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初变

听到龙帝的一翻话,本还想着怎么救兵的丁大叔立刻愤怒的道:“哼,天龙,不用再去管他们的死活,这些人该死,要是我们能呆在外面的话,直接上去杀了他们!”

刘大叔也愤愤不平的道:“竟然只是因为他一个人,就让这么多无辜的百姓受苦,看来天武帝国也走到尽头了!”

对于海天龙的话,龙帝默然,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虚弱的百姓在贵族眼里就是拿来当炮灰,当奴隶的。修为达到他这个程度,心中亦是对百姓存在怜悯之意,只是这样的事情并非他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毕竟触犯到所有贵族的利益,即使他这个神武界宗主也吃不消。

海天龙突然问道:“宗主,难道天武帝国就不怕激起民变吗?要知道只是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秦家将领,而招惹千鸿帝国,在我看来,实在是很不明智的事情,说的难听点,简直就是愚蠢之极!”

龙帝的修养的确很好,虽然海天龙的话连带着他也骂了,带他并不生气,他叹息道:“天龙,在许多时候,政治是建立国家的基础,却同时也是毁灭一个国家的基础,但政治并非操控在一个人的手中,而是许多人同时在操控,所以单独的力量是经不起风浪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海天龙点头道:“我明白,大叔你虽然想尽力改变,但你的力量太单薄,而且你还有身后的龙家对你限制着,你有你的难处。所以你想借这次机会压制一下秦家的嚣张气焰,逼迫他们交出那些白痴,换取国家的安定,是这样么?”

龙帝苦笑道:“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如果我不在指令上盖章,他们就不能调动神武军团或者天武军团。其实我这么做不单是想压制秦家的气焰,更多的是不想无辜的百姓们再痛苦,再流离失所下去了,就像你说的,一个国家是经不起民变的,一旦民变过头,国家也就换主人了!虽然这些话很大逆不道,但大叔还是跟天龙你说了!”

海天龙笑道:“其实这个千古不变的定理,这个世界不存在永远的国家,只要处于安乐,人心就会思变,一旦不想继续安乐,就会想起刺激,而且这样的念头一旦闪起,就无法再遏止下去了,如果这场战争再继续下去,只怕天武帝国就此消失也说不定!”

龙帝看着海天龙的目光变的不再平和,突然爆射出一股奇异的目光,却又突然消失,但还是被海天龙捕捉到了,他缓缓步至地图前,沉声道:“天龙,你以后千万不可再他人面前提起今天所言,否则即使大叔我也保不了你!”他突然叹了口气,继续道:“天龙,若是那些笨蛋有你的目光与远见,天武帝国还大有可为啊!”

海天龙见龙帝突然的变化有些奇怪,难道他对天武帝国是否会在此战中灭亡并不关心?这个念头极为荒谬,他不自由摇了摇头,朝龙帝道:“那大叔准备怎么做?是直接拒绝还是继续妥协?”

龙帝道:“你去军部报道吧,再不去他们会找你麻烦的!大叔累了,想休息一会!”

见龙帝下了逐客令,海天龙只好走出房间,刚走到门口,他突然又回过头来道:“大叔,你叫人炸掉桥梁,以那些士兵换取一个生的机会,同时控制那个秦家将领,直接送去对方营地,我估计三年之内千鸿帝国不会再有理由攻打天武!”

说完,海天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龙帝回头望着海天龙年轻的背影,心中波涛汹涌,“他竟然看出来了,而秦家那些号称名将的家伙都没看出来人家千鸿帝国只是要找个理由,找个可以攻打天武帝国的理由,若非本宗主派人去调查过,恐怕也看不出这其中的奥秘吧,天龙啊天龙,希望将来没有与你为敌的机会,要不然大叔还真的没把握能赢的了你!”

除了龙帝与调查之人,在天武帝国没有人知道龙帝对这场战争十分的以后,从而私下派人去调查过,调查的结果却是令他十分的吃惊。这个所谓的公主并非真公主,而是专门训练出来的杀手,在修来国书的时候才临时封了她一个公主的称号,天武帝国的将领调戏人家公主,千鸿帝国也猜到秦家不肯妥协,说不定秦家就有千鸿帝国的奸细在底下怂恿,如此一来,他们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攻打天武帝国。

