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修行

苍云山脉,石破军与石仲等一众人,看着虚空那道缓缓闭合的通道,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带进去三四千弟子,而今活着回来的,仅剩不到八百人,七位随行长老,四位失去肉身,元神亦受创,要想恢复实力,就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

不过石族势大,底蕴深厚,这些都不算什么。

只是那碧玉神霄果与断剑,这两宗逆天宝物,被姜御给捷足先登了,这让石破军大为恼火,恨的牙痒痒。

“石族子弟听令,就地安营扎寨!众长老,随我帐中议事!”

石破军一声冷喝,响彻山间,一众石族子弟都开始忙碌起来,建立营地,布置警戒,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石仲等几位长老则是进了石破军的大帐,分左右一字排开,席地而坐。

主位上,石破军面无表情的坐着,半晌不说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石仲等人疑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谁也不敢说话,这石破军可是石族的霸王,说杀人就杀人,莫说是长老,就算是太上长老来了,要是惹得石破军心头火起,那也是立刻动手,绝不犹豫。

净土小世界,横行中域的石族栽了个大跟头,石破军的心里憋着一股邪火,石仲三人心知肚明,自然不敢去招惹他。

四人枯坐半晌,石破军忽然开口,闷声道:“都说说吧!这事儿怎么办!”

石仲道:“当务之急,先把啸风他们的元神送回族中去,让他们尽快恢复肉身。”

“恩,我已通知了族中太上长老,他很快就会派人前来,接走他们的元神。”

石破军淡淡的说道,石仲身旁的六长老石坦却是眉头微皱,疑惑道:“破军,为何要让族中来人接走啸风他们,我们干嘛要留在这里呢?”

“哼!”

石破军冷哼,眼神阴森的看了一眼石坦,寒声道:“混账!净土小世界之行,我石族损失太大,不管如何,我都要讨回来!我已经传信给护法王,他很快就会前来,帮我们寻找小世界的入口,我要再进去!”

“你要再进去?!”

石仲三人闻言大惊失色,那屠仙战傀的实力他们很清楚,而且可以随意来去几方小世界,不受限制,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而今石破军说要再进去,他们都傻了,吃一次亏不够,难道还想吃第二次吗?

石破军冷笑,“当然要进去,那小畜生与那战傀在一起,我们这次突然被驱逐出来,肯定是那小畜生掌握了界晶,借助小世界之力,才将我们全部赶出来,我料定,他一定还在小世界中。”

“不说那战傀,单是小畜生手里的那把断剑,就值得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手!一件残缺的仙器,哼哼!如能炼化进老祖的法器中,或许能将老祖留下的仙器彻底修复!”

“到时,我族就有一件无缺的仙器!雄霸五域,指日可待!”

石破军越说越激动,语气充满了蛊惑意味,煽动的石仲等人也兴奋起来,萦绕心头多日的阴霾一扫而空,一时间,帐中一片兴奋的笑声。

“哈哈!有护法王随我们进入小世界,要抓那小东西,简直易如反掌!”

“抓到那小东西,我一定要将他一刀刀活剐!方泄我心头之恨!”

石仲与石坦兴奋的说着,苍老的面庞上涌起一抹病态的潮红。

石破军摆手道:“好,既然你们也同意了,那就下去金盔养伤吧!待我们伤愈,护法王也该到了!届时,我们再进小世界,去抓那小畜生,夺仙剑,取圣果!”

“是!”

石仲与石坦闻言倏然起身,冲石破军一抱拳,而后退出了大帐。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石破军的打算再好,那也要等上一段时间,而姜御却已经在行动了。

天极境,祭坛之上,小屁孩坐在祭坛边,捧着一颗灵果嘁哩喀喳的啃着,双腿悬在外边,不安分的晃荡着,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姜御,笑道:“姜御哥,咱们留在这干嘛?不如带着这铁疙瘩出去,把石族搅他个天翻地覆!”

姜御正自捧着那时空之轮研究,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祭坛下的那一片废墟,挑眉道:“我们留在这里修行,这里有五方绝境小世界,每一个都是修行炼体的好地方!而且那湮魂深渊还有睚眦的道场,等我们炼体有成,可以进去获取睚眦的道统!”

“不错!那天殇沼泽的山脉中更有大量土著妖族,也是最好的切磋对象!”

黄金罴兴奋的说道,进阶四极后,他是信心暴涨,跟小屁孩一样成了好战狂人。

姜御淡笑,“不错,你吸收了万灵血池,修为暴涨至四极境,是该好好苦行一番,将境界稳固下来,更进一步,就可以开始参悟天地四象,孕养四灵了!”

