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海家易主

第三天,终于睡醒了的海天龙一起床就大喊着肚子好饿,幸好海童恩早有准备,叫人拿上来一大堆的还热烘烘的羊腿,鸡腿,然后在许多人的注视下,海天龙把这些加起来至少也有五百斤的肉吃光了,看的小丫头海棠咯咯直笑,一边拍手说六哥哥好厉害。

随后,海童恩又留下五十万金币救济这些纯朴却困苦的百姓,让他们一起搬去偏僻的山区,重新修建家园。海童恩又嘱咐他们先什么都不要带,直接就这样上山,避免因为携带些值钱的东西而被盗贼抢劫,等安顿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出山做些想做的事情,在这些百姓千恩万谢,甚至叩拜中,海天龙一家继续他们的旅游。

直到欣赏完冬天的万里雪景,海童恩才带着一家人回到海家。这一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海童恩只知道他们这一次旅游花了足足800多万金币,海家一年多,接近两年的生意算了白做了。海童恩仔细算了算,真正是他们旅游花掉的钱并不多,也就近百万,这百万金币大部分都成了海天龙的饭菜。

海棠这小丫头一会一万,一会十万的施舍,这一趟下来,就让她给适合了500多万金币,海童恩曾调笑她说她可是历史上出手最阔绰,年纪最轻的慈善家了。剩下的200万金币都是些杂七杂八的花费,还有一家人偶尔的捐献,让海童恩感慨他们一家真是会花钱。

海家。

海家全家老少站在门口欢迎海童恩,海大千等出游人回家。海大千的两个弟弟夫妇,还有他们的子女,甚至连大多的亲戚都来,按理说这欢迎队伍不应该有这么庞大的,只是心情正高兴的海童恩并没有注意到而已。

当大家看到看上去35,6岁样子的海童恩之时,全都惊呆了。而海大千夫妇俨然一对新婚夫妇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已经有了四个孩子,最大的都已经有19岁了。而海棠的变化最小,只是比原本更加可爱,一双纯真的目光不时的散发着一层柔和的光晕,充满了神秘感。

海三叔上前呐呐的道:“爸,你这是?”

海童恩一脸和煦的笑容,道:“你没看到吗?你老爸我年轻了几十岁,是不是很羡慕啊!哈哈!”海童恩毫无一代家主的架子,说着不管众人的惊讶,直接快速奔了进去。

海应华在极度震惊下很快的冷静下来,他急步跟在海童恩身后,恭谨的道:“爷爷,在您出游的当天,神武界宗主发下神武旨,赐封天龙为皇家护卫队三级队长与神武军团特别军事长的职务,令他一回家马上到军部报道!”

海童恩一脸惊讶,坐到主位上道:“哦?有这样的事情,看来天龙一身本领也有施展的地方了!天龙!你过来!”

海天龙走到他边上,很随意的道:“爷爷,什么事啊!”

海童恩慈爱的轻抚着海天龙的头,和声道:“天龙,你听到你大哥的话了吧?你说说你的意见,要是你不想去的话,爷爷给你做主,跟宗主说情!”

想了想,海天龙道:“神武界宗主就是那个带我来家里找爷爷的人吗?”此言一出,其他人惊愕不已,没想到海天龙似乎与神武界宗主不怎么熟悉的样子,那为什么神武界宗主会亲自下达神武旨呢?

海童恩见怪不怪,点头道:“就是他,宗主可是很看好你的本领哦,你考虑一下!”

海天龙又问道:“那个什么队长好象听说过,军事长是什么东西?”

海童恩笑道:“你这个傻小子,皇家护卫队队长可是比的起副级爵位的职务了,至于特别军事长是帝国安排的专门主管训练士兵的职位,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在职位上是相当的高的,一般大家都认为这个职位跟军团长差不多,只是没有军团长的实权而已!”

海天龙道:“训练?就是教他们打架,还有锻炼身体,增强自身实力吗?”

海童恩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你认为如何?”

海天龙点头道:“好吧,不知道那些士兵比起神武界门人的实力是怎么样的,要是太差劲的话训练起来比较麻烦,时间上也长了许多!不过我还是有信心在一年内把他们训练成高级战斗人员!”

