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因祸得福

凌空的剑魂变没有新的动作,一直在李遂的身体上方悬停着,凝聚的魂气渐渐的散去,周边成为一个魂气浓郁的地方。此时昏迷中的李遂完全没有意识,气海中的玉佩在不断的旋转。每旋转一圈,玉佩就会突出一丝气体,乳白色的气体跟外界的魂气差不多。

乳白色的气体从玉佩中出来,并没有想外界的魂气进入体内那样的暴躁。气体从气海开始慢慢的流经经脉。像微风抚摸大地一般,被乳白色气体抚摸过的经脉呈现出勃勃的生机。原本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的经脉,在气体的作用下慢慢的修复。经脉被不断的修复,不断的淬炼。乳白色气体的淬炼跟以往的魂气淬炼不一样,淬炼过后的经脉也变成了乳白色。乳白色的经脉比原来更加的坚韧、宽敞了。

经脉的修复在缓慢的进行着,这一切李遂和白千林都不知道。白千林静静地守护着李遂,李遂已经昏迷超过三天的时间。如果不是发现李遂的身体在渐渐的恢复,他肯定会拼命也上前为李遂疗伤。

时间匆匆过去,李遂昏迷已经一个月了。

李遂昏迷期间薛智几人经常来查看李遂的情况,但都失望而归。掌门人林玄也来过,气其他的人都不知道李遂出现了问题。那天发生的事情掌门人对大长老等人说是白千林修炼导致的现象,这让大长老心中对白千林的实力又高看了几分。

即将要举行新人测试了,这是辰云中一个重要的测试。测试新入门半年的弟子,看看他们的潜力,门里会根据各人的潜力进行培养。如果能得到门派的重点培养,那可是一步登天的好机会。门派的资源丰富无比。只要潜力足够好,肯定会被门派重点照顾的。

这一切似乎都跟李遂没有关系,他还是如入睡了一般安静的昏迷着。

眼见还有几天就要举行测试了,白千林内心也开始着急起来。毕竟测试过后门派会发放一些有助于新人弟子修炼的物品,每人都会得到门派的支持。只不过这样的支持是一次性的,如果不努力的话后续的支持就得不到了。

即便是这种一次性发放的物品,也能让绝大部分弟子兴奋。辰云每一次新入门弟子测试,发放的都是一颗清心丹。

清心丹是一种能让人静心的丹药,服用过清心丹的人修炼起来会比那些没服用过的人快上不少。清心丹可以说是辰云特有的丹药,作为一种比较常见的辅助修炼丹药,清心丹炼制需要的药材很常见。虽说清心丹需要的药材很常见,但药方确实辰云的最高机密。辰云凭借出售清心丹,每年都会有大量的魔石入账。

在外面清心丹的售价是一万魔石一颗,虽然每人只能服用一颗,但也是供不应求。其他实力低的门派想要得到清心丹的药方而不得其门,而比辰云更大的势力则不屑这种清心丹。超级势力都会有比一流势力更好的丹药,无论效果还是珍贵程度都不是一流势力的丹药可比的。

清心丹对李遂还是有作用的,这就是白千林希望李遂能及时醒来,参加测试的原因。清心丹一向由掌门人掌管着,除非是测试新人潜力期间,不然的话是不发放的。

白千林很着急,这时的李遂情况很好,经脉已经修复了。身体机能也恢复了,但就是没有能苏醒,因为一个月前的折磨让李遂身心俱疲。虽然身体机能恢复了,但精神却没能恢复。灵魂之力在折磨中耗尽,如果不是李遂的灵魂够强大的话,在那样的折磨中早就昏迷过去了。

灵魂之力没有复苏是李遂继续昏迷的原因,不过经过一个月的休息,他的灵魂之力差不多恢复了,只是没有人唤醒他。

眼看李遂的身体渐渐恢复,白千林无奈的准备硬闯透明小剑的守护圈。自从白色的魂气散去之后,透明的小剑看不见了。但白千林凭借着强大的实力还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每次白千林稍微靠近都会受到那柄小剑气势的警告。

眼看明天就要测试,白千林不能再等了。

傲气冲天的气势在白千林身上散发出来,他想牵动小剑的气势,方便行事。

白千林的气势刚展开,透明的小剑就有了回应,一个凌厉的杀意透明小剑的方向散发出来。感受到这股杀意,直透心底让人打冷颤。白千林想不到这小剑的杀意那么强大,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凝固了。

没办法,只好试试了,杀意强大但并不代表白千林就惧怕。白千林可是剑尊强者,即便这柄小剑的气势和杀意再怎么可怕,他的主人也只是一个剑士,再强大也有限。

似乎知道杀意吓不倒白千林,透明的小剑又开始散发出白色的光芒。

看着散发白色光芒的小剑,白千林正想上前一步怎么封印住它。

“嗯!”

