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同归于尽

丝多珐艰难的动了动嘴唇:“……现在分秒必争,一旦让罗森巴赫真的与薇薇安的身躯融合,那么事情就不可逆转了,所以,这份罪孽,还是我来背负吧,反正你已经够恨我了。”

尤格听到丝多珐这么说的时候,他咬紧的牙关立刻松开了:“不,如果那样做的话,只能说明我还是个懦夫!是个不敢直面一切的弱者!”

“但是,他们可都是你的挚友……”丝多珐叹道:“要亲手把他们都……这对你而言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尤格,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错的离谱。你不是这个世界的威胁,相反,你十分积极的融入这个世界,而且与这个世界的很多人都建立了深刻的关系,在这一点上,你比我更加适应这边的世界。”

“所以,这不可原谅的罪孽,理应我来承担,我是你的前辈,我该站出来。而且,你的一切悲剧本来也因我而起。”丝多珐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听到丝多珐这么说,尤格心中对丝多珐的恨意与恶意都明显发生了转变:她只是个背影纤细的女子,然而却比自己早来到这个世界许多年,在这边的世界,丝多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苦难,曾经遇到过多少的困难,到现在,还是遭到利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许丝多珐承受的痛苦,比自己更多。她以一个前辈的姿态,挡在了自己面前,这样的气魄,真的会是一个恶人吗?不,当然不是!她……自然有她的苦衷,才被罗森巴赫这样的敌人给利用了,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遭到利用?他们两人,其实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所以,自己也许真的不该把恨意一厢情愿的发泄在丝多珐身上。

想到这里,尤格往前站了一步,他以柔和的目光,对丝多珐说道:“如果你执意要背负这样的罪孽,那不如我们都一起背负了,这样,我的良心才不会不安。而对于那些友人们,我会永远缅怀他们于心底!”

“……那好吧。”丝多珐感觉到了尤格那明显转变的态度,她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各自挥起长剑,打算使出剑气,痛下杀手!

“对不起了,我的……挚友们!”尤格心中一阵酸楚,但眼眸很是坚定。

“不用下杀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远方传过来了薇薇安那悦耳的声音,而眨眼间,丝多珐与尤格两人便看到一道靓丽的人影从半空中飞下,那正是薇薇安,只见她手中拿着一把造型特别的长剑,而另一只手微微摆动,空气中凭空产生了一股强大的电流,那些电流犹如锁链一般困住了赛特、艾尔丁等人转变的怪物,令它们只能以低沉的声音发出嘶吼,而无法动弹。

“薇薇安!!”尤格与丝多珐两人惊喜不已的看着这道从天而降的人影。

薇薇安在困住了怪物以后,方才稳稳落地,然后她手中的长剑往天一指,竟是发出了一道强劲的魔法气流,那气流直击异空间那阴沉的天空,只见被那气流扫过的天空,竟然刹那间便一碧如洗,无尽的浓烈阴霾荡然无存!

“空间……被破坏了!这样的话,这个塔耳塔洛斯很快就将崩溃,我们也会回到原来的空间去,而罗森巴赫,就必然会消亡殆尽了!”丝多珐喃喃道,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

“薇薇安……真的是,薇薇安吗?”尤格看着眼前绝美的少女,感觉薇薇安与以前似乎没有任何区别,依旧那样绝美无暇,可又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散发出不一般的气魄与非凡的高雅气质。

薇薇安那张绝美无俦的脸上,洋溢着自信而淡然的微笑,她友善的看着丝多珐与尤格,然后娓娓说道:“他们虽然遭到了罗森巴赫的控制,但也仅限于在塔耳塔洛斯空间之内,一旦离开这个空间,他们身体遭受的改造会很快复原……只要罗森巴赫被消灭,他们的意识还是可以回归身体的,所以不必消灭。”

“是吗,那太好了……”尤格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激动的看着薇薇安:“……你是,怎么从罗森巴赫的控制中逃脱的?”

此时,空间里传出了一阵尖锐刺耳的鸣叫声:“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侵入你的意识,无法替代你的意识来控制这具熙普莉忒的备用身躯?”那是罗森巴赫发出的,近乎于绝望的吼叫声。

薇薇安的脸上依旧保持着自信的微笑,她的身后还背着另一把长剑——正是此前被罗森巴赫卷走的神剑「天地开拓」。

而薇薇安手中所高举着的长剑,待丝多珐与尤格看清楚了以后,才发现那竟然是魔剑塔耳塔洛斯!

