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副作用

外面的巨大震动并没有影响到李遂,自从上次他跟师傅见过大长老王松之后,就一直在闭关。师傅白千林也是一直陪着李遂闭关,闭关中的李遂两耳不闻窗外事。

李遂的修炼计划也进行到了第二阶段,第一阶段的药液已经对李遂完全没有效果了。白千林为李遂准备了更加难受的药液,当初的药液只是恶臭难耐。跟如今的药液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现在李遂泡着的药液不仅恶臭难耐,身子下去之后会会有一些疼痛,而且还会奇痒无比。这让李遂相当的难受,他必须要泡着药液修炼,奇痒无比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浸泡在药液中的李遂,正咬牙抗衡身体中的奇痒无比的感觉。他的双手已经被白千林束缚着,害怕他忍不住要去挠痒。麻痒的感觉直透心里,仿佛有千万条虫子在身体里乱窜的感觉。为了怕李遂巨大的叫喊声惊扰到其他的人,白千林还给李遂一根木头咬着。李遂咬着木头发出呃呃的声音,露出来的头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头顶上还不断的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木头被他咬得吱吱作响,牙齿已经深入木头中。

渐渐的疼痒难耐的李遂开始浑身开始颤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神情异常的痛苦。

“坚持住!不然的话你一切的努力就白费了,不要去想身体的感觉,强迫自己想魂气运行的路线。运起魂气慢慢的沿着平常修行的路线运行。”白千林在一旁为李遂指导,加油。

李遂听从白千林的话,开始运起魂气,但他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因此连魂气运行都很困难,根本就不能组织起魂气来运行。好在努力的想运行魂气,身上麻痒的感觉减轻了不少,这让李遂很欣喜,不断的努力尝试运行魂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遂根本就无法修炼,经过五天的适应,他终于忍耐住疼痒的感觉。慢慢的开始进行修炼,开始吸收药液中的药力。还好这一个阶段,白千林并没有安排身体的淬炼,不然的话李遂肯定是坚持不下去。

第二阶段的修炼,让李遂本已经降下来的修炼速度,顿时暴涨。李遂敏锐的感应到自己魂气增加的速度增快了许多,修炼起来更加勤奋了。勤奋的修炼中修为暴涨,很快李遂就到了突破七级剑士的关口。

察觉到李遂即将突破,白千林特意把药液弄得比较浓一些,方便李遂突破的时候吸收药液的药力,增加突破的成功几率。

端坐在药桶中的李遂,禁闭双眼。心静如水,身上麻痒的感觉已经对李遂影响很小了。身体不断的吸收来之药桶中的药力,药力进入经脉中不断的被吸收,转化为魂气的凝聚。

今天李遂的目标就是冲击七级剑士,把商曲穴打通。

源源不断的魂气进入经脉中,魂气不断的凝聚让经脉中魂气增加了不少。李遂运行这魂气开始冲击商曲穴,在魂气的不断冲刷下,商曲穴中的隔膜摇摇欲坠。在药力的帮助下,李遂没费多大的力气就冲开了商曲穴,这仅仅是一条经脉中的小小阻碍,并不是什么重要的穴道,因此还算比较容易。

商曲穴被重开之后,魂气像找到一个新的游乐园一般。不断的有魂气涌入商曲穴后面的经脉中,魂气的不断涌入让原本就没有经过淬炼过得经脉异常的痛苦。

李遂感受到了与平时不一般的疼痛,平时刚刚晋级的话,新打通的经脉会有一些疼痛,但经过魂气慢慢的淬炼之后,疼痛的感觉就会消失。但这一次很不一样,本来魂气的累积的比较充足,在晋级的时候魂气消耗并不是很大。在以前的晋级中经脉里的魂气一般都是消耗殆尽,晋级才成功的,因此剩余的魂气并不多,用来淬炼经脉的魂气也不是很多。经脉被很少的魂气慢慢的润养,慢慢的淬炼,让原本脆弱的经脉慢慢的坚韧起来。

这次就不一样了,原本魂气就没消耗多少,再加上白千林特意加强了药液的浓度。此次冲击晋级之后,魂气并没有消耗太多,剩余的魂气过多,一下子全部都进去刚刚开放的经脉中。经脉的承受能力并没有那么强大,过量的魂气令经脉异常的痛苦。

