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战争之事

在去神武界的路上,海天龙带着他的招牌:小白与小紫,路人纷纷好奇的观望着他。没有人认为他会是哪家贵族的子弟,因为从来没有贵族子弟的神色这么柔和温煦的,能带着天魔狼王与一头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宠物,他的自身实力绝对不弱。有些人还记得海天龙,他们记得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在那天刚进城的时候就让小紫强行解除了一个贵族子弟与他宠物的契约。

海家到神武界并不遥远,从离神武界百米处行人就很少了,海天龙一路踏着雪地,蹦跳着直接走近了神武界,几个守卫纷纷与他打起了招呼,其中一人有些了解海天龙,便带着他去见宗主。

龙帝最近有些头疼,虽然与他国的战争并不归他所管,但因为权利在手,就是不想管也得管。看着手上这份边关送来的急报,龙帝的眉头皱的颇紧,就在这个时候,守卫报告海天龙来了。

海天龙大大咧咧的走进龙帝的房间,随便环顾了下四周,道:“大叔,你的房间还真够大的,比水仙的房间还要大,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多好多!”

龙帝汗颜,笑道:“天龙,你可回来了,大叔都盼着你回来好久了,你不去军部报道,怎么跑到我这来了?”

海天龙很老实的道:“我不认识路啊,那个军部在哪我都不知道!”

这时,丁大叔突然说道:“天龙,你走过去看看他手的报告,可能是边关急报!”

海天龙应了声,毫无顾忌的直接走到龙帝身边,拿起桌上的急报就看,龙帝一脸愕然的看着他,心头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这么无所顾忌的拿他的东西,刚才海天龙一声大叔叫的连他自己都感觉是理所当然的,真是奇怪的反应。

丁大叔道:“果然是边关急报,有些奇怪,根据我们这阵子的所见所闻,边关的战事早已经发展的比较严重了,怎么他堂堂的神武界宗主竟然才知道!”

刘大叔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肯定是守边关的将士不想丢掉性命,不敢把战事的严重扩大报告上来,而现在事情发展到他们无法掌握的地方,已经没办法继续隐瞒下去了,搞不好就会被抄家灭族,他们自然要上报了。”

把急报看完,丁大叔道:“天龙,看墙上的军事地图!”

在龙帝看来,海天龙先是拿起急报,似乎看完了,又去看墙上的军事地图,心中闪过一个连自己都感觉无法相信的念头:这小家伙不会是有什么办法解决此事吧?

看着墙上的地图,海天龙的心头突然又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似乎以前自己就经常看这样的地图,但他明明记得他从来没有看过这种东西,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似乎颇为熟悉的样子。

丁大叔道:“天龙,你这么跟这位宗主说:边关五城与对面的边关六城之间有条河,对方的陆地军队必定要先过这条河,让那些在城里死守的将士直接把放手的力量放在桥口,并布上对自己这一方有利的魔法阵……!”

丁大叔的话还未说完,钱大叔就插嘴道:“可是这张纸上明明写着他们的城墙与桥之间有近百米,而且这段范围已经被敌方所控制,他们现在只是完全死守边关五城了啊!”

丁大叔道:“虽然城墙与桥之间有近百米,但这段距离不可能全部被占据的,而且你看地图,五城靠河的两角与河相抵,敌方只有攻破城门才有可能占领边关五城。还有,这段城墙之间的距离很短,只有两百米不到,粗略计算下来,在这个拥挤的范围内只安全的立稳3000人左右,而城内估计还有几十万士兵,虽然粮草不足,但把敌方赶回去还是很轻松的!”

找不到反驳理由,海天龙把原话转达给龙帝,龙帝有些意外海天龙真的在想办法,他道:“这个办法守城的将士用过了,因为对方有空中部队,而我方城墙上的机关弩对空中100米外的敌人的命中率本就不高,而且对方的空中部队非同一般,只有在50米内在魔法师的加持下才有消灭他们的能力!”

丁大叔疑惑的道:“不是说边关的机关弩安全射程有300米吗?怎么变的只有50米了?还有,对方的空中部队由什么魔兽组成的?”

经过海天龙的转达,龙帝苦笑道:“你还真问到点子上了,事情是这样的,自建国以来,天武帝国与千鸿帝国一直友好相处,所以双方的防守力量都被大大削弱,其中多余出来的资金全部用到其他地方去了。如此一来,与千鸿帝国临边的城市的防御能力并不怎么高,设备的功能也被大幅度的削弱了!”

