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天龙初变

海天龙并没有回军营,而是奔上皇城附近最高的山峰上去欣赏了回日出。

看着火红的太阳缓缓升起,一直沉默着的海天龙突然道:“太阳为什么会这么红呢,红色的太阳给无数生灵带来了希望,可为什么同样是红色,血光却预示着灾难!”

童大叔沉吟道:“凡事都有两面性,就看你如何对待!个性乐观积极者得佛面,而个性悲观消极者则得魔面!”

刘大叔似乎颇觉惊讶的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文化了!”

丁大叔也觉得奇怪的道:“童氏族人向来只考虑佛面,但千百年来从来无人真正得善,而魔族只考虑魔面,却很少有人真正成魔,成了些率性而为的人类群体,一般只有人类才会这么复杂的考虑问题,杂乱的心思说的好听些是细腻,说的难听些就是多疑了,难道这么多年下来,你学会两面分析了?”

童大叔笑道:“也许是这么多年在舞空道里呆着,心中空空如也,就随便找些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拿出来想想,加上天天跟你们呆在一起,渐渐的也习惯了你们的思考方式吧!”

丁大叔对海天龙道:“天龙,你在想什么?”

海天龙想了想,道:“我去年走出落日森林是为了寻找记载中可以突破封印的方法,追寻传说中可能存在的更强大的力量,只是没想到会遇到亲人,还与他们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遇到方天的时候,意外的重生了一次,而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结合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很显然的,有人希望我死,虽然我不知道我死了对最终会对谁有好处,但我很清楚对方显然极力想置我于死地!”

刘大叔道:“那你认为到底会是谁想要对付你呢?”其实刘大叔他们都知道,只是他们并不想告诉海天龙,海童恩也没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海应华想要夺的海家的控制权而设计的灭门计划。

太阳终于抬头,日光开始逐渐的变的微热,海天龙道:“以我这阵子在皇城的办事方式,想要我死的人显然比较多,而知道我手上有神武令还有胆量对付我的人就少了许多。我想这近半个月经常有人诬陷我,应该是希望我能知难而退,他或者他们不希望我再继续这样伤及他们的利益。而昨天那个杀手的实力显然很强,能请到这种级别杀手,我想需要的价钱不会低。他们在对付我的同时,又想杀我全家,爷爷在中途还被人暗算而死,显然对方对我的恨意已经入骨了,一定要灭我有家才肯罢休!”

丁大叔道:“天龙你成熟多了,现在想事情越来越细致了!”

海天龙神色不变,道:“对方并不知道你们的存在,在表面上,除了我这个不到神级的敌人,他们就只需要对付小白与小紫就可以了,至于海家其他人无足轻重,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力气!但他们不但请来秦千空这个秦家的七阶高手,还有那个在路上阻拦灵一的高手,能请动这个级别高手的,此人绝非一般人,我估计应该是秦家家主!”

刘大叔道:“为什么秦家家主要对付你呢?虽然上次在食堂里你的确杀了许多他们的人,而且令那个白痴秦烈风丢了个大脸,但怎么看都不可能值得秦千空这样的人出手来对付你,还有那个阻拦灵一,至少在神级六阶的超级高手!”

吸了口气,海天龙道:“其实当我看到灵一,灵三和灵五只带了爷爷,我父母,还有两个哥哥跟海棠的时候,我本以为是其他人都被杀害了,但复活过来的爷爷什么都不说,只是要求归隐,而且神色落寞带着悲叹,很显然的,爷爷并不希望我知道到底是谁在对付我,而能让爷爷做下这样的决定,一种可能是对方的实力太的我们根本抵挡不住,爷爷不希望我做无谓的挣扎,第二种可能是内乱,爷爷不希望我们兄弟自相残杀,但爷爷即使在看到神龙,血灵还有紫极天虎王仍然做此决定,就那只有一种可能!”

丁大叔叹息道:“是啊,即使敌人的实力再怎么样,有我们几万个神级高手加上神龙,血灵,紫极天虎王他们三个,就是把整个皇城踏平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你爷爷他还是坚持归隐,显然是想对付敌人的心已经死了,而能让他产生这种绝望情绪的就只有内乱一种可能了!自古以来,同门相残是悲剧中的悲剧!”

海天龙继续道:“其实自从我们出游回来,就一直有人议论海家的产业的情况,只是我对这些从不关心,也就没去注意过。现在想来,那些人谈论的内容无非是大哥应华的所做所为,他这个人一直野心勃勃,而海家就是他的起点!”