这样的痛苦还还一点李遂暂时还能忍受,但祸不单行。原本麻痒的感觉,现在又出现了。一边忍受身体麻痒的感觉,一边承受经脉中魂气暴涨的痛苦,李遂强行调动魂气,让多余的魂气离开新打通的经脉。不得不说李遂这个办法是最有效的,这样的调动肯定会第一时间让经脉的痛苦减轻。但他没考虑到他正在药桶中,药液不断的被吸收,他的身体还在不断的吸收魂气。

新吸收的魂气还没来得及消化,在魂气进入经脉中如果不及时淬炼魂气的话就会让吸收的魂气白白的浪费掉,甚至还有可能让吸收来没淬炼过的魂气占据着经脉。经脉被那些没有经过淬炼,还不属于自身的魂气堵塞着。

由于李遂淬炼过的魂气已经全部涌到了新经脉中,原本需部分魂气引领新吸收的魂气在经脉中提纯淬炼,这样才能变成自己能掌握的魂气。现在连引领的那一部分魂气都没有了,新进来的魂气无头无脑的到处乱窜。在另外一边,进入新打通经脉的那些魂气太多,李遂调动起来比较麻烦只好慢慢的调集。

本想调离一部分魂气,留下一部分进行经脉的淬炼,但现在魂气都完全指挥不动了。

一旁的白千林渐渐感觉到了李遂的不对劲,本来李遂突破完毕之后他松了一口气的。然而李遂慢慢的表情痛苦,额头上开始冒汗珠。他清晰的感受到周边的魂气正像李遂涌去,但李遂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吸收魂气。

白千林一手搭在李遂的手腕上,魂气源源不断的输入,查探李遂的情况。

一查吓一跳,李遂的情况很糟糕。魂气到处乱窜,李遂完全调动不起魂气来抵抗外来的那些魂气,自身的魂气在商曲穴打通后的经脉中被外来的魂气压制着。

更让人担心的是不仅外来的魂气在乱窜,连一些在经脉中潜伏着暂时被收服的魂气,现在也开始捣乱了。就像一群不听话的孩子在经脉中到处捣乱,李遂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大量魂气的涌入让他想把魂气调入气海穴的愿望落空。

就像一队军队跟大本营脱离了,被别人切断后路包围了一样。原本经脉中就有魂气在的,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被收服的魂气已经不听调动了。都在经脉中静静地一动不动,甚至还有一些也出来捣乱。

魂气乱窜,压制不住,控制不了身体的魂气,身体麻痒难耐,这是李遂所面临的困难。

白千林查探出问题之后,也眉头深皱,这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一般来说,魂气在经过淬炼之后就属于自己的,只要调动起来就没有无法收服新吸收那些魂气的道理。但现在李遂的情况就像有预谋一般,以前被收服的魂气现在他调动不起来。新进入的魂气他也引导不了,导致那些不服从调动的魂气远远的多过他身上能调动的魂气。而能调动的魂气却被压制在两处地方,一处是新打通的经脉中,另外一处就是气海穴。

气海穴作为人体中最重要的魂气发源和存储的地方,平时气海穴的魂气都不会动,就像最精锐忠诚的战士,总是在关键时候才会出现一般。

气海穴的魂气让李遂暂时心里有一些底子,但魂气涌入是在是太多了,而且还不断的增加中。他不敢贸然的调动气海穴的魂气,他怕药桶中的药液会持续不断的被吸收入他的身体,附带的魂气再进来的话情况只会更加的糟糕。

白千林也深知李遂现在的情况不宜再泡在药液中。

蓬!

一声,白千林并没有贸然的移动李遂的身体,他害怕移动的话李遂会出现什么状况。他直接把药桶击碎,药液流得满地都是。

白千林已经没空管这些了,他神情凝重的关注着李遂。李遂体内的情况很复杂,这让他想起了久久为爆发的副作用,难道这就是副作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在身体出现异常的最脆弱的时候爆发,而且还是潜伏很久的。

白千林猜想那些不听指挥的魂气就是潜在的副作用,如果是顺风顺水的话,或许这些魂气永远没有机会爆发。因为在身体内越久,被淬炼得就越久,如果完全被淬炼的话那就完全听从李遂的指挥了,不再是那些叛逆的魂气了。

白千林只能出手查看李遂的情况,他也想帮李遂驱逐那些魂气,但贸然的插手进入他害怕会让情况更加的糟糕。修炼不同功法,帮助别人的话是大忌,不同功法的运行方式不一样。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贸然出手只会更加的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