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结局(下)

尤格与丝多珐以雷霆之势,以及无人能挡的绝对力量,横扫了几乎整个宫廷的侍卫,首先占据了皇宫,紧接着两人分开出击,加上还有艾尔丁、赛特等人以及「星魔将」的协助,很快就彻底掌握了辉煌城的局势。尤格暂时坐上了罗西亚帝国至高无上的皇位,他下令将约西斯废黜,并囚禁在了辉煌城皇宫的地下牢狱之中。

“我以为你会杀了他。”丝多珐对尤格说道,毕竟她明白,对于尤格来说,约西斯不仅是抢夺了本应属于他的王位,而且残杀了许多曾经效忠于尤格的朋友和臣子及其家属,更是曾经想要霸占薇薇安,并将其幽禁在罗西亚宫中一年之久的仇人。

“我当然恨不得杀了他。”尤格说道,“但是……现在还不是要他命的时候,约西斯这人罪不容诛,可他终归是我的亲生弟弟,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这个当长兄的人,还是应该负一些责任!”

丝多珐看着尤格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你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穿越者……似乎都要稳重和理智呢。”想当初,她就走过不少的弯路,比不得尤格这样的理智。

“——另外,”被丝多珐这样夸赞的尤格,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立刻扯开了话题,“当年袭击罗西亚王室的那些人,很明显也不是约西斯本人策划的,他虽然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但已经夺得了国内的大权,在军事上又取得了成功,当时的约西斯,不可能会暗中安排人手谋害父王和母后,因为那没必要。而且,因为那场袭击,还使得薇薇安失踪,彻底挣脱了约西斯的控制,这就绝不是他的本意了。”

“那么,会是什么人策划的呢?”丝多珐问道,“难道说,还有像罗森巴赫那样的势力存在?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不,未必像罗森巴赫那样的麻烦,”尤格摇了摇头,“想想看,他们暗中袭击罗西亚王室的迁移队伍,却又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还得偷偷摸摸的……如果是「玛达拉组织」的人,肯定不会这么做吧?”

“那倒是……”丝多珐颔首,她和星魔将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堂堂正正的,鲜少会这样藏头露尾的行事。

“所以,我估计对方很不希望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但又十分希望大陆的局势能够变得混乱无比……想想看,当时的各方面证据,不都是指向两个说法吗?一个说法是约西斯弑杀自己的双亲,另一个说法是利西亚帝国安排了杀手队策划了这次惨案。不管哪一个说法被证实,都将使新兴的罗西亚帝国进入混乱,不是吗?”尤格反问丝多珐。

“这么说……会这么热衷于大陆混乱的组织……就是……”丝多珐恍然。

“对,所以我想……极有可能就是「渎神会」那样的邪教组织联盟!”尤格说道。

“哼,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恶贼!”丝多珐愤然道,“他们利用一些我们还未封印的上古神器,隐藏在暗处,时不时的跳出来恶心人,真是坏透了。”

“人类的信仰本应该是自由的,即使女神是真正存在的,人类也应该有不尊崇女神的权利,只不过,类似「渎神会」那样的组织,他们强加自己的观念给别人,而且还不断的残害普通的民众,这样的邪教,就应该被肃清。”尤格说道。

丝多珐的眼神锐利了几分:“我该向所有「星魔将」下达最坚决的铲除任务,要他们立刻对全大陆所有地区的邪教组织进行剿灭任务呢!”

尤格叹了口气:“话说,你的「星魔将」一直都有在短时间内彻底消灭邪教势力的实力,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鲜少有动作呢?”

丝多珐说道:“其一,我一直觉得,人类社会的发展如何,都不应该是我与「星魔将」们随便介入的,毕竟渎神会那样的组织,也是人类文明的极端产物;其二,我一直都把重点放在封印上古神器上面,所以渎神会什么的,我对他们也没太多关注。”

“呵呵,说什么不该随意介入人类社会发展,结果最后还不是……”尤格吐槽道。

“呃,”丝多珐脸微微一红:“那不是因为我被罗森巴赫给利用了吗?呃,我本来就不是很睿智的一个人,难免会因为某些理由,被人给蒙骗……”

尤格笑着点了点头:“不错,你的确不够聪明。”

丝多珐蹙眉,嘴角扯了扯:“喂,我说自己不够睿智,那是我的客气话,但是好歹我算是你的前辈和长辈,有你这样吐槽长辈的吗?”

尤格微笑:“长辈?抱歉,在我眼前的人,分明只是一个还未完全成熟的少女而已,哪怕活得时间也许比我长,但心智上依旧很青涩呢。”

“你——!”丝多珐握紧了拳头。

“怎么?不是跟璐璐安保证过吗,以后要和我好好相处,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想打我吗?”尤格调侃道,“那就食言了哦。”

丝多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松开了拳头,“算了,我是长辈,我不跟你计较。”

“我觉得,我和你不算是长辈和小辈之间的关系吧?”尤格坏笑道。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丝多珐突然挑了挑眉,“怎么感觉你这些话都是在撩拨我?难道你忘了,你的目标可是薇薇安,而非我这个半老徐娘了哦?”