见海天龙接受了,海童恩朝众人道:“大千,你们也累了,去休息吧,天龙现在就去军部报道,免得让人家说闲话。”海大千夫妇应了声,带着稍显疲惫的海棠朝内里走去,而海天龙则去了神武界,对他来说神武界才比较熟悉,海童恩回过头来朝海二叔道:“老二,这段时间家里还太平吧!”

海二叔神色有些局促的道:“回父亲,一切安好,只是……”

海童恩眉头一皱,沉声道:“别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海二叔神色更显不安,道:“这……”犹豫不决时,他的目光却朝海应华望去。

与他父亲的表现不同,海应华显得很镇静,他朗声道:“爷爷,应华按照您出游前的吩咐,仔细打理我们的所有产业,一切都朝着稳定的方向发展!”

海童恩哪会被海应华这几句所骗倒,他的神色更凝重了,盯着海应华道:“怎么个稳定法!”

海应华神色自然,目光毫不退却的望着海童恩,朗声道:“爷爷,为了将来海家更适应国家的发展需要及海家更久远的发展大计,应华以分工制度把海家的一些产业发散出来,交给各位叔叔,伯父们打理!”

此时海童恩才注意到海应华身后还站着好几位年纪与海大千差不多的人,只是他们的神色有些不安。海童恩心中震动,这些人都是他自己的兄弟姐妹的子女,还有老二老三的媳妇家里人,虽然海家与他们要么血缘关系颇深,要么有直接的亲戚关系,但他们从未给海家给过一分力,当年海童恩想借些资金做生意的时候,那时候家世不错的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穷光蛋的海童恩了。

而且这些人还在海家发展起来之后老是拖后腿,经常跑来借钱,借了却从来不还,刚开始的时候海童恩还卖个亲戚的面子。到后来,这些人打着他海童恩的旗号到处惹是生非,差点搞的海家名声扫地,一怒之下,海童恩直接与他们断绝关系。

而海童恩此次出游也是抱着试探两个儿子的态度才会带着海大千一家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海应华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分担了海家的产业给这些败家子。海童恩心中急怒,他知道,海应华,他的这个野心勃勃的孙子终于决定动手了,刚才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只是说给他听听而已,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若是他此时翻脸的话,只怕随时可能被罢免。

在一些家族里,并不是每一代的家主都是英明神武的,所以在许多年前有人提议建立分工制度,在整个家族里建立一套制度,而这套制度就是为限制家主的权利而达到一个目的:不会因为家主的无能而影响世家的发展。

发展到现在,这个制度就是几乎所有世家都在实行的长老会制度,但其他世家掌握着权利的长老都是内部人员,起到督促家主的决定的作用。而海童恩一直是海家的家主,并没有建立这个长老会制度,所有的权利都在他的手上,而此时他的大部分权利却被海应华这个大胆的孙子直接分化了。

海童恩不用查也知道,一定是海应华调整了资金的运转,把一部分资金交给这些所谓的长老,然后由他出面把海家最重要的产业直接分到这些长老手里,然后把产业的主要负责人来个调换,本来属于海家的产业也就成了他们的了。而长老又由他海应华直接控制,如此一来,即使海童恩想把产业收回来也不可能了,所有的产业实际上已经成了海应华的了。

心中虽然怒不可遏,但海童恩毕竟在商场上纵横多年,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只要最重要的家主权利还在他的手里,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的把这些产业再收回来。此时的海童恩有些后悔了,他知道海天龙的回家让他太过兴奋,没有考虑周全的就把所有的权利都交给了老二,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深深的呼吸了十多次,海童恩才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他脸色铁青的朝海应华道:“应华,看来你的翅膀硬了,爷爷也管不了你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爷爷也只能说你安排的不错了,爷爷累了,有什么事情等我休息好了再说!”

海童恩走后,大厅内的那些所谓的长老们纷纷露出激动的笑容,以他们现在的身份,每年将可以得到海家10万到15万金币的分红,比起原来的生活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海应华望着海童恩离去的背影,心中并没有松懈,他知道海童恩的分量,这么多年来,海家的一点一滴几乎全是他一个人打拼下来的。虽然他现在趁着海童恩出游的机会把手上的权利几乎发挥的淋漓尽致,海家的几乎所有产业都已经转到他的名下,但他深信姜还是老的辣,自己毕竟还是太年轻,说不定哪天就被海童恩夺回所有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