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创派祖师?!

听的覆海魔将道出来人名号,一众飞星阁弟子都懵了,驮山?!这个名字他们太熟悉了,因为正是创派祖师的名号!

“驮山?那是谁啊?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能与十二魔将争锋!”

姜御皱眉低语,看着那被星魂珠光辉淹没的身影,忽然感应到了一缕似曾相识的气息,“是他!守阁长老凡尘!他就叫驮山吗?”

一旁,姜枫轻声道:“驮山是创派祖师,是他开创了飞星阁一脉,没想到竟然还活着,就一直藏在飞星阁小世界中!”

“创派祖师!我的乖乖!不是吧!这是万年老怪物啊!”

姜御惊骇,低声怪叫,凌蝶妃却是扯了扯他的耳朵,嗔怪道:“不许胡说!小心惹得祖师不高兴!”

“撒手!撒手!快扯下来了!”

拍着凌蝶妃的纤掌让她松开,姜御龇牙咧嘴的揉着耳朵,仰头看着半空中与覆海魔将对峙的驮山老祖,心说这活了一万年的创派祖师都出来了,这下总该没问题了吧!

先前他还在担心,万一这覆海魔将像嗜恶魔将那样带着一大群小弟前来,那事情就麻烦了,可现在这传说早已坐化的飞星阁创派祖师竟然奇迹般出现了,这场危机将迎刃而解,让他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驮山,当年本将几人配合古魔打断了你的飞仙劫,我以为你已经死在了那场天劫之中,没想到竟然还活着,当真是出人意料啊!”

覆海魔将语气阴森,甚至带着些许嘲讽,但却一直按兵不动,似乎十分忌惮驮山老祖。

“废话少说!当年的事情不必再提,我苟延残喘活到今日,就是为了预防你们死灰复燃!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驮山老祖声音平淡,冲飞星老祖摆手,“千星,你退下!”

“是,祖师。”

飞星老祖恭敬的行礼,旋即退开,回到养星殿,仰头看着天空中的二人。

“原来驮山老祖和魔族竟然还有这样的过节啊!飞仙劫啊!那可是成仙之劫啊!只要渡劫成功就是长生仙啊!可惜了了,这么厉害的一人,竟然被人打断了飞仙劫,不能成仙,估计心中一定很愤怒吧!”

姜御慨叹,小屁孩咕哝道:“哇!老怪物出山,这笨蛋魔将踢到铁板了!真替他觉的脚疼!”

此话一出,一众星主都仿佛看怪物一般看着他,恨不能将他那张破嘴撕到耳朵边....此时,驮山老祖出手了,九颗星魂珠轮转,每一颗都变的巨大无比,内蕴一方小世界,有无尽星辰在其中炸碎,诞生。

轰隆隆!

九颗星魂珠碾压而下,覆海魔将长啸,手持一对漆黑巨锤,抡将起来,有滚滚黑雾弥漫,砸在星魂珠上,发出轰隆巨响,令虚空都扭曲了。

无尽的星光奔涌如潮,覆海魔将咆哮不断,挟裹滚滚黑雾,与驮山老祖一次又一次碰撞,每一次碰撞,都令苍穹碎裂。

嘭!

一锤将一颗星魂珠砸飞,覆海魔将咆哮一声,身形如电,扑向驮山老祖,一锤横扫,带起一道黑雾浪潮。

驮山老祖暂退,干枯的手掌凌空一划,便有一道星河流淌,破开黑雾浪潮,撞击在覆海魔将的巨锤之上,令其身形一顿。

一声轻喝,九颗星魂珠连成一条直线,星光流转,化作一柄巨大的星光之剑,横在虚空,盖天斩落。

铮!

一声脆响,覆海魔将厉啸,一条手臂被干净利落的斩下。

“镇压!”

驮山老祖暴喝,星光之剑解体,九颗星魂珠围成一圈,飞速轮转,星光流动,化成一枚神环,朝着覆海魔将套去。

似乎是知道那神环的威力,覆海魔将长啸一声,翻手抛出一方黑色大印。

黑印迎风就涨,乌光流淌,转眼就变的巨大无比,遮蔽了整片天空,压向那枚神环。

铛!

清脆声响中,神环崩溃,化成九颗星魂珠四散纷飞,驮山老祖面色一变,伸手一招,九颗星魂珠飞回,悬在他的头顶,看着站在黑印下方的覆海魔将,冷冷道:“没想到魔尊的万魔印竟然在你手中。”

“驮山!我承认你很厉害,可是我有万魔印在手,你也杀不了我!”

覆海魔将冷笑,左肩之上黑雾涌动,一条手臂再生。

驮山老祖沉默着,良久,淡声道:“你走吧!他日相见,再取你性命!”

“桀桀!”

覆海魔将大笑,纵身而起,驾驭黑印撞裂虚空,却是在踏进虚空裂缝的那一刻,忽而回身,手一甩,一杆黑矛便洞穿虚空钉向姜御。

“卑鄙!”

