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光明神力

在落日森林里,也有许多美妙的风景,古老的宫殿,绝堑天险,只是海天龙对这些事物并不热情,很少有兴趣花时间去看这些对无数人来说是绝妙而位之感慨的画面。

这一路伴随家人游览,若非有亲情在旁,只怕他早就睡着了。而小白与小紫刚开始也是无所谓的跟着,后来在海棠的怂恿下到处蹦达,长时间下来,也对这些本不怎么感兴趣的事情来了些兴趣。

刚从海家出来之时,不清楚海天龙情况的海童恩给了他些金币让他去买些吃的回来,刘大叔还未来得及警告,海天龙一口把手上的金币给咬了,发觉不好吃,在家人目瞪口呆中随手扔掉。终于意识到海天龙似乎什么都不太懂,甚至是无知,一家人开始有意识在教他一些生活常识,人情世故,十天下来,总算颇有成效,至少不会拿金币当饭吃了。

海天龙身上的那件古老的盔甲也早就被换了下来,被不懂古董的老妈随手扔进了垃圾堆,这随手一扔就扔掉了至少五千万金币。这件被海天龙老妈随手扔掉的衣服在几年后造就了一个战神。

换上了新衣服,头发也被清理了,海天龙现在看上去才像个15.6岁的少年,只是稚嫩的脸庞,对世事毫无所知的傻样让人一看就觉得这小子很好骗。

除了海天龙这个经常闹笑话者,这个一家三呆组成的旅游队伍里还有个怪人,她就是海棠。从来只知道花钱的海棠这一路行来不知道施舍了多少金币了,海童恩粗略估计大概海家一年多的收入就这样被这个善心无限,一见人家可怜就流泪的小丫头施舍出去了。上了年纪,对一切都看的很开的海童恩倒是很支持海棠的行动,人有善心,方有善报,这是海童恩常挂在嘴上的。

而海大千夫妇从来不理这些,他们只是在一旁欣慰,含笑看着海棠忙碌的身影,有这样的子女,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哪会因为这些钱去责怪海棠。海天龙并不太懂这些钱的价值,小紫与小白见惯了龙族的富有,这些小钱对他们来说不直一晒。

看着海棠忙碌的身影,海童恩感慨道:“哎,战争中受苦的永远都是百姓,要是月神仍在,她一定不忍心看着她的子民这样受苦的!”

月神二字似乎触动了海天龙的某根心弦,他微微一愣,但却想不起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月神?月神是谁,我怎么感觉似乎认识她,奇怪了!”

感应到海天龙的迷惑,刘大叔道:“月神是传说中的人物,究竟是真是假无从查究。传说月神是慈悲之神,拥有一身高深莫测的光明神力,是上苍为减少百姓的痛苦而派到人间的救世菩萨,在普通百姓的心目中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

听到刘大叔之言,海天龙脱口而出:“大光明神!”

刘大叔道:“天龙你刚才说的什么?什么大光明神?”

海童恩听到海天龙突然的叫喊,一脸疑惑的道:“天龙你在说什么?什么神?”

有些惊愕的摇了摇头,海天龙道:“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好奇怪的感觉!”无论他怎么回想却仍记不起自己刚才到底在说什么,这时,海天龙突然朝海童恩道:“爷爷,你刚才说的什么战争,百姓,这些是什么东西啊?”

见海天龙问起,海童恩也懒得追究下去,他指着海棠正在分钱的对象---几千个难民,道:“战争是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的欲望膨胀的实质表现,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的心无法再满足自身以有状态的时候,心态就有可能不断膨胀,继而变的畸形。而其中一些统治者会发动战争,命令国家的军队以武力消除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界线,达到统一的目的!”

刘大叔赞赏道:“说的好,战争就是人心的不满足而发展出来的畸形产物,哈哈,从来没听人这样解说战争的!真是精辟之言啊!小丁,你不是向来以智慧自羽的,怎么就没听你说出这么一翻话来!”

刘大叔口中的小丁是海天龙的丁大叔,那位一直沉默寡言,言必惊人的人,他沉声道:“人非完人,智慧再高也有缺乏之时!我们一直是站在战争与统治的角度来看,与百姓的看法自然会有偏差,甚至完全相悖逆!”

刘大叔笑道:“说的是,可惜小丁你现在的状态,要不然出世辅佐名君,必有前途啊!”

小丁道:“也不是没机会,以我看天龙将来就有这个机会!”小丁说完就不再言语,让刘大叔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沉默片刻,海天龙望着那些难民喃喃道:“战争吗?欲望?不满足?膨胀?好奇怪的感觉!”

