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由原魔灵

海天龙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对方心寒,连废话也不留一句,直接跑出外面带上那个倒霉鬼走了。酒馆内的其他酒客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动手打伤贵族中人,不由对海天龙一行人更是好奇,而酒馆老板到是想请他们走,免得麻烦缠身,但他却不敢开口,毕竟人家可是连贵族都敢杀的人,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这个跟班似乎很不一般,说不定是超级护卫,如此一来,他更不敢叫人了。

水月琳颇是感觉奇怪的道:“天龙,这种人到处都是,你何必为这种人生这么大的气?”

连雪也觉得奇怪,伸手摸着海天龙的额头,道:“天龙你是不是生病了?我摸摸!咦,不烫啊!”

海天龙拉下连雪的小手,道:“你在胡说什么呢,我好好的哪会生病。”

连雪:“那你刚才怎么突然出手打他们了?以前你好象很少主动这么对待别人的!”

龙小慧插嘴道:“我看天龙一定是觉得他们都是心性不良的贵族,在皇城的时候,天龙当了一段时间的捕快,就专门找这些人的麻烦!”

海天龙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感应到他们的身上有魔灵的气息,只是很微弱罢了!我想他们原本的心性并非这样的,是受了魔灵的影响才会说话毫无顾忌,行事风格与圣级的修为十分的不符合!”

梦天心突然道:“心性邪恶之人也能修炼到圣级的!”

海天龙笑了笑,道:“的确是这样,只是刚才的那些人修炼的都是正宗玄门心法,能修炼此心法之人的心性很少有邪恶者,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十多年前就已经是圣级高手了,只是受了魔灵邪念的影响,这十年来修为才会毫无精进,甚至心魔重重!”

龙小慧道:“那魔灵是什么东西?我好象从没听说这个名词,连魔龙还是今天第一次见到!”

见连雪也望过来,海天龙道:“魔灵是生灵的怨念的聚合体,也有些是生灵死亡之后,怨气无法化解,就成了魔灵。而生灵的怨气越重,他们在死亡之后成为魔灵的几率就越高!”

龙小慧道:“怨念是什么东西?”

海天龙道:“怨念可以说成是精神力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吧,只不过精神力是纯正的能量,而怨念是邪恶的能量。比如一个神级高手,假如他是含冤而死,且心中的怨气无法散去,就有极大的可能成为怨灵而无法投胎转世,那他强大的精神力就有可能生出怨念,支持着他成为魔灵,魔灵也算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他们本身就属于精神类的能量体,若是身体被摧毁,他们就算是形神俱灭,永不超生了。虽然魔灵很邪恶,但一般神灵都不会把某个生灵杀的形神俱灭,所以在许多年前,魔灵就被关进了魔界,并封印起来!”

水月琳听的入神,不由问道:“那魔灵怎么会突然跑出来的?还影响了这么多人!对了,那头土魔龙是不是也是被魔灵影响成这样的?”

海天龙道:“据我所知,土魔龙本身极具魔性,相比起来,魔灵的怨念虽强,但魔性还比不上魔龙。至于魔灵是怎么出来的,听说是因为神魔大封印的第一道封神印开启的关系,导致魔界的魔灵封印也突然松动了,大概是十多年前吧,一些魔灵趁机逃了出来。你们还记得那头怪兽,还有前些日子的亡灵大军吧?”

“记得,怎么了?难道他们就是魔灵放出来的?”

“不是他直接放出来的,而是魔灵以自己的怨念引发了亡灵法师心中隐藏着的魔性,并以自身的力量影响他们,让这些本身实力并不高强的魔法师在短时间之内修炼速度大幅度增加,而魔灵不知道以什么方法,把自己的一丝气息附在他们的身上,而这些被附了魔灵气息的魔法师能施展超越自身能力好几级的魔法,所以才会连僵尸王,骷髅王都出来了!”

听到海天龙的话,那些酒客哪里还坐的住,纷纷感到自己的脖子似乎有凉风吹过,深觉恐惧的逃回家了,连酒馆老板都是颤抖着双腿勉强还在站着,毕竟海天龙的话语所代表的就是千鸿帝国有大量会无故杀人的邪恶之人存在,说不好哪天就有大堆的骷髅,僵尸出现在他的酒馆里了。

想了想,水月琳一脸凝重的道:“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魔灵是完全以破坏为乐的怪物?因为他们是怨气的聚集体或者说是生前死的太冤枉,所以很不甘心,所以他们要报复活着的人?是这样吗?”

