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神武旨意(一)

由于海天龙的回归,海童恩放下手上一切事情,把所有生意放给他的第二个儿子,也就是海大千的弟弟,海天龙的二叔全权打理。而他则带着海天龙,海大千夫妇,还有整天无所事事的海棠走出皇城,游山玩水去了。

海家。

海应华看着手上的神武旨,上面赫然盖着神武宗主亲自盖的神武印,他皱着眉头道:“母亲,您怎么看这份旨意?”

同样皱着眉头的海应华之母,也就是海天龙的海二婶道:“我打听过了,这份神武旨是今天神武界宗主亲自下达的,据说是他看中天龙的一身本领,只是这位宗主似乎对天龙重视的过头了,居然给了他皇家护卫队三级队长的职务,若单是这个也就罢了,天龙这小子这些年到底遇到了什么人,一身本事居然让宗主直接赐予他神武军团特别军事长的职务,简直不可思议!”

海应华喃喃道:“难道天龙真的强大致斯了么?”海应华今年20岁,身材高大魁梧,脸部线条柔和中带丝坚毅之色,目光炯炯有神,虽然年纪轻轻,但也在海童恩名下掌握了些海家产业,并有一身好武艺。

海二婶道:“儿子,你有什么想法?”

海二婶虽然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海应华也有20岁了,但她保养的十分之好,看上去30不到,颇有几分姿色,海二叔有三个老婆,但除了她生有子女,其他两个老婆一直未有身孕。

海应华的目光突然有些茫然,喃喃道:“要是父亲有大伯的聪慧就好了!”

海二婶的脸色不太好看,但却克制了下来,她道:“你父亲的性格太过随和,向来迁就他人,你也别去想他了!”

海应华定了定神,道:“算了,如果这是天意,我就要与天斗!”话虽强硬,他的神态却丝毫不变,语调未显丝毫激动之意,让人摸不清楚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海二婶道:“你有这份心就好,我就怕你失去斗志。不知道这次老爷子出门要多少时间才会回来!”

海应华缓缓步至窗边,道:“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相信我的能力绝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就是不知道三叔他们是怎么想的,我总感觉这几年他们一家的变化有些奇怪!”

海二婶道:“这个你放心,你三叔为人我很清楚,加上有你父亲的关系在,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沉默了片刻,海应华突然又看着手上的神武旨,目光突然变的十分的复杂,“神武旨啊神武旨,真不愧是掌握着天武帝国至高权利的神武旨,一纸薄卷就注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海三叔家。

海庭望着面色不断变化的父亲,忍不住道:“父亲,你都在这站了快半天了,到底想到了什么没有?”

海三叔仍保持着仰首望天的姿势,他道:“庭儿,你认为该如何?”

海庭苦笑道:“我现在脑子里有些乱,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天龙这个失踪了十年的人突然出现打乱了我们的计划,现在老爷子忽然跑出去游山玩水,把这么大一个产业全都交给了应华一家,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海三叔道:“是啊,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昨天天龙刚回来,今天海家的产业就全都跑到二哥的手里了!”

海庭道:“父亲你看会不会是老爷子在试探我们?要不然这么大一个家业,以老爷子的性格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突然发神经了!他这么做不是明摆着把海家的产业让应华独吞吗?”

海三叔摇了摇头道:“你不了解你爷爷跟你大伯,你大伯就是因为性情淡泊,不喜名利,但却才情横逸才会被你爷爷所喜欢。对于你爷爷跟你大伯来说,除了感情之外的其他一切都是不重要的,而应华虽然颇具才华,但野心太大,虽然这些年他一直韬光养惠,但却逃不了你爷爷的火眼金睛,我甚至有些怀疑天龙之所以会突然被劫持,就是他们一家搞的鬼!”

海庭骇然道:“不会吧?那时候应华才十岁吧?怎么可能想出这样的毒计,更何况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毫无理由啊!真要说对他有威胁的也应该是我们家才对吧?”

海三叔叹息道:“你那时候年纪还小,大概不记得你爷爷在天龙刚出生的时候说他身上充满灵性,因而对他最为疼爱。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你爷爷突然宣布要把海家产业全部继承给天龙,而我们家还有应华家都只能独立更生,说实话,那时候你父亲我也想过处理掉天龙!”

