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三十五章 添乱

“他怎么可能会需要我们,这是国家之间的战争,他手上几十万联军,特种部队人数也不少,他这番话,说白了,就是让我们等着,别参与!那可不行!”

“但是国家之间的战争,我们如何参与啊?”

“其实我觉得有些时候不参与也是好事。保存实力,静观其变,毕竟现在我们谁都联系不上银子,也联系不上张帆,也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这么呆着,我心里面总归是不舒服的。”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不踏实,我想去救银子。”

“但是我们对于鲜国一无所知,贸然行动的话,万一给他们添乱了怎么办?”

这点人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都在发表意见,但是所有人,都是非常的焦急。

“虽说哈洛伦手上的特种武装力量规模庞大,人数众多,我们辉煌阁就这么点地方,人数也不多!但是我认为,我们辉煌阁特种武装力量真正实力,再整个东南亚,整个世界,也绝对算是高级别的特种武装力量。”

“不说别人,狼盟之中的所有特种武装力量,绝对无法与我们媲美抗衡!这一点哈洛伦一定心知肚明。”

“所以我不认为我们会添乱,也不认为哈洛伦会不用我们。如果到了关键区域作战的时候。我们可以胜任任何战斗!”

“你要是这么说,也有道理,哎,这可怎么办啊,实在是太让人着急了!这银子啊,银子,都该好好的退休退休了,现在又整出来这么多事情,这可怎么办!”

一屋子的人皆是愁眉苦脸的,就在这会儿,南天机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片刻之后,他长叹一声。

“真正添麻烦的来了!”

他的语言明显的有些愤怒,起身就走!

十几分钟以后,再辉煌阁的一间会客室内,一个金狼国际的保镖,站在这里,正在来回踱步,现在的金狼国际,实际上与龙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隶属于龙氏财团,现在龙氏财团都被卖了,金狼国际自然也是中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秦岭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把整个金狼国际打包,所以现在金狼国际真正意义上的老板,已经变成了秦岭。只不过秦岭这个人做事情很有格局,虽说自己买来了金狼国际,但是实际上,没有改变过金狼国际的任何属性,任何制度。该如何还是如何,哪怕是完全把龙成还当老板,都没有关系。

面前跑来的这个男子叫成森,是金狼国际的老人了,和南天机也认识。

“南佬,南佬,出事了!出大事了!”

他显得有些慌乱。

“行了。别着急,慢慢说,我听听怎么了到底!”

“是这样的,之前我们接到任务,保护刘圣鹏,陪着刘圣鹏周游世界,本来这是一个挺好的差事,但是再营国伯明翰的时候,出事了。”

“具体是出什么事了?”

“他再那里的赌场,输了很多很多钱,现在人已经被扣上了,如果再不能还钱的话,就要剁他的手和脚了。”

“赌场?他怎么跑赌场去了?银子当初给他们分钱的时候,不是三令五申要求过,不允许去赌场的吗?”

“他这些日子挥霍无度,嚣张惯了,几瓶红酒下肚,边上再有人一勾引,脑袋一热,就去了,他起初的时候是赢钱的啊。但是谁知道后面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输了,结果越输越上瘾,越输越不服气。再后面就不可控制了。”

“他前后一共输了多少钱?”

“十几亿美金吧。”

“十几亿美金?他哪儿来的这么多钱?银子给他分了这么多吗?”

“他自己身上的钱肯定是不够的。后面又从人家那里借来的钱,里里外外全算在一起,就是输了这么多!”

“所以他就就被扣上了?”

“是的!”

“那你们呢?”

“我们所有人都被控制住了。如果刘圣鹏不能还钱,所有人得跟着一起遭殃!”

“把你们全都控制住了?”

“是的!我也是被他们放回来找钱的。”

成森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回想之前的一幕一幕。

“那家赌场的背景很深,里面有不少保安都有功夫底子,伸手极好,我们一对一,几乎都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再刘圣鹏快输急眼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我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他这么去玩,你们就不能说说他吗?”