驮山老祖暴怒,干枯手掌横退,银色的巨掌抓碎虚空,却是什么也没抓到,覆海魔将早已逃之夭夭了。

姜御变色,浑身灵力暴动,体表金色符纹流淌,化身一头十余丈高的金猿,咆哮一声,手持通红短棍,狠狠的对着那黑矛抽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黑矛爆碎,分化成一道道乌光攒射向姜御,登时姜御化身的金猿浑身密布伤痕,头颅几乎裂成两半,体表流转的金色符纹彻底崩溃。

崩溃的符纹散去,姜御恢复原形,而后缓缓向后倒去。

“姜御!”

“弟弟!”

凌蝶妃和姜枫惊叫,扑向倒在地上的姜御,却是还未临近,便被一道血色光幕阻挡。

嗷!

咆哮声传来,姜枫与凌蝶妃被震得口鼻流血,横飞出去,就连远处的飞星老祖也是面色苍白。

驮山老祖徐徐降下,却并未靠近姜御,只是远远看着,眉头紧皱,“这是怎么回事?”

一股磅礴的威压弥漫开来,飞星老祖等人再也支持不住了,扑通扑通尽皆跪倒在地。

就连驮山老祖也变了脸色,因为感觉到姜御的身体之中正透发出一股荒蛮苍凉的气息,仿佛跨越了时间长河,从上古而来。

吼!!

一声咆哮,天地变色,血色光华耀九天,一头血色饕餮自姜御的胸腔之中爬出,张口怒啸,“何人敢伤老夫弟子!”

飞星老祖艰难抬头,满脸惊骇的看着那头饕餮,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姜御会那么变态。

“驮山见过龙子。”

驮山老祖跪地行礼,恭敬道:“无人伤害令徒,请龙子不要发怒。”而后缓缓伸手,掌心浮现层层叠叠的符纹,穿过血色光幕,动作十分缓慢的朝着姜御的胸口落下,在那里,有一片裂开的饕餮血纹。

终于,枯瘦的手掌覆在了姜御的胸膛之上,密密麻麻的银色符纹弥漫开来,那饕餮血纹缓缓弥合,最终隐进了姜御的肌肤之下。

呼!饕餮的身影随风而散,那股荒蛮气息也消失了,在场的人无一不如释重负,刚才那股威压太恐怖了,比驮山老祖的气息还要恐怖数倍不止。

“幸亏只是一缕执念,若然是一缕残魂在此,那我飞星阁将灰飞烟灭!”

驮山老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兀自低声嘀咕着,随即起身,看着刚刚起身的飞星老祖,“千星,将这孩子带下去,好生照料,他硬接了覆海魔将一击,受伤颇重,若是不好好调养,将会有损道基。”

“谨遵老祖法谕。”

飞星老祖恭敬的行礼,正欲上前,却是凌蝶妃抢先一步,上前小心的抱起姜御,看着驮山老祖,低声道:“老祖,可否将他交给我照料。”

“可以,你去吧!我即刻回去开炉炼药,明日清晨,你来净地取药,吃过之后,再养几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驮山老祖迟疑一瞬,而后点头,看向飞星老祖,淡声道:“千星,你随我来,飞星阁出了石龙这样的叛逆,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提起石龙,众人才发现,那厮早就没影了,不知是被覆海魔将救走了,还是自己逃走了。

但此刻,飞星老祖和众星主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而是在驮山老祖所说的整顿飞星阁这件事上,曾与石龙走的比较近的几个星主脸色大变,心中忐忑不安。

这边厢,凌蝶妃却是带着姜御在姜枫和小屁孩还有黄金罴的护送下回到了天魁宫。

始一回去,凌蝶妃就将姜御带进了自己的香闺之中,将之放在自己的软榻之上,又取了一些灵丹来喂他服下,而后启动了香闺之中的禁制,一层层光幕亮起,足足九层,彻底的将姜御保护了起来,除了她,没有人可以靠近。

小屁孩和黄金罴还有姜枫,都眼巴巴的站在门口,隔着禁制光幕看着躺在软榻上的姜御。

“别在这打扰他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凌蝶妃轻声说道,将三人赶出了天魁宫。

山道上,三人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天魁宫,小屁孩嘟囔道:“凭什么啊!为什么不让我看姜御哥啊!花姐姐也太霸道了!”

“就是啊!”

黄金罴也是一脑门子不爽,看着姜枫,头一回语气有些凌厉,“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那是你亲弟弟,你竟然交给旁人来照顾!”

姜枫沉默着,并未生气,只是摸了摸小屁孩的脑袋,半晌轻声道:“从第一次在姜家见到小御,我就感觉凌师姐看小御的眼神怪怪的,这一次你们来了之后,她更是整天粘着小御,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她可能是喜欢小御,方才小御受伤,她比我还紧张。”

“可是姜御哥现在是小孩子啊!花姐姐的口味真古怪!不喜欢英俊潇洒的帅哥,竟然喜欢一个小孩!”

小屁孩咕哝道,姜枫笑了笑,没有接言,只是庆幸道:“好在老祖说小御只要好好调养一阵就可以恢复,否则,我一定要找到那覆海魔将,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说话间,眸中一抹厉色一闪而没,那惊鸿一现的杀机令黄金罴忍不住头皮发麻。

小屁孩连连点头,“对!等我以后厉害了,我一定要找那家伙报仇,非把他打成覆海肉酱不可!”

“那也得等我将他斩成一块一块之后才可以!”

姜枫笑笑,对小屁孩心疼姜御的表现十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