尤格听到薇薇安时,眼神微微一凝,但迅即又恢复了轻松的姿态:“我有信心能够追到她,因为我确认我爱她……而对你嘛,你就当我是损友好了。”

“……”薇薇安白了尤格一眼,“我才不稀罕什么损友呢。还说爱呢,我看你和薇薇安之间也没什么惊天地的感情,爱这个字可是很沉重的。”

“既然如此,那你和罗伊呢?”尤格突然问道,“罗伊追了你几十年,你们两连孩子都那么大了,可是至今你也不愿意去和罗伊厮守,这是为什么?如果你对他没有爱,那你又何必给他生下孩子?”

“我……”丝多珐语塞。

两人互相伤害了一把,结果都心塞了,于是相对无言。

——那一日,在尤格与薇薇安、丝多珐三人消灭了罗森巴赫之后,薇薇安以找寻大陆之外的文明势力为目标,离开了众人,而尤格则对丝多珐下了要求,让她从今以后,在找到薇薇安以前,都跟着他。

丝多珐当时就欲哭无泪:“你不是那么爱薇薇安吗?把我绑在你身边算什么?还直到找到薇薇安以前都要跟着你,你该不会要把我当成某种发泄用的工具吧?”

尤格冷笑:“你这是看了什么不健康的内容才有如此想法?璐璐安现在以这样的姿态苏醒,想必以后「玛达拉组织」将由她来妥善管理,而你呢……害得我失去了那么多,我本来曾经打算,让罗西亚成为一个人人自由、平等的国家,然后立刻退位,与薇薇安找个地方隐居一生,或者四处旅游为乐,结果这些计划全部都没用了,你不负责吗?”

“我、我要和璐璐安在一起呢!”丝多珐不舍的看着璐璐安。

璐璐安宽慰道:“尤格是个谨慎而理智的好孩子,你跟着他多学一点他的优点,倒也是不错的,再说了,珐儿,尤格殿下可不会是那种不尊重女性,把你视作工具的人,对吧,尤格?”她笑眯眯的问向尤格。

尤格汗了一把:“请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把对丝多珐的仇恨,暂且搁置下来了……毕竟,消灭了罗森巴赫,也算是替那些为我而死的人复仇了。有丝多珐在我身边,我心里有些底气,毕竟她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一个人四处行走,尤其是目标还在大陆之外的未知地区,那实在是很不理智的行为,所以找一个强有力的帮手,才是正道。”

璐璐安笑道:“尤格果然是个稳重谨慎的人呢。”然后她又对丝多珐说道:“珐儿,虽然我的光之神力还没有全部恢复,需要很漫长的时间……但是,你我相处的时间还会有很长很长,所以,你也不必着急于眼前,跟着尤格一起旅行,对你来说也有好处。”

——就是因为这样,丝多珐于是不得不跟着尤格同行。

尤格目前的打算是:尽快夺回罗西亚的大权,以雷霆之力进行个人决断,与利西亚帝国修好,并归还部分里格尔王国和奎恩坦王国的领土,让它们可以复国,然后尽快稳重罗西亚国内的局势,然后实现共和制度,这一系列的决策虽然很复杂,但只要行之有效,再加上他和丝多珐两人的绝对实力,以及艾尔丁、赛特、贾马尔等人的从旁协助,是可以在一两年内完成的,因为只要有大势力反对,他们可以直接镇压之。而且有了丹忒琳和古辛等星魔将的介入,适当的时侯可以轻易的控制反对者的决断,这就使得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到那个时候,尤格就可以放心的走了,也算是完成了他作为罗西亚王子的使命。

“这想法真是很傻很天真,不像你本人那么谨慎持重。”丝多珐对尤格的观点嗤之以鼻。

尤格则是自信的一笑:“那你就尽可以拭目以待吧。”

“话说,就算你能成功,隔了一两年的时间,再去满世界的寻找薇薇安,你真的觉得这可能吗?”丝多珐问道,她嘲笑道,“万一到时候薇薇安有了新欢呢?”

尤格沉吟了片刻,然后抬头望着碧空:“——她是薇薇安,是我的女神,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魔剑姬,我相信不会有别的男子能够有资格进入她的心中!”

丝多珐嗤道:“可是你也未必进了她心中哦。”

“不,”尤格肯定的说道,“在她心中,我自是与别的男人不同的,我很肯定这一点!”

“好吧……”丝多珐叹气,“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尤格一把抓起了丝多珐的手:“跟我来吧,现在是要去把我那不肖的三弟尤里斯给抓回来!”

“喂,你别对我毛手毛脚的!”

“抱歉啦,并非故意的。”

“哼,不信。”

“……话说你自己曾经说过自己徐娘半老,你认为我这个年轻小伙子真的会对你有别的想法?”

“你——!!”

“哈哈。”

——《魔剑姬物语》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