灵一道:“原来你看出来了,你说的没错,海应华这个人的确野心不小,当时我到达海家的时候他正要杀害老爷子,情急之下我就撞破了门墙把老爷子给救了出来!”

海天龙道:“阻拦你的人应该也是秦家的吧,既然连秦千空都出来了,那应华联系上的同盟自然就是秦家了,那个人是谁啊,竟然能阻挡你神级六阶的人这么久!他的能力还突破了一次!”

灵一道:“他叫秦九,是个神级五阶剑士,我是愤怒之下施展了灵天箭术才胜的他!而他在灵天箭的威压下做了突破,他本来就处于五阶到六阶的瓶颈了,在庞大的压力下能取得突破,可见此人的意志极为坚定!”

海天龙道:“秦家本就与我有仇,他们的实力在帝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哥也算是找对人了。”

刘大叔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难道是直接回去杀了他夺回海家?还是有其他什么想法!”

海天龙突然笑道:“你以为他会毫无准备吗?以我这么多次被抓进衙门的经历,怎么看都不会有人选择我这种名声急差的人来当家主。估计我现在回去就能看到海家召开会议,而会议的内容当然是选举下任家主,对于这些只看到利益的人来说,爷爷的死活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情。而选举的结果不用去看也知道是应华了,即使我去了也是白搭,人家一句我的名声太差就可以把我给打发了!”

丁大叔道:“其实要真说起来,海应华此人的能力与魄力的确非一般人可比。他先是趁老爷子出游的机会一举拿下海家大部分的产业,以代家主的身份私自成立长老会,这个莫名其妙的长老会直接剥夺了老爷子对产业的控制权,一般人要么没有这样的狠心,要么没有这样的魄力,做出这种可能会让无数人唾骂的举动确实需要极大勇气。老爷子在这段时间虽然夺回了一部分产业的控制权,却没有他那么狠心,终于迫的海应华先以无耻的手段让你的名声丢尽,再连续上秦家来个抄家,人都死光了,自然不会有人傻的跑去找他理论他的是非了!而现在即使没有成功,他照样还是拿下海家,虽然其他家族也分了一些,但以他的手段,我看不需要几个月就能拿回来!”

海天龙似乎愣了一会,才道:“刘大叔,丁大叔,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是希望天龙能成熟起来,以非凡手段达到一些非常的目的,比如那个还在等着我请他建立理想国度的陈当军团长,他的抱负就非同一般啊,能放弃个人利益,放弃家族利益,甚至可能放弃生命,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的梦想,而这个梦想也就是你们的梦想,我没说错吧?童大叔?”

众人一脸惊愕的听着海天龙一句一句的把话说出来,好一会,刘大叔才道:“天龙,你真的变强了,不但修为提升,心智也提升了,你的脑袋变的越来越厉害了!真是让我们惊喜啊!”

丁大叔笑道:“其实我们早就知道海家会有变化,只不过在我们的眼里,一个小小的海家实在困不住天龙你,一个小小的天武帝国在我们眼里的确也不怎么样,破烂不堪的制度与文明都需要重新再建立。所以我们商量了下,决定隐瞒一切,只有经历过痛苦与磨难,你才能变的更强!”

童大叔也道:“虽然我们都已经死了千年了,但我们的心依然是充满热血的,去年的出游让我们见识了太多的不公平与不合理,如果有人能打破这种局限,将会给这个大陆带来新的生机!而天龙,你就是我们选中的最好的人选!”

灵一道:“你还记得童信吧,童信是童氏族人,这么多年来,无数个童氏族人为了和平共处,天地和谐而奋斗不息,但他们的理想虽好,行为却是不现实的。观看这么多年的历史,那个国家的建立不是鲜血与战争的开始?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和谐的国度的建立一定是踏在无数的鲜血与痛苦的基础上的!千鸿帝国之所以会挑起战争,在我看来,就是他们的领导者希望建立更加强大的,且属于自己的国度,只不过我们暂时并不清楚他们理想中的国度是怎么样的!是悲伤痛苦,还是喜悦欢畅!”

听见几位大叔的话语,海天龙笑道:“你们想的太简单了,我海天龙一来没有庞大的资金,二来没有足够的兵力,三来我现在还是个孤家寡人,若是没有奇迹出现,十年之内我的行动只会给更多人造成困绕而已。也许,我再死上几次,获得更多的记忆,更多的能力,才有可能去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