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露马脚

石龙变色,向后撤了一步,黑矛一振,一头黑龙腾起,咆哮着扑了过去。

轰!

星河之剑斩落,黑龙崩溃,爆成团团乌光,石龙闷哼一声,向后退出养星殿,眼见外面围着一圈弟子,当即暴喝一声,“都闪开!”

众弟子先是莫名,而后迅速退开,下一刻,姜御身形如电自养星殿中追出,如猛虎搏兔,凌空高举短棍劈砸而下。

“跟我近身战!哼!”

石龙狞笑,他乃是四极修士,且是四极圆满,肉身力量强悍无双,面对只是紫府境的姜御,心生不屑。

黑矛一横,铛!架住了短棍,石龙霎那间变了脸色,“好强的力量!”一双衣袖砰然炸碎,脚下青石碎裂,双腿陷入地面之中,直至膝盖。

“还不出手吗?”

姜御咧嘴一笑,一脚踏在石龙胸膛之上,嘭!一声闷响,石龙吐血横飞出去,砸断了一株玉树。

嘶!

在场众弟子傻眼了,平日里石龙虽工于心计,可是修为也是公认的强大,在同辈弟子中,除了那失踪的凌天和后来居上的姜枫,没有是他的对手。

可是今天的情况却是出人意料,石龙竟然被只是紫府境的姜御一脚踹飞了,难道姓姜的就是石龙的克星吗?怎么随便冒出来一个都比他强!

一众弟子心中敲起了小鼓,暗自后怕,幸好那晚没去打扰姜御,否则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击打飞石龙,姜御并未追击,只是皱眉看着碎石中的石龙。

轰!

石龙爬了起来,面色铁青的盯着他,寒声道:“紫府境界!却有堪比四极的肉身力量!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啊,我是他大哥啊!”

姜御咧嘴一笑,旋即冷声道:“你要再不出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此话一出,石龙脸色骤然变的苍白,而周围的一众弟子却是一脸莫名,就连十二星主等人也是一脸疑惑,不明白姜御到底是什么意思。

飞星老祖皱眉打量着石龙,似乎是猜到了点什么,可似乎又不确定,不由疑惑的看看石龙,又看看姜御。

场间,石龙强自镇定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哼!你要打算继续装蒜的话,那就随你!但你骗得过他们,却骗不过我!”

姜御冷哼,星辰笔点指,道道星光之剑斩落。

看到姜御强势出手,石龙眼神微凛,收起轻视之心,手中一杆黑矛舞动,一条条黑龙翻腾而出,与那星光剑潮撞击在一起。

轰隆!

一声巨响,场间光芒冲天,带起的气浪,将场边的众弟子掀翻在地。

光芒还未散尽,姜御却是忽然失去了对石龙的感应,当下心头微凛,站在原地,警惕的留意四周动静。

“小心!他要用他们石家的虚空道了!”

脑中忽然响起飞星老祖的声音,姜御一愣,下一刻,后背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但觉凛冽杀气直袭后脑,当下闪电般向前窜去,甩手向后一棍抽了过去。

铛!

短棍与洞穿虚空的黑矛交了一击,清脆声响中,黑矛擦着姜御的脸颊而过,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有淡紫色的鲜血缓缓溢出。

这一击十分凶险,若非姜御元神强大,于危险关头避开,恐怕就被黑矛洞穿头颅而死了。

不过石龙在打出这一击后,再度消失了,那惊鸿一现的气息再度消失的无影无踪。

姜御惊魂未定,伸手摸了摸脸上快速愈合的伤口,脸色越发的冰冷,却是心中有些犯愁,这所谓的虚空道实在太过诡异,竟然能让一个四极境的修士做到穿梭虚空。

在原地小范围的挪动脚步,警惕的留意四周的空间波动,姜御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石龙的手段超乎他的想象,竟然掌握了这等诡异的道术,那等突兀的攻击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我到底该怎么对付他!”

姜御心念电转,可是他所会的神通实在少的可怜,道法更是一样都没有,面对这样的诡异道法,他实在想不出破解的办法。

嗡!

黑矛如一条狡诈的毒蛇洞穿虚空,直奔姜御后背。

姜御刹那转身,星辰笔点了过去,然而黑矛却是瞬息消失,眼见此景,姜御心中一凉,但觉后背之上一股大力涌来,五脏六腑都在震颤。

噗!一口鲜血喷出,姜御向前横飞,扑倒在地,挣扎着想要爬起。

一股凌冽杀机袭来,石龙自虚空扑出,如陨石一般坠落,手中黑矛直指姜御后脑,要将他钉死。

“想杀我灭口!没那么容易!”

姜御低吼,一掌拍在地上,身体翻转,黑矛擦着他的胸膛而过,铮一声!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他一把抓住黑矛,头上脚下,兔子蹬鹰,双脚狠狠的踹向了石龙。

这一踹太过突兀,石龙根本来不及反应,登时被姜御踹中面门,惨叫一声,横飞出去,落地之后爬起来,却似开了染料铺子,一张脸红绿蓝紫,一样不缺。

“噗嗤!”

“哈哈!”

