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童氏族人的梦想

此时,不论是海天龙的突然变化亦或是陈当的莫名其妙的变化都让连天,名剑等人一时懵了,本应该是前来追杀海天龙的陈当的态度突然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似乎就因为海天龙说了句众生平等。

接着,海天龙似乎在瞬间变的成熟睿智,那神态让人以为似乎什么事情都逃不了他的掌握。而此时被大师叔唤醒的海天龙突然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一脸的纯真无暇,脸庞还是那稚嫩的脸庞,目光还是那清澈的目光,似乎从未发生过一样,但大家都深深的记得,刚才的那一刻,海天龙的变化。

大师叔的心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海天龙之所以会有此变化,说不定是因为这次重生的关系。所有人都知道,被长剑刺穿心脏之人必死无疑,何况这长剑还是经过方天这样的神级高手加持过,而且当时海天龙的确是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又再次复活了,死人复活这样的事情无论谁听了估计都不会相信,若非大师叔,连天等人是亲眼所见,他们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荒诞事情存在。

众生平等四个字除了对陈当产生了影响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受到了绝对的影响,他就是---童信。童信是童氏族人,童氏族人最为爱好和平,他们之所以经常出世宣扬善念,希望的当然是生灵共处,天地祥和。

童信的目光突然射出一束精光,原本黯然之色尽消,清朗的神态焕发出一股盎然的生机,似乎那桃花绽放的瞬间,灵气冲天。他一脸激动的抓着海天龙的肩膀道:“天龙,据记载,你所说的众生平等其实在很多年前出现过,而且延续了好长的年岁,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生灵和平共处的状态慢慢消失了,你知道吗?我们童氏族人是历史长河中唯一存流下来,还拥有这种精神的人类族群!若是有生之年童信还能看到这种祥和繁荣的人世,即使少活几十年又有何妨!”

童信那一脸的向往神色让海天龙看的茫然,此时的他根本不懂什么众生平等,什么祥和,他道:“童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一句都听不懂,我还要跟人打架呢,你让开一下!”

激动的有些过头的童信听到海天龙之言,慢慢的清醒过来,方才注意到此时的海天龙与刚才的神态差异之大,简直不是同一个人似的,他不由叫道:“天龙你怎么了,刚才你是壮志豪情,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模样,怎么突然又变回去了?”

眨了眨眼,海天龙道:“童大哥你傻了,什么壮志豪情,什么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哪有这样做过啊,好了,你让开,我还要打架呢,你没听见那个人说要抓我啊?”

此时,陈当也似乎刚刚回醒一般,愣愣的盯着海天龙,似乎希望能从他的脸上找出些什么来,似乎很突然的,又似乎很自然的,陈当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而且竟然再也无法克制下来。

深深的呼吸了次,陈当沉稳的声音响起:“你叫海天龙是吧,虽然我们之间的仇恨极深,但并不是不可化解!”

听到陈当所言,水仙激动的道:“有什么办法吗?”

见所有人都朝自己忘来,陈当更加肯定自己的选择不会有错的,即使错了又有何妨,这样的选择他终生无憾,他一脸的坚毅,一双爆射出凌厉而坚定目光的眼睛盯着海天龙,他道:“如果天龙你能做到你方才所言,陈当不但放弃这段恩怨,陈当这身技艺也可随你驱使!”

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陈当,除了童氏族人,其他人真的难以理解他这样的选择,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可以放弃这天大的仇恨,竟然可以以生命相许。童信还有其他族人看着陈当的眼神已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此时看陈当的眼神充满了尊重与理解,能得到童氏族人的尊重之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然很少了。

意识空间内,刘大叔对海天龙的声音十分的沉重,又有些激动:“天龙,你答应他,原来这个肮脏的世界还有许多纯净的地方的,看来我们的想法似乎太偏激了!”

钱大叔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是在为陈当的理想所感动,“是啊,这小子虽然人模狗样的,竟然能为此放弃一切仇恨而甘心为天龙所驱使,这样的人实在太好了,要是换成我们,绝对是无法做到的!”

又恢复单纯的海天龙并不明白刘大叔与钱大叔所言,不过他还是很听话的,他对陈当道:“虽然我不明白,不过刘大叔说让我答应你了,那我们还要打架吗?”