“恩!”

黄金罴点头,一脸按捺不住的激动神色,只有开始孕养四灵,参悟天地四象,才算的上是四极修士,一旦能够运用四象之力,实力都会暴涨。

正说话间,祭坛之上裂开一道虚空裂缝,屠仙战傀走了出来,“龙子,最后残留的几个修士已经全部清除。”

“好。”

姜御点头,起身看着小屁孩和黄金罴,沉声道:“这一次,我们三个人不会在一起,我要去地火之域,青鹏去绝灵荒漠,大熊你继续去天殇沼泽。初期试炼定为一个月,在这期间,战傀会通过时空之轮时刻关注你们,一旦有生命危险,他会去救你们!但记住,是生命危险,如果他觉得你还能继续战斗下去,他是绝不会出手的,所以你们好自为之!”

闻言,小屁孩脸色一变,姜御目光闪烁,盯着他道:“尤其是你,青鹏,这一次你不能再像个孩子一样任性胡为了!”

“姜御哥,我知道了。”

小屁孩郑重的点头,神色十分严肃,没有一丝一毫的嬉皮笑脸。

“不过你也别害怕,他会看着你的,你只管埋头去修行就是!”

姜御笑着摸了摸小屁孩的脑袋,而后道:“好了,咱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养好伤势,我们就要进绝地世界了!”

黄金罴与小屁孩点头,往两个方向走去,盘膝坐下,身体开始发光。

姜御也摸出一株灵药揉成团塞进嘴里,开始恢复体内的伤势,之前土城闯禁制,他就受了不小的伤,后来又强行破掉了石破军的那一箭,让他刚刚修成的不灭神纹受到重创,血肉之中的大部分伪元神光点都直接崩溃了,再想修成,就要下更大的功夫才行。

……………………

三天后,姜御起身,体内伤势已经恢复,看向站在祭坛中心,浑身紫色符纹缭绕的屠仙战傀。

“姜御哥。”

“公子。”

小屁孩与黄金罴走了过来,二人的状态都调整到最佳,显的精神奕奕,锋芒毕露,尤其是黄金罴,出入四极境,气息本就不太稳定,一身气息如潮水般汹涌。

扫量着二人,姜御淡笑点头,看向屠仙战傀,“开启通道,送我们进绝地世界。”

轰!

屠仙战傀周身符纹爆散开来,三道虚空门户缓缓开启,有阴冷的风自通道中吹出。

“自己照顾自己。”

姜御看向二人,咧嘴一笑,随即迈步走进了通向地火之域的通道,通道缓缓闭合,周围一片黑暗,寂静无声。

片刻后,眼前的黑暗裂开一道缝隙,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姜御深吸一口气,而后迈步朝着那逐渐扩大的裂缝走去。

地火之域,姜御再次回到了这里,当脚掌踏上那灼热的土地时,蕴含着浓郁火毒的灵力蜂拥进他的身体。

他没有任何抵抗,放任那些火毒侵蚀自己的血肉。

仅在很短的一瞬间,他浑身皮肤鲜红,仿佛被煮熟的虾子。

仿佛被丢在了火炉之中炙烤,那种灼痛之感,令姜御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而后咬紧了牙关,盘膝坐下,催动饕餮真血,开始吞噬体内的火毒。

其实火毒说白了就是精纯到极致的火灵力,只是一般很少有修士敢直接放任火毒的侵袭,也就是四极境以上的修士才敢这样做。

但姜御不在乎,他的肉身本就堪比四极境修士,何况他还要在这个世界修行一段时间,最好能尽快适应火毒,而且他如今最缺的就是灵力,海量的火毒袭来,正好被他借助饕餮真血的吞噬之力,转化成生命精气用来重新构建不灭神纹,恢复伪元神。

整整坐了九天,姜御才清醒过来,呼出一口浊气,长身而起,而后朝着远处地平线上那喷吐着滚滚熔浆的火山口走去。

那里,是他的终极目标,他要一步一步炼体,最终进入那座火山口去,因为那里也曾是饕餮的一个炼体之地。

好战的饕餮,在实力强大后,打造这方睚眦净土小世界时,疯狂到直接将自己曾经炼体的一座火山整体挖了过来,并依此,建造了一个界中界,地火之域绝境小世界。

而今,姜御不过是在走他曾经走过的路,并且要超越他,让饕餮真血彻底融入自己的血脉之中,好让自己可以开始修行师尊饕餮留下的最强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