海庭一脸疑惑,道:“为什么?那时候我们海家的产业并不怎么样啊,相比现在简直不堪一提!”

海三叔道:“现在想起来应该说是心理不平衡吧,我与你二伯父虽然对海家的生意并无太大贡献,但我们好歹也是海家的一分子,我们不甘心就这样一无所有的走出海家。另外,对你来说那时候的海家的确比不上现在的海家,但那时候的海家在海天城也是大户人家了,特别是天龙诞生到失踪的这五年,你大伯可能是因为天龙的诞生突然变的很积极,生意做的也相当不错了。

如此一来,我们就更不肯就这样放弃这份家业了。其实我会这么怀疑是因为天龙被劫持后你母亲偶然间看到你二伯母似乎神神秘秘的与两个陌生人接触过,似乎在谈什么条件,只是你母亲向来娴静,不喜欢多事,也就没去理会,只是后来你母亲无意中说起此事,加上那天劫持天龙的人也是两个,也是长的贼眉鼠眼的,我才有了这个猜测!”

海庭道:“父亲的意思是二伯母动的手脚?”

海三叔点头道:“你二伯母向来有染指海家产业的野心,现在海家的产业遍部全国,虽然比不是那些大世家却也令无数人眼热了,我们两家现在更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放弃这些产业!”

想了想,海庭不脸不可思议的道:“但现在天龙的身份可不一般啊,单是一个皇家护卫队三级队长就能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了,更何况他还是神武军团特别军事长,虽说这个织物没什么权利,但经过他训练出来的士兵肯定都是听他的。还有天龙这小子这几年到底是怎么修炼的,竟然强的连圣级高手都在他手下吃瘪了!总之我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海三叔摇了摇头道:“其实也不全是这样!”

海庭身躯一震,急忙道:“怎么说?”

海三叔道:“你想啊,天龙若是有太大野心的话,神武界宗主会有可能把这么重要的职位让他来坐吗?经过昨天晚上的相处,相信你也看的出来,天龙对于所谓的名利根本不懂,甚至可能连金钱二字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加是你那位淡泊的大伯父,依我看他们一家是不会有心染指海家的。现在最值得考虑的就是你爷爷的态度,海家究竟要落入谁家,还不是他老人家一句话的事情!”

海庭道:“父亲,虽然丢掉这么大一个家业我并不会太难过,但若是能不丢掉谁都不想丢掉的,你说了这么多,究竟想到了什么办法没有?”

海三叔猛然回过头来,直视着海庭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道:“等!毫不动作的等!”

海庭愣愣的望着他的父亲,此时此刻,他突然发现他的这位平时不怎么起眼的父亲突然变的如山岳那般的高大,一副不可动摇的神色让他相信,似乎一切困难对这位默默无闻的父亲来说都是可以轻易解决的。

海天龙此时正陪伴着家人到处游览,日子过的十分的逍遥。

海童恩也上了年纪了,但此时的他红光满面,神态朗朗,丝毫不见苍老之意,看来海天龙的回家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高兴了,心态在这短短的十天不到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的年轻而活跃自然。海大千夫妇的神色亦是如此,可能是海天龙的法术作用,也可能是海天龙回家的刺激,他们夫妇俩的笑容整天挂在脸上,似乎怎么也笑不完似的。

一路上,海棠这个海家的小宝贝活跃非常,一露蹦蹦跳跳的似乎拥有永远花不完的精力,稚嫩的童音,欢乐的笑声一直跟随着大家一路传来。不同于水仙,海棠的个子小,力气也小,小白与小紫被抱着也没太大的感觉,只感受到她的可爱之处,而海棠这阵子很喜欢要么趴在海天龙的背上,要么坐在变身后的小白与小紫身上。

突然,正坐在小紫身上的海棠跳了下来,朝海童恩叫道:“爷爷,你看那里有好多可怜的人呢,爷爷给棠棠钱,棠棠送给他们,免得他们老是饿肚子!”

“我的棠棠最乖了,喏,这是10000个金币,棠棠去分给他们!”海童恩毫不犹豫的拿出一袋金币,里面都是以100金币为单位的千金币,放到海棠伸过来的白嫩小手上,而海棠飞快的朝前方的难民堆跑去,海童恩不由欣慰的笑道:“我们家棠棠就是有爱心,将来不知道谁家小伙子这么有福气能娶到她,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