“怎么可能,那把剑不是被丹忒琳收藏起来了吗?”丝多珐低声喃喃道。

薇薇安轻笑道:“你与璐璐安,以及星魔将们所居住的虚无空间,本来就是熙普莉忒当年的收藏室,所以……从收藏室里拿回这把剑,我只需要动一动意念就可以了。”

“……呃,难怪。”丝多珐恍然大悟:薇薇安目前可是觉醒了熙普莉忒女神大半记忆的继承者,反倒是她自己孤陋寡闻了。

“你刚刚被罗森巴赫给卷入了这里,我与丝多珐进来是打算救你的……现在,看到你没事,我真的太高兴了!”尤格高兴地说道。

“不被罗森巴赫给卷走,怎么可能彻底的找到罗森巴赫躲藏的异界空间?而且,天地开拓还差点落入他手中,所以我这一招将计就计,还是很有效的。”薇薇安回答道。

“将计就计?”尤格惊讶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在三人的面前,骤然间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生物——那是一个头部无比硕大,四肢短小,通体莹白的怪异生物,它的头上长着一对漆黑的巨眼,那对眼珠大得几乎不成比例,给人很明显的厌恶感,仿佛就像尤格在原来的世界里,某些科幻杂志中幻想出来的外星生物一样,但是,这只生物的身体皱皱巴巴的,像是已经十分衰老,即将步入毁灭的老年体“外星人”。

“你就是……罗森巴赫?”尤格诧异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怪物,心中悲呼:原来那诺亚的形象,果然是虚拟出来的。

丝多珐也惊愕不已:“你原来,是这个样子?罗森巴赫!”很明显,她这也是第一次看到罗森巴赫的真实面目。

薇薇安却是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膀:“上古时代的人类,基本都这样,它也只不过是老了一点罢了,毕竟活了那么多年,以上古人类的身躯来讲,也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

罗森巴赫发出了尖锐的声音:“怎么可能?你的身躯……为何我无法控制?你不过是那个在极北之地,无意间碰触到备用身躯的剑士,连你都可以驱动这身躯,为何我却不能?”很明显,罗森巴赫十分痛苦,它的声音尖锐刺耳,时而高昂,时而低沉,已经很不受控制了。

薇薇安轻轻的指了指自己的头部:“你真的以为,我这身躯,只要是个人接近了,就可以顶替的吗?”

“什么?”

“如果是旁人接触到的话,他们只会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可是,只有当年的维维安身躯尽毁,从而变成了现在的薇薇安,那是因为……其实我就是熙普莉忒的转生啊,唯有相同的灵魂意识,才可能驱动这具备用身躯,你呀,未免太看不起熙普莉忒了。”薇薇安嘲讽的看着罗森巴赫。

“混账!这怎么可能……为什么竟然连我都不知道?”罗森巴赫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很简单,这把魔剑塔耳塔洛斯,”薇薇安高举起塔耳塔洛斯,“这把剑,为什么与你的异界空间一样,你还真的以为只是因为从你的异界空间里取材以后,取的名字吗?哈哈,实际上,它就是为了防范你的,就是要让你都无法监控到沉睡之地的一切,让你以为维维安只是在偶然间成为了现在的我。”

“……果然,还是你更技高一筹,原来从数万年前起,我就被你防范了。”罗森巴赫那对幽黑的眼睛变得逐渐赤红了起来。

“好了,罗森巴赫,你的一切疑问都解答了,现在……该是最后的时刻了!”薇薇安的浑身,散发出了魔法与剑气交融的强大气场,“如今的我,是熙普莉忒自我的继承人,但更主要的,我是薇薇安!你想做什么阴谋诡异,我可以袖手旁观,交给丝多珐和璐璐安她们,但,你把主意打到了薇薇安的好友,尤格等人身上,那么,我就该出手了!”

丝多珐同时举起了鬼切剑:“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被人利用!”

尤格虽然心中还有很多疑问,甚至惊讶于通过刚才薇薇安的话里,似乎知道了薇薇安就是那个维维安的话,他还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内容……不过,要消灭罗森巴赫,却在当下,于是,他也高举起了无影剑。

“我不是正义的使者,但害死了我那么多朋友和信任我的人,还企图控制我……这笔血债,我必须在你身上讨回,罗森巴赫!”尤格高声道。

罗森巴赫的眼睛变得鲜血一般通红,它的声音简直尖锐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我是不会这么简单被消灭的!就算塔耳塔洛斯即将崩溃,就算我的一切筹码都用尽,但是,你们真的以为能凭着你们三人的力量,对付我这个存活了数万年的上古人类吗?而且,天地开拓的超强威力,并不会对付在我这个土生土长在阿尔雷斯特大陆上的上古人类,哼,你们实在太小看我了!”它的身体也散发出了超高的能量波动。

“你也小看了我们吧,以我们三人的力量,哪怕不用天地开拓……你以为就凭你这老朽不已的残破身躯,可以抵挡吗?”丝多珐傲然道。

“来吧!大不了同归于尽!”罗森巴赫怒吼道。

两股力量,在已经开始溃散的塔耳塔洛斯空间内,发生了剧烈的激荡……

于是,当这两股力量发生碰撞到极限的时候,塔耳塔洛斯空间,彻底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