见海天龙的样子,海童恩担心道:“天龙你没事吧?这翻只是爷爷个人的理解,你还小,不需要想这些东西,海棠那边快结束了,我们也该走了!走吧!”

虽然海童恩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自己对战争的理解,但却触动了海天龙体内的某根神经,被封印的命运天书再也掌控不了命运,未来的轨迹正悄悄的变化着。

愣愣的看着临时堆起来的破旧的房屋内外,近百个病人的呻吟,有些人身上起了脓,有些人身体不符合逻辑的涨着,有些人双脚断了,不自觉的,海天龙朝那些人缓缓走去。

刘大叔道:“小丁,小钱,天龙他想干什么?”

钱大叔道:“不知道,天龙身上又没钱施舍!”

与刘大叔,钱大叔一样的不明白,海童恩,海天龙的父母,都愣愣的看着一步一步朝难民里面走去的海天龙,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是在感触这些平民的遭遇,又似乎是在为他们鸣不平,海天龙突然好想哭。一步步的行走着,几乎每一步就能看到一个以上的病人,他们痛苦的呻吟声深深的激荡着海天龙的灵魂。

终于,再也压制不下这种难受的感觉,海天龙的身体突然闪起一片白色的光芒,淡淡的,些微的透明的白色,色泽如牛奶般柔和,一波一波的自下往上的不断涌动。天地间的一切似乎突然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下,所有的变化都显得那么的缓慢,所有的死气迅速从这片土地匆慌离去,大地突然爆发出一股股的生机。

在勃勃生机的笼罩下,所有病患者感觉到四周的空气,身上的大地都流溢着动人心魄的生机。一些枯萎的草木在这股磅礴的生机之下迅速重新焕发出盎然的绿色,所有生灵在这股磅礴的生机下静静的聆听着天地间最纯真的祷告。一波波的生命力不断的朝所有人的提内涌去,病人的病痛迅速的消失,腐烂的地方重新长出嫩白的肌肉。

海天龙身上的白色光芒并没有持续多久,短短的只有不到一分钟,接着他脸色苍白,神色委顿的瘫软的倒在地上,沉沉的睡去。空气中仍然散发着一波波清新自然的气息,不断的涤荡着所有生灵的心神,似乎就在这一刻,所有的苦难都从此离他而去,光明重新对他们开始召唤。

刘大叔一脸的震惊,他从未想过竟然有人的能力达到如此境界,刚才他清晰的感应到海天龙提内散发出来的光明神一样的力量令大地重新焕发生机,那一波波勃勃的生机决非有假。所有难民都闭着眼睛,以最虔诚的姿势朝海天龙朝拜,空气仍然在飘荡着的清新宜人的气息告诉所有人,刚才的事情是真的。

丁大叔亦不可置信的喃喃道:“好强大的力量,天龙体内到底蕴涵着什么事物,竟然能令病患消失,草木重生,这样的能力难道就是传说中月神的光明神力吗?”

海童恩缓缓睁开眼睛,稍一检查自己的身体,他激动的大笑道:“太好了,真是好厉害了,我现在都能感觉到我的身体简直比二十岁的时候还要棒,还要结实,整个人好象突然年轻了三十岁,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天龙,咦,天龙你怎么了?”

被海童恩的笑声唤醒,此时大家才注意到创造了奇迹的海天龙此时已经倒在地上,海童恩,海大千夫妇,海棠,还有那些难民都朝海天龙蜂拥而来。不过海天龙毕竟只是一个人,周围的空间狭小,最后还是海童恩扶起海天龙,大家见海天龙只是沉睡过去了,纷纷落下心头大石,对他们来说,海天龙就是救命恩人,他们不允许恩人刚出现就倒下了。

一间简陋的土屋内,海天龙一脸祥和的躺在床上,海大千夫妇,海童恩都坐在一边看着他,就是这个年轻人造就了一场奇迹,他此时只是太过劳累而昏厥过去而已。门外把守着好多个身体结实的年轻人,他们的任务就是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到海天龙的休息。

良久,海大千道:“爸,天龙这次回来后似乎不太正常!”

海童恩有些气恼的白了海大千一眼,“哪里不正常了,天龙就是我的宝贝孙子,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海大千苦笑道:“我也知道天龙是我儿子,谁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出人头地,名动天下,可是,可是他刚才……!”

海大千话还没说完,海童恩就大断了他的话,大声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天龙就是我海童恩的孙子,我只相信这个事实,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你以后也不要跟我说这些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