

刚才的那句众生平等是海天龙自己说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听到陈当的话后,脑海里就闪过了这么一句话,而且丝毫未曾怀疑此话的含义与真实与否。他自懂事以来就一直居住在落日森林,可以说对世间之事毫无概念,但自第一次重生之后,一些原本没有的概念都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而且他很肯定这些概念,因为他感觉这些话似乎自己曾经这么说过,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海天龙突然心头变的十分的沉重,似乎是在为某种不合理感到难过。见海天龙突然的沉默,陈当突然说出了一翻让所有人都惊讶的话来:“怎么,你以为这个世界是平等的吗?说句不中听的话,虽然我个人也认为应该是这样,但是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只要人还有欲望,这个世界就永远不会平等。

你知道吗,在很早以前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世上真的存在月神,月神是慈悲之神,她以悲天悯人的慈悲之心拯救了这个世界无数次。但她却不能永久的拯救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只要还有人类存在,就永远是肮脏的,因为人类本来就是肮脏的,你懂吗?”

海天龙稚嫩的脸庞突然有些奇怪的变化,只是大家都在为陈当的话所惊讶,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他道:“所以这个世界上的国家才会反复更替,假如有人能统治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更多,那又会如何!”

大师叔骇然的望着海天龙,此时他才注意到海天龙的神情突然变的怪怪的,仿佛突然变的十分的成熟,成熟的就像他已然经历过无数风雨一样,一点都不像之前那样幼稚而无知,他不明白,为什么海天龙突然会有这样的变化,他小心翼翼的道:“天龙,你怎么了?”

似乎突然被惊醒一般,垂首沉思的海天龙猛然抬起头来,叫道:“咦,大师叔你干嘛?”

沉思与海天龙之语的陈当突然发觉此时的海天龙与刚才毫无相同之处,此时的他眼神清澈如水,浑身散发着一股清晰自然的气息,仿佛他就是那大自然的精灵,毫无杂质的纯净。而刚才的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海天龙绝不是此时的模样,他刚才的那模样流溢着一股成熟的如智者的气息,那种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完全以众生平等为法则的神态让他的心脏猛然疯狂的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