就在白千林要出手的时候,地上的李遂悠悠醒来。

白千林大喜:“遂儿你醒来啦!”

李遂醒来,发现自己全身好像有点异样,看见眼前白千林正欣喜的看着自己。

“师傅我昏迷多久了?”李遂问道,他隐隐记得自己被剑魂破体那时候魂气的冲击痛晕的。忽然他感受到了身前的剑魂,眼睛看着前方却没发现有什么东西。

看着李遂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白千林就知道李遂很疑惑,笑着说道:“你应该能感觉到你前面有一把小剑吧,这把剑是透明的,所以一般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但它一直守护着你,我想应该跟你有关吧!”

“守护着我?”李遂问道,他猜到了身前的小剑就是自己的剑魂。

白千林点点头道:“嗯,它守护你已经一个月了,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月了。”

“一个月!”李遂惊呼,想不到自己昏迷那么久了。

李遂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经脉居然好了,没有昏迷之前那样破破烂烂,七零八落的情况了。当他看见气海穴中的玉佩时,大吃一惊。

这玉佩怎么跑到气海穴来了!

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脑袋和身体的其他地方,李遂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他刚一运行魂气嗖!

透明的小剑就进入他的身体中,李遂还不知道透明小剑是怎么进入自己身体的。

透明小剑进入身体的气海穴之后,气海穴的玉佩居然主动的靠近小剑。很快玉佩和小剑开始融合,不一会儿一块中间凹下一个小剑形状的玉佩在气海中诞生。

原来镶嵌在魂气中的剑魂现在居然镶嵌在玉佩里面了,李遂深感不明。这柄小剑是剑魂,怎么能跟玉佩融合在一起呢。这让他对玉佩的来历更加的好奇,这玉佩好像是自己原来那个世界的东西。为什么它能融合这个世界的剑魂呢,而且玉佩现在似乎还散发出魂气。玉佩散发出来的白色气体状得东西,李遂发现居然是浓郁的魂气。而且这些魂气不用自己淬炼就可以调动了,就像原本就是自己的一般。

然而让李遂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只是六级剑士的李遂,魂气运行之后就突破了。

七级剑士!

八级剑士!

九级剑士!

一连三次突破,李遂目瞪口呆。还好突破到九级剑士的时候,李遂的修为并没有持续的增加,不然的他肯定会被吓死。

同样被吓到的还有白千林。

原本很高兴李遂能醒来的,想不到李遂一醒来就接二连三的突破,从六级剑士直接突破道九级剑士,半只脚踏入剑师的行列。

“师傅这……这是怎么回事?”李遂被震惊得结结巴巴的。

白千林震惊过后思考了一会,说道:“可能是你昏迷之前吸收了太多的魂气入体内,那些魂气都被淬炼收服了,所以你一醒来运行魂气的时候就接连突破了。”

白千林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但这个可能却有一点漏洞,一个月淬炼那么多魂气,可不是李遂一个六级剑士能做到的。

难道是因为那把透明的小剑?

白千林忽然想起了那柄让人惊惧的透明小剑,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他并不知道李遂身体里面有一个诡异的玉佩。

“遂儿,那柄透明的小剑是怎么回事?”白千林问道,对于小剑的来历他还是很好奇的。

李遂回道:“我觉醒的时候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可能是因为我二次觉醒的原因吧。”

“难道真的是神级剑魂?”白千林喃喃自语道。

李遂并没有听清楚,问道:“师傅您说什么剑魂?”

“哦,没什么!你掌门师伯怀疑你的剑魂是传说中的神级剑魂!”白千林说道。

“神级剑魂?怎么可能,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剑魂呢?”李遂疑惑的道。

他从没有听说过有神级剑魂这样一个说法,世界上流传最高级的天赋就是剑圣的赤色剑魂。

白千林道:“我以前都没听说过,不要说是你!这还是你掌门师伯告诉我的,你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还有不要告诉别人你的剑魂是透明的。”

“知道,师傅!”李遂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