丁大叔懒懒的道:“什么转移资金,我看是被那些所谓的将军或者军部的人给贪污了吧?现在在边关五城防守的统帅一定不是龙家的人!应该是连家或者秦家的人!”

让大家郁闷的是,海天龙竟然直接把丁大叔这句抱怨的话给转达过来了,龙帝一脸惊愕的望着海天龙,“天龙,真是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就懂的这么许多了,大叔一直以为你心思简单,没想到原来你并不简单啊!你说的没错,由于这界神武界的宗主是我龙帝,而我隶属龙家,所以军事权利并不归我管理,现在这一阶段的军事大权在秦家手上!五城的防守大将的确也是秦家的人!”

海天龙道:“这是丁大叔说的,不是我说的!”

龙帝皱着眉头,一股澎湃的精神力瞬间覆盖了整个神武界,却毫无发现,他道:“丁大叔是谁,竟然能躲过我的搜查,天龙,看来不只你不简单,连你认识的人都这么厉害,大叔还真想见见你的这位丁大叔!”

海天龙道:“丁大叔说不能透露他的存在!对了,丁大叔问你对方的空中部队是什么样子的!”

龙帝有些怀疑的道:“既然如此,那大叔也不勉强你了,你的那位丁大叔还有什么高见,大叔我很想再见识见识!至于对方的空中部位,是狮鹫,这种狮鹫虽然只是用来运输而不能对敌,但土系狮鹫对物理防御能力十分不错,承载能力强,在魔法师的加持下,狮鹫能在空中坚持住普通弩箭的攻击大概两个小时!”

丁大叔并不怕被龙帝发现,只怕海天龙嘴巴不严,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被他说穿了。他自言自语的道:“空中部队是狮鹫,如果带上一些对魔法防御能力不错的装备,而用来守城的魔法师一定不会太高级,也就拿对方没办法了。难道只能派出高级部队去增援?”

见海天龙又看着地图,却并没有转达那个所谓的丁大叔的意思,龙帝道:“这份急报是军部先看,再转达到我这的,他们要求出动神武军团或者天武军团,以这两个军团的实力自然是可以轻松的守住五城,但我并不同意!”

海天龙纳闷了,道:“为什么?”

龙帝望着地图,道:“你知道这次两国战争的原因吗?”

海天龙摇头道:“不清楚,我只看到我们这次出游途中的无数难民,听他们说现在与千鸿帝国的国界上有好几个城市发生战争,而那些士兵在后来补给跟不上的情况下就开始强行逼迫百姓们交纳粮草,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为了帝国着想也同意了,但随着战争的持续,普通的百姓承受不起这样的消耗,而那些士兵却根本不管他们的死活,竟然直接进行抢夺,就尽了灭绝人性的事情!”

龙帝苦笑道:“对这样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只是军权不在我手上,我也没办法,而且各大家族有过协议,除非特殊原因,否则神武界的掌权者不得消耗其他家族的力量,也就是说在不到紧要关头,我无权动那些将领!”

海天龙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道:“难道这次的战争是他们这些高级将领惹出来的祸水?”

这回龙帝不感觉吃惊了,他叹息道:“你猜对了,秦家这几年发展的太快,加上军权在手,许多家族子弟行为不端也无人敢管。渐渐的也就养成了他们无法无天的性格,大概是一年前吧,五城的将领不知死活的竟然去调戏人家千鸿帝国的公主,还想强娶人家,说来也是他的运气不好,那位公主是乔装打扮出来游览,身边只带了少量的护卫,结果就被那个秦家的将领抢了回去。而他们的抢劫行动刚刚成功,千鸿帝国一直在暗中保护的皇家护卫队就找上门来,

要是当时那个将领直接放人也就没这么多事了,哪想到他看人家公主长的漂亮,就硬是不肯放回去,双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最后公主是被救回去了,但皇家护卫队在这场战斗中交代了过半,第三天,千鸿帝国直接集结部队并发动战争,并修来国书,若是天武帝国不交出那些杀死皇家护卫队的士兵,还有那个调戏人家公主的将领,他们就开战到底!”

海天龙接言道:“但秦家现在有军权在手,早已经目中无人,自然不会就这么妥协,所以就挑起了战争,但战争中受到伤害最深的永远都是贫苦的百姓,他们这些只知道享受的人又怎么会去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