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屠仙战傀

一刀斩杀数十名修士,那战傀没有追上去,而是回身一刀斩在虚空。

轰!

一道身影自虚空横飞出去,身前一头青龙在刀光压迫下,寸寸崩溃。

有修士认出那是石族的一位老王,石啸风,是近圣的存在。

嘭!石啸风落地,来不及爬起,便一掌横推过去,一头白虎扑出,身如山岳,与战傀撞在一起。

战傀倒退一步,身体半旋,一刀便迎头斩下。

白虎头颅爆碎,噗!石啸风左掌应声炸开,惨嚎一声,一掌拍地腾身而起,捂着手朝着石族所驻扎的方向而去。

吼!战傀咆哮着化身一道黑光追了上去,一刀照着石啸风后背斩下。

石啸风浑身发光,一头玄武出现,将他的身形笼罩,蛇头扬起,与长刀撞在一起。

铛!仿若惊雷般的炸音在土城之中响起,震的一些紫府修士耳鼻流血。

石啸风身体剧震,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背后的玄武虚影一阵颤动,蛇头炸碎,但却是挡住了战傀那一刀,并借力向前猛冲一截,进入了石族布下的防御禁制之中。

战傀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扑了上去,一刀斩下,铿锵声中,禁制光幕摇动。

光幕之后,一众石族子弟面色惨白的看着通体泛着金属冷光,挥刀不断攻击禁制光幕的战傀,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恐怖的战傀!”

石啸风在两名年轻后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着挥刀将禁制光幕砍的摇摇欲坠的战傀,眸中满是惊骇之色。

人群中一阵骚动,石破军领着一群族老走了过来,眼见石啸风一身狼狈,一只手掌炸碎,背后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长流,当下脸色微变,快步上前,却是没说什么,只是挥手道:“快!把三长老送下去!”

两名后生应声,搀着石啸风向营地深处走去。

与石破军擦肩而过时,石啸风嘴唇嗡动,低声说道:“家主猜的不错。”

石破军闻言脚步微顿,眸中精光闪烁,满满都是火热神色,视线越过战傀,紧盯着中央广场。

“拿下他!这头战傀一定要落在我们手中!”

石仲高喊,身后一群老头腾身而起,朝着那战傀扑去。

却是还未靠近,只听轰隆一声响,禁制光幕崩溃,战傀咆哮声,冲了过来,掌中黑刀一扫,漆黑刀芒喷涌而出,仿似一道浪潮,轰一声压了过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数位石族宿老横飞出去,半边身子都被斩碎了,落地之后,顾不得其他,元神破开紫府,一飞冲天,消失在石族营地深处。

“好恐怖!”

石仲脸色苍白的向后暴退,他逃得快,没有被刀芒波及,身体倒还完好,但却被战傀的威势吓到了,不敢再冲上去。

“破!”

石破军爆吼,冲天而起,双掌放大,遮天蔽日的压了下去,掌心两头青龙腾跃,轰隆一声破开了黑色刀芒,向着战傀压去。

铛!战傀横刀架住那一双手掌,令其无法再下落分毫。

“好厉害!”

石破军满脸火热,却又陡然变的狰狞,冷喝一声,“镇压!”轰!一双手光芒大盛,演化为一座流转乌光的魔岳,轰然压下。

那战傀也不简单,张口吐出一杆银华流淌的长枪,铮!一声,刺在了魔岳山底,竟然将其撑住了。

趁此机会,战傀自魔岳之下蹿出,刚刚一离开魔岳覆盖的范围,便腾空而起,掌中黑刀立斩而下。

嗡!一道黑色刀芒横贯天穹,斩在魔岳之上。

只听铛一声闷响,魔岳爆碎,刺目乌光腾起,仿佛乌云一般,遮蔽了天空,令土城之中一片昏暗。

石破军暴退,身形一闪没入虚空。

战傀追了上去,一道斩开虚空,却是迎面一根漆黑的羽箭飞出,铮!一声脆响,战傀向后横飞出去,撞塌了土城的一段城墙。

石破军从虚空中缓步走出,面色有些苍白,掌中握着一张灰色的石弓,弥漫出强大的气息。

“天呐!这是石王的戮魔弓!”

“石破军竟然将他们的镇族祖器都带来了!”

一众修士惊呼出声,看着石破军手里的那张石弓,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石王乃是元灵星的一个传奇,上古时期曾为元灵万族立下汗马功劳,元灵五域鲜有人不知道关石王的。

而今亲年见到石破军手持石王当年成名的武器,众修士怎能不惊骇,因为那张弓可是传说之中的准仙器!

轰!

战傀自废墟之中冲出,拔出穿透左肩的黑色羽箭,又朝着石破军扑了过去,每走一步,身上便有黑色的碎片掉落,露出其下紫青色,布满符纹的躯体。

“这…这是神纹紫金!”

“一具完全由神纹紫金铸造的战傀!!天呐,这究竟是何人所炼制!是睚眦龙子吗?!这也太奢侈了!”

眼见着那通体紫青色,符纹一缕缕流淌的战傀,一众修士都疯狂了。

神纹紫金乃是一种极稀有的仙材,是传说中的仙用来铸炼仙器的材料,一般的法宝只要添加一丁点,就可以极大的提升法宝的威力和境界。

而今却出现一尊完全由神纹紫金炼制的战傀,这真的是吓到众人了。

石破军的脸色却是异常阴沉,这尊战傀太厉害了,令他感觉到极大的压力,眼见战傀中了自己一箭,还一点事儿都没有,当下深吸一口气,缓缓拉开了手中的石弓。

石弓如残月渐满,弓身弓弦之上流淌丝丝缕缕的灰色符纹,凝聚出一支散发强大杀气的乌黑羽箭。

吼!