陈当喝道:“好,陈某在此等候天龙大架到来!”说完,陈当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有人会想到,虽然此时陈当从海天龙的手下保住了性命,但他的命也同时卖给了海天龙。他致死不悔,因为他获得了所有爱好和平之人的尊重,因为他终于为自己毕生的追求走到了最后的一步。

连天,名剑,天童等人茫然的看着陈当的背影,水仙道:“大师叔,那个人刚才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呀?我怎么听不明白他跟天龙到底在说什么呀!”

大师叔回头看着同样是一脸茫然的海天龙,苦笑道:“天龙,我不明白刚才你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幸好我们都是自己人,不管你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也没有人会责怪你,你以后千万不可再说这样的话,要不然大叔也保不了你!”

童信突然又激动起来,他道:“大师叔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若天龙将来真的可以统一人类世界,消除现有的国家建制,还所有生灵一个和谐的生存空间,那不是很好吗?我们童氏一族世时代代向世人宣扬善念不就是希望有人可以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个世界吗?”

一名童氏族人也一脸激动的站了出来,他道:“大师叔,难道你不认为现在这样的国家建制存在极大的不合理吗?同样是人类,为什么所谓的贵族就可以高人一等,甚至可以随意杀死平民而无罪,而平民即使是站在有理的一方却仍然遭世人唾弃。还有,难道人类这样糟蹋自然也是正常的吗?属于大自然的精灵一族深知保护好自然才是生存之道,而人类的肆意破坏已经让许多种族灭绝,无数生灵的死亡只是因为人类不平衡的爱好……”

这位族人显然已经亲眼目睹过无数次不公平的事实,众人只看他越说越激动,说到难过之处,一双清澈无尘的眼睛里流下晶莹的泪水,是那样的悲伤,那样的痛楚。大师叔,连天,名剑,所有人都无言以对,他们不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只是他们自出生以来就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下,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存在,他们从未考虑过其实这是不公平的,最后人类会遭到报应的。

连天是连家少爷,世家子弟众多,在连家这么庞大的家族耀环之下,许多世家子弟娇生惯养,横行霸道。连天就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他们家里的兄弟姐妹欺负普通百姓,背景不怎么厉害,也经常受他们欺负,强抢民女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已经对此麻木的连天此时面对边哭边吼叫的童氏族人,他突然感到很惭愧,因为他也认为这是正常的事情,加上他神武界门人的身份,似乎有助纣为虐的嫌疑。

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海天龙呐呐的道:“你们怎么了,还有他怎么突然哭了?”

童信的情绪十分激动,见海天龙问来,他又紧紧的抓住海天龙的肩膀,道:“天龙,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有能力建立这样的国度吗?”

海天龙立刻被激动的童信摇晃的晕头转向,他傻了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总是带着一脸和谐的微笑的童大哥此时为何如此激动,他道:“童大哥你怎么了!”此时海天龙发现从刚才到现在他已经问了好多次“怎么了?”

大师叔轻轻的拉开童信,他道:“童五少,我们都知道童氏族人对和平的渴望,只是你看看现在天龙这个样子,他像是能建立可以做到‘众生平等’这样国度的人吗?你清醒一点,天龙刚才的状态只不过是一时的变化而已。”

似乎突然受了极大的打击,童信喃喃道:“是这样吗?可是……”

大师叔道:“没有可是,即使他能再次变化,又能坚持多少时间?还有,梦想归梦想,现实归现实,以他此时的状况,无兵无权,孤身只影的,他能干出什么大事来?若他是神级7阶这样的超级高手,可能还有些号召力,你认为以他现在的状态有人会帮他吗?”

听到大师叔所言,意识空间内的钱大叔嚎叫道:“我们都会啊,以我们几万个神级7阶高手的力量,踏平这个世界都没问题啊,哈哈!”

见钱大叔这么激动,似乎随时准备出去砍人的样子,刘大叔踹了他一脚,笑道:“你给我安静点,就你现在这灵体的状态,只怕刚走出这里就被阳光晒没了,还踏平整个世界,你先回去睡一觉清醒一下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