而那些被杀死的所谓皇家护卫队也只是人家的一部分死士,龙帝在得知那些本领低下的士兵竟然能杀死对方几千人“皇家护卫队”高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了,有哪个国家的皇家护卫队的高手会这么差劲,竟然被普通的士兵给杀了,而且一杀就是几千人。其中的玄机在他得到机密资料后就明白了,所以他不会同意出兵,想逼迫秦家主动交出战争的焦点,对方的理由。

其实龙帝这么做的同时,他也是十分担心秦家会以强硬的态度坚持不肯让步,而如果按照海天龙所说的办法,将人家3000多士兵软禁下来用以谈判的基点,并交出那个将领,使对方没有理由继续攻打天武帝国。如果对方仍坚持继续攻打的话,显然就落下不顾士兵死活而执意攻打天武,如此一来,他们是处于被动的位置,在遭人话柄的情况下,其他帝国会有什么动作就不言而知了。

虽然千鸿帝国的国力雄厚,军队强大,但也不可能在攻打天武的同时还能挡住其他国家的攻击,特别是在千鸿帝国一旁虎视耽耽许多年的大痕帝国。龙帝此时才松了口气,虽然这件事情做起来比较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人家防守的不是很严密,炸掉桥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没有龙帝的那么多想法,海天龙神色轻松,在找了个人带路的情况下,他很顺利的达到了军部。军部的人到也没有为难他,毕竟他可是龙帝亲自点名过来的,他们可不敢把他怎么样。

之后,军部要求海天龙住在军部,至少要住在军部附近,以便随时应付特殊情况,本来他的任务是很轻松的,但这次与千鸿帝国打了一年的仗,国力与军力一下虚弱了许多,各大家族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开始重视起兵力与国库,一些严重贪污的官员也纷纷被处罚,并替换上其他年轻的官员。

稍微整顿后的军部,精神面貌改善了许多,由于海天龙并没有实权,他不能调动兵力,连粮草都无法动弹,所以随意的在军部逛了一个下午,稍微了解到一些信息后就回家了。让一直梦想着能指挥一场漂亮的战争的丁大叔失望不已,黯然而回,不过刘大叔认为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们已经对军部的构成,运作机理已经有所了解。

回到家后,见到海天龙的海童恩,脸色好了许多,虽然家里内部闹矛盾,他现在已经十分的讨厌海应华他们,但海童恩一想到以后会与海大千一家生活在一起,将来一家团员乐和,心也放宽了,对他来说,亲情是最可贵的,身外之物能放则放,不会太过直着。

吃过晚饭,海天龙继续每天的修炼任务:在20倍重力术下运动。海童恩心中有些哀伤,陪伴在老伴的灵位前自言自语,倾诉着心中的苦闷。海大千夫妇早就睡着了,海棠也是一个占了一个房间,不过她有些怕黑,总是与丫鬟小婧一起睡。

海三叔内室,他正与海庭商量着:“庭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蓄酿,今天应华终于得手了!”

海庭道:“父亲,为什么我总感觉不太对劲,虽然我们的确是占了一半海家产业,但总感觉哪里有问题,似乎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了!”

海三叔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心中颇是不安,似乎应华提出的这招分化之术还有什么漏洞或者不对劲的地方,既然我们父子两人都有这样的感觉,看来是这事一定有问题!”

海庭道:“难道应华有问题?我一直怀疑他动机,仔细想想,其实他母亲那就有足够的亲戚来分担海家的产业,但为什么还要找上我们呢?其中会不会有诈?”

海三叔皱着眉头道:“极有可能,对了,虽然亲戚是你母亲一系的,但对他们来说你母亲的关系远不如实际的利益来的重要,搞不好现在他们的真正控制者是应华,以应华的手段,他们一定会被拉过去的!”

海庭急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先下手为强?”

就在海三叔父子商量着怎么办的时候,海应华就已经找上海三婶的亲戚,并很痛快的做了许多承诺,等海三叔赶到的时候,那些亲戚借口睡了,没理会他。胸有闷气的海三叔只能落寞的回去了,此时他才意识到当时与海应华合作实在是很不妥当,只是一切都来不及了,现在对他来说,最急切的就是不自己手上的一切产业牢靠的掌握住,免得到最后落的一场空。

对于海家其他人的争夺,海童恩并没有告诉过海天龙,海天龙毫不知情,在他现在的印象里,大家都对自己很好。其实刘大叔,钱大叔他们看出了一些问题,只是他们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并不想告诉海天龙这个事实,在他们看来,身后有落日森林里的超魔兽支持的海天龙并不惧怕任何一个人,他现在最缺乏的就是心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