战傀扑了上来,纵身腾起,手中紫青色长刀当头斩下,刀芒漫天,铺天盖地涌向石破军。

嘣!

石破军松手,也不管射没射中,身形一闪没入虚空。

乌黑羽箭带着尖锐啸音,刹那洞穿虚空,再次出现时已到战傀胸前,铮一声,战傀应声横飞出去,坠地之后,在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人形深坑。

远处,石破军也自虚空之中扑出,半跪于地,以石弓撑着自己,才不至于倒下,口中鲜血狂涌,抬头看着那还冒着青烟的深坑。

咔嚓声音传来,犹如生锈的齿轮在转动一般,十分刺耳。

一只紫青色的手掌出现在洞口,下一刻,战傀爬了出来,浑身光华暗淡,眸中两朵血色火焰也在不断跳动,盯着石破军看了一阵,而后长刀划开虚空,迈步走了进去。

石破军长舒一口气,一头栽倒在地,那张石弓也消失不见了。

“快!把家主抬回来!”

石仲再次出现,指挥一众石族子弟将石破军抬回来。

一场大战就此结束,战傀虽然走了,众修士们却是人心惶惶,担心战傀会再回来,一些人开始离开土城,想要避进深山之中去,等到通道开启,再回来土城也不迟。

姜御与小屁孩站在城门不远处,看着一群又一群的修士结伴离去。

黄金罴轻声道:“公子,我们要不要也离开这里。”

“不,我们哪也不去,就在这里。”

姜御摇头,看了一眼那空荡荡的土城广场。

小屁孩吐着舌头道:“姜御哥,你是不是想把那头战傀抓到手?那么多神纹紫金,要是给我们,就可以炼他一堆仙器!”

“你想什么呢!”

姜御闻言翻翻白眼,伸手敲了小屁孩一下,黄金罴也是脸色郑重的说道:“那尊战傀太厉害,小皇子千万不要去招惹!”

“用你说!我又不是傻子!”

小屁孩斜了一眼黄金罴,抻着脖子看着那些离开土城的修士,疑惑道:“怎么没看到石族的人?”

“他们不会离开的。”

姜御淡声说道,看了一眼土城西北角落那道禁制光幕,随即转身欲走,却是忽然看到了雪珠,当下转了回来,静静看着。

雪珠和一群年轻的女子走在一起,不时低语,在一位身着青衣,白纱遮面的女性王者引领下往城外疾行而去。

“这应该是她所说的那位竹墨宗主了吧!倒是挺谨慎的,带着弟子离开了这里。”

姜御低语,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幻音宗宗主,眼见着众人在其引领下出城离去,当下便摆手道:“行了,咱们也回去吧!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闻听此话,小屁孩与黄金罴对视一眼,而后迅速跟了上去。

当日屠仙战傀突然降临,追着石族杀,他们一直在旁观看,看出战傀是在针对石族,这一点让他们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所以当姜御说不离开土城时,二人没有反对,反而有些期待。

回到小院,姜御三人便进屋了,关上门窗,三人在桌边坐下。

小屁孩低声问道:“姜御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恩。”

姜御点头,看向黄金罴,淡笑道:“还记得我刚进土城时,发生了什么吗?”

黄金罴闻言一愣,皱眉回忆,却是忽而想起了什么,看着他惊声道:“公子!当时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姜御点头道:“没错,在土城广场上有一个隐形的禁制,在里面封着睚眦的一道灵身,还有一件残缺的仙器。”

“残缺的仙器!”

小屁孩一惊,而后满脸兴奋的搓着手,大喜道:“姜御哥!咱们去把那仙器弄到手!”

姜御闻言翻了翻白眼,瞥了一眼小屁孩,“你给我安分点。”随即低声道:“我想那天战傀忽然出现,就是因为石族发现了那个禁制,想要破开,却不料惊动那尊紫金战傀。”

“姜御哥是说,那尊战傀其实是守护兽?!”

小屁孩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姜御点头,“可以这么说,睚眦有一样不为人知的本事,那就是炼制战傀,而且曾经炼出一尊可以屠仙的战傀,我想那尊完全由神纹紫金铸就的战傀,应该就是那屠仙战傀无疑了!屠仙战傀是睚眦所炼,自然会效命于他,那禁制之中封着一尊灵身和一件仙器,任何人敢打那些东西的主意,必定会惹出滔天大祸!一旦那尊战傀彻底发狂,我们谁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好恐怖!”

小屁孩闻言咂舌,黄金罴却是蹙眉道:“公子,你是从何处得知这些的。”

“你不用管我从哪知道的,总之相信我就行了!”

姜御摆手,不愿和他解释,黄金罴也十分识趣,不再追问,沉默一瞬后,低声道:“公子,照你所说,我们不是应该离开这里吗?”

“离开?离开的话死的更快!”

姜御摇摇头,道:“现在石族也发现了那禁制,他们贪婪成性,决计不会放弃那禁制里的仙器,不管他们拿不拿的到,事情都会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不如就在这里等着,见机行事,想办法夺走那件仙器。”

“啊!姜御哥!你真打算去抢那仙器啊!可是你不是说那尊战傀会因此出来吗?!”

小屁孩大惊失色,黄金罴也是面色惨白。

姜御淡笑摆手,“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只要石族不乱来,我肯定也不会去招惹那尊战傀。”

闻听此话,小屁孩和黄金罴才稍稍放心了些。

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姜御眉头微皱,以手掩唇,示意小屁孩和黄金罴不要说话,自己起身去开门。

却是一开门,就见陆桦站在门口,抱拳道:“姜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姜御闻言挑眉,将陆桦让进屋中,看其表情,他已猜出陆桦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