“我们所有人都说过,但是他根本不听啊!尤其是后面输急眼了,更是没用了。刘圣鹏这个人的性格您是知道的,除了银子,他能听谁的啊?南佬,现在时间不多了,您得先想办法救人要紧啊!”

“他搞出来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说让我们怎么救人吧?”

“先把钱打过去,让他们把人放了啊!”

“我们需要打多少钱过去?”

“应该是十亿美金左右。”

“行了,我知道了。”

“南佬,只有三天的时间啊,必须要给人家打钱的。不然的话。”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

成森一脸的郁闷,也是担心自己兄弟的安危,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只能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成森这边一走,身后六爷,狐狸,几个人就出来了,一行人坐在一起,南天机率先开口。

“你们怎么看这个事情。”

六爷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

“刘圣鹏是让人盯上了,人家这是故意给他下了个圈套,让他往里钻呢。”

“没错,这钱不能打过去,就算是打过去了。刘圣鹏也回不来,一定还会有其他的麻烦。”

“我们再营国什么时候有仇人了?”

“这还不是普通的仇人啊,对我们一定非常非常的了解,否则的话,一个外国人来到自己赌场,你能随随便便借给他十亿美金让他赌,让他输吗?”

“你说的没错,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是简单的钱能解决的问题,不能乱来啊。”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三天之后,给不出钱,他们更有理由对刘圣鹏他们不利了。这刘圣鹏要是出点什么事情的话,以后银子回来了,咱们也不好交代啊。”

“是啊,肯定是不能不管,但是得想着怎么管啊。”

“得把这个事情摸清楚了,才能解决问题!不能直接给钱啊,这么多钱。可不是闹着玩的,给出去就是水漂!”

房间里面一度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功夫。南天机摇了摇头。

“这个刘圣鹏啊,是真的不让人省心啊,这可如何是好啊,不听话,不听话啊!这让人家抓住短儿了,事情可如何是好。”

“这个事情的关键点,还是好好想想,我们再营国有什么仇人,而且势力如此之大,这仇人,到底是我们的仇人,还是刘圣鹏自己的仇人?你没问成森,他们再营国的时候,有没有得罪过人吗?”

“问过了,没有。”

“那这个事情就太奇怪了,我们相距这么远,哪有什么仇人再营国啊。”

“如果这个事情是冲着我们来的,刘圣鹏只是一个棋子的话,那我知道仇人是谁了。”

红衣这一句话,说的所有人都抬起头。

紧跟着,红衣两手一摊,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有些近乎绝望的话。

“你们还记着,我们再伊拉国抢油田的时候吗?虽说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但是这个事情,真的就这么过去了吗?”

这一句话,瞬间点醒了所有人,显然,那会儿他们和营发是结下大怨的。

南天机的脸色也变了。

“如果这样的话,这刘圣鹏跑到人家地盘上去玩,被人家套路个光明正大,我们也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啊。”

“没错,而且距离那么远,我们想要武力救人都没有办法去救。”

“没错,去多少折多少!他们肯定做好了所有准备,等着我们去呢!”

“这可怎么办啊?”

“是啊,也不能不管他啊,这个刘圣鹏,真是气死我了,你说这世界这么大,一定就要往那边跑吗?”

“现在怪他也没用了,我们得解决问题,得救人。”

“这可如何是好啊!”

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大家起身,来回踱步,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南天机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我去找他试试!”

他转身就来到了老阁主的房间。

此时此刻,老阁主坐在房间内,正在闭目养神。房间内檀香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

进入房间,整个人瞬间都轻松了许多。

“老阁主,出事了。”

“什么事情如此焦急,能让南佬连门都忘记敲了?”

老阁主微微一笑。

“这王赢又搞出来什么幺蛾子了吧?”

“准确点,这一次不是王赢搞出来的幺蛾子。和王赢关系不大,但是王赢确实也是出事了。”

“我就知道,他一天天的要是不整点啥事出来,他浑身上下都难受。说吧,怎么了。”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您都有了解吗?”

“没有,我现在几乎不过问外面的任何事情,哪怕罡邪主动和我说,我基本也不听,麻烦南佬简单的和我说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