也不知谁没忍住,先笑了出来,而后在场的一众人全都笑了起来。

石龙脸色很难看,原本必杀的一击,却被姜御反转,反而脸上挨了一脚,而众人的笑声更是让他羞愤难当。

爬起身,姜御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把拔起地上的黑矛,握在掌中,遥指石龙,“现在,你还有什么招?都使出来,我一一接着!”

被姜御抢走凌蝶妃,现在又被他一脚踹在脸上,甚至连兵刃都夺了去,一时间石龙愤恨欲狂,怒啸一声,周身星光流淌,一片片的星辰虚影浮现,将石坪之上化成了星河。

姜御冷哼,异象撑开,仙冥两界浮现,围绕他相互轮转,与石龙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石龙演化的无尽星辰在不断崩碎,根本无力承受姜御那异象的碾压。

“还不现原形!”

姜御暴喝,仙瀑冥河腾起,一左一右,似真龙出击,洞穿星河,碾灭无数星辰,直扑石龙。

这是绝杀!

石龙感觉到了那凛冽杀机,一咬牙,双掌击出,两只漆黑的巨大手掌盖天而落,擒杀双龙。

“你终于按捺不住了!”

姜御冷笑,仙瀑冥河翻转,绞缠住那一双黑掌,仙冥两界碾压过去。

“去死!”

石龙爆吼,巨掌一翻,捏爆双龙,而后一指洞穿冥界,朝着姜御点了下去。

姜御变色,星辰笔急速点落虚空,一道道星光之剑劈斩而出,却是一触即溃,根本无力抵挡那黑色的手指。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就在姜御生死关头时刻,养星殿中传来一声暴喝,“逆徒!竟敢与魔族勾结!”

飞星老祖出手了,一只星光大手自殿中飞出,一把抓住姜御,刹那退走。

轰!

黑色的手指落下,整座山峰都在摇晃,养星殿前一片废墟,溅起的碎石,伤到了不少围观的弟子。

姜御被飞星老祖救回殿中,姜枫等人急忙围了上来,一脸关切道:“弟弟,你没事儿吧!?”

“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凌蝶妃也是一脸担心的问道。

姜御却是笑着摇摇头,“没事儿,幸亏老祖及时出手,要不然我这小命就没了。”说着话,冲道台上的飞星老祖抱拳,以示感谢。

“不必道谢,若非你逼他露出马脚,我们还被这贼子蒙在鼓里!”

飞星老祖摆手,看着殿外的石龙,一脸怒色,凌冽杀意弥漫开来,令姜御心惊,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飞星老祖发怒,原来这般恐怖。

“竖子!还不束手就擒!”

“哈哈!让我束手就擒!妄想!这是你们逼我的!”

飞星老祖冰冷的声音传来,石龙疯狂大笑,悍然出手,两只黑色巨掌抡动,成片飞星阁弟子吐血横飞,甚至有些修为弱的更是直接一击成灰。

众弟子都懵了,他们一向敬仰的首席大弟子竟然对他们出手了,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到反击这茬,只是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黑色巨掌压落。

“孽徒!老夫杀了你!”

飞星老祖暴怒,自殿中扑出,通体爆发刺目的星光,星光之中更有无尽星辰坠落,刹那碾碎一只巨掌。

嘭!

一只星光手掌拍下,石龙应声横飞出去,浑身骨骼大半碎去,却依旧疯狂的大笑,操纵最后剩下的一只巨掌拍向那向着四面八方逃去的飞星阁弟子。

“丧心病狂!”

飞星老祖目眦欲裂,怒喝一声,一指点出,一根细小的银色星光手指缓缓飞出,点在了那黑色巨掌之上。

噗!

一声轻响,黑色巨掌崩溃,那些劫后余生的弟子四散奔逃。

啪!飞星老祖再出手,要毙掉石龙。

就在此时,养星殿上方虚空爆碎,一头浑身漆黑,青面獠牙的生物扑出,背后森白骨翼一振,刹那便到飞星老祖后方,一拳就砸了过去。

飞星老祖非常机敏,身形一闪便已在百丈之外,回身看着那头通体漆黑的生物,也是愣住了,一时间没认出来,只是发觉那生物的气息极致邪恶,属于魔族,当下冷笑一声,“魔族?哼,敢单人匹马闯我飞星阁!你就把脑袋留下吧!”

“这魔族.....气息为何如此强大?!”

姜御眼见这一幕,不由大惊,心中响起小奇的声音,“主人!这魔族的气息强大,应该是十二魔将之一的覆海魔将!”

“又是魔将!”

姜御变色,那嗜恶魔将实力未复就能与天鹏王争锋,那这同为十二魔将之一的覆海魔将定也不简单,心下不由有些担忧。

覆海魔将哈哈大笑,阴冷的笑声回荡在群山间,看着飞星老祖,嘶声道:“你胆子不小,竟敢在我面前夸下这般海口!万年前,我与你们祖师大战之时,他都没你这胆气!”

话音未落,平淡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覆海魔将,想不到你还活在世间,当年血劫动乱,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虚空扭曲,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走来,头顶悬着九颗星魂珠,垂落万道星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覆海魔将打量着那道身影,忽而惊声道:“驮山!是你!你还活着!”

“是我,我留在那不见天日的小世界中苟延残喘至今日,就是为了能够亲手了结你们!”

平淡的声音回荡开来,一股恐怖的杀意弥漫在诸峰之间,让天地变色,甚至飘起了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