海天龙道:“差不多可以这么说了,一般情况下,魔灵的心中只有破坏与杀戮,而没有任何情感!”

龙小慧道:“那为什么魔灵要对付我们啊,先是怪兽,再是亡灵,后来连魔龙都出来溜达了,我们好象没有得罪他们的地方吧?”

连雪道:“就是,我们连魔灵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哪里会得罪到他们,我看他们一定是看我们太恩爱了,所以他们嫉妒,所以他们就要杀了我们!”

海天龙道:“魔灵既是怨气所生,那如果没有怨气,或者这个世界的怨气减少了,你们说会怎么样?”

水月琳脱口道:“他们的能力会下降,甚至他们会消失?”

海天龙点头道:“就是这样,我们之前一直在救济难民,相信大家都知道难民因为家庭被毁,流落他乡,甚至莫名其妙的被杀死,所以他们的怨念极为深刻,而我们却救了他们,所以他们心中的怨念迅速降低,到最后甚至心中充满了升级与感情,如此一来,魔灵想要依靠怨气提升自己修为的想法就会遭到破坏,所以我们必须死!”

龙小慧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那些可恶的魔灵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他们要制造大量的怨念,而战争就是最直接的手段,也是能产生大量怨气的高级手段,所以这两年千鸿帝国才会莫名其妙的老是发动战争。”

水月琳,梦天心等人此时也明白了这两年为什么会有这突然的战争变化,原本他们以为这是千鸿帝国高层的欲望膨胀的缘故,现在想来应该是魔灵在做了手脚,才会这样了。

海天龙点头道:“十多年前,一些魔灵侥幸逃了出来,但封印毕竟是封印,不是那么容易就出来的。所以逃出封印的他们,实力大为减弱,经过几年的修养,他们联系上了许多魔性强烈的生灵,就比如土魔龙等。接着,他们控制了一些国家的高层领导,通过某种无耻的手段吸收了大量的怨念,他们的实力也随之大幅度的增强了,为了获得更多的怨念,他们发动了战争。而救济难民的我们自然是他们的追杀对象了,我想刚才的那批人员应该是追查魔龙的行踪的,只是他们想不到魔龙会被我们杀了!”

龙小慧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连雪兴奋的道:“当然了去杀了那个可恶的魔灵了,我一刀下去,那家伙不死也就半条命了,嘿嘿!”

海天龙敲了下连雪的头,这丫头一听到有刺激的打架机会就激动的忘了自己的本事还不到家,他笑道:“你个傻丫头,若是魔灵这么容易就被杀,他们怎么可能活的到现在,我想至少有几个高层领导是被魔灵控制了的,而他们的身边必定防范严密,不是随便就能击杀的!”

此时酒馆老板已经昏过去了,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家伙竟然想去刺杀帝国的高级官员,在梦中,他痛苦的哀号,今天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招来这几个莫名其妙的小鬼,若是连累下来,只怕他的这个百年老店就这样没了。

水月琳道:“我看我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今天也够累的了,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海天龙道:“也好,老板,结帐?咦,老板人呢?”

此时大家才发现酒馆已经没人了,几个胆大包天,说话行事从无顾忌的小朋友一时哪里会想到别人并不是与他们有同样的想法,魔灵的危害虽大,但只要不波及到他们的身上,他们才懒得去管什么魔灵,即使整个帝国被整垮了,他们都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哪里有能力管的了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留着自己的小命就比什么都强。

很意外的,那波人逃跑之后并没有再来找麻烦,也许是还在找同伙,一时来不及赶到吧。而那些酒客自然不会去谈论这些事情,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遭来横祸。

晚上,天气有些闷热,海天龙一时睡不着,躺在床上想着事情。本来龙小慧与连雪是想与他一起睡的,晚上大战一场,但水月琳,连馨馨拉住了她们两个疯狂的丫头,理由:海天龙白天与土魔龙一战,现在很累,不要打扰到他。

刘大叔突然道:“天龙,那个魔灵的事情一时半刻是解决不了的,他们不会自己主动找上我们,所以一直让手下过来送死,最后连魔龙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我想他们应该会隐匿一段时间,待风声松了才会出来吧!”

钱大叔也道:“是啊,天龙,即使他们不累,我们也累的,你就可怜一下我们这些老头子吧!”

海天龙一脸的莫名其妙,道:“钱大叔你在说什么呀?”

丁大叔颇是忐忑的笑了笑,道:“老钱的意思是天龙你是不是该给我们放个假呀?这段时间我们可是一直在帮你干活,即使工人也要有个假期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