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中了一剑

楠叔身上的白色气焰比在灵欣身上看到的要浑厚很多。那么这就说明真的有诡异的灵魂体在楠叔附近,而且还很强。但是江皓然看不到。

想到那一刺是正对着楠叔脖子,江皓然连忙伸出手掌挡在楠叔的脖子前。一股寒意瞬间从手掌心传遍了全身。江皓然瞪大眼睛,正视前方,虽然他看不到,但知道有东西在那里。

正在奔跑中的水牛,背后一股凉意。他知道是有灵魂体来了,不过气息过于强大,不是他这种级别的道士能对付的。心里慌乱得很,但狼哥和楠叔还在后面,他不能坐视不管。于是转过身,正想把灵欣放下冲过去,却看到神奇的一幕。

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衣女子,顺直的黑色长发遮住了她的脸,确切地说是一个千年灵魂体。何以见得是千年灵魂体?因为水牛贴身带着的一颗七彩灵石发出了黑色的光芒。

这个白衣女子先是定在空中,她的长剑只露出一部分,到底有没有刺中,水牛看不清,被楠叔和江皓然的身体挡住了视线。紧接着那个黑色长发遮了脸的白衣横着退走了,这就是水牛觉得神奇的地方。

“狼哥。”水牛叫道,“那女鬼撤了,你赶紧带楠叔回来。”

“嗯。”江皓然心里应了一声,也推测到预见的白衣女子已经撤了。因为他身上的寒意已经消失,手掌心两、三滴黑色的血掉落在玉石台阶上,溅起黑色的小水花。玉石台阶原本出现的紫色、白色小光点,在黑血落在台阶的一瞬间都消失了。失去了浪漫的色彩,只留下死寂一般的平静。

奇怪,手掌心流血的地方怎么还没止住,不是有快速恢复的功能吗?

顾不得这么多,先把楠叔带回去再说。楠叔身上的白色气焰没一会自动消失了,江皓然用一只手扛着楠叔就跑了起来。

江皓然回到刚坠落下来的方形平地,水牛也刚到。离开玉石台阶,楠叔他们都昏睡过去了。

水牛看着江皓然握紧的一只手,说道,“狼哥,给我看看。”

“你懂?”江皓然问。

“我可是陈通道士的嫡传弟子,你说呢?”

“哪个陈通?”江皓然不知道。

“陈通道士都没听说过?真是新来的。反正,我师傅是挺厉害的。”水牛说。

江皓然伸出手掌给水牛看。

“你手掌心流出的血是黑色的!”水牛诧异不已。他看到江皓然手掌正中心被划得很深。这种深度换成常人,肯定整只手都是血了,他的手掌心却只有一点点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受伤很久,快好了的情况。

“嗯。”江皓然说,“我也不知道。大道士,你给我解释解释。我平时流的血都是红色,今天怎么变成黑色了?”

“这个,我也解释不来,等我回到家,翻祖传典籍给你找找。”

“那就感激不尽了。”江皓然诚心说道。

“狼哥,不用客气,客气就生分了。”说着,水牛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小瓶,“你刚才肯定是中了那千年女鬼的剑了,瓶里的药粉倒点上去。”

江皓然接过小瓶,打开木塞子,就往受伤的手掌心倒。

“这里还有根木棍,你咬着。”水牛说的时候,已经迟了。

这些药粉是淡黄色的,跟刚出生小鸭子是毛是同一个颜色。没想到看似温柔,漂亮的药粉却毒得狠,撒上药粉的那一刻,江皓然都TM想骂娘了。好像无数根尖锐的铁丝从手掌心游进他的皮肤,血管,骨髓,使江皓然顿时心情一震。

江皓然粗粗地出着气,冒了一身汗。

“狼哥,你还好吧?”水牛问,“不行,我就给你打晕了。”他等着江皓然一句话,就打算动手。这滋味他是尝过的,身体被绳索牢牢绑住,嘴巴也用布绑住,撒了药粉之后,就把门关起来,随他痛得在里面打滚。大概是不忍看到自己可怜的样子,那时还小,胆子却大得很,老是碰上这种事,折腾了好几次,差点命都没了。想不到因祸得福,他的手掌心碰水就能感觉出物体的内部结构。因此给他取了个诨名叫水牛,性格也变得温和起来。

“我没事,抵得住。”江皓然说,拒绝被打晕。

“狼哥,刚才伤你的可是上千年的灵魂体,你确定不用吗?”水牛又补充道,“最难忍的还在后面。”

“不用!”江皓然仍然坚持说,他得对得起狼哥这名,怎么能随便屈服。

接下来,江皓然就想把自己的头发揪下来,不过他没这么做。受伤的手紧紧握着,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受伤那只手的手臂,他尽力不去想痛苦的部位,他忍住了。

他感觉到铁丝游遍了全身之后,都向着脑袋冲去。他头皮发麻,最后无形的铁丝从头发底下穿出来。痛已算不了什么,头上痒得要疯掉,真想亲手把自己的头皮给掀了。

他咬紧的牙齿在打架,坚决不能把头发扯了,自己力气这么大,一扯就会连根拔起。那绝对是不行滴,难得长了张帅掉渣的脸,怎么能做个秃子呢?

嗖地一下,有种万箭集发的感觉,江皓然身体感觉到那股冲力,被拉得笔直,头发也一根根竖起来。总算结束了,江皓然有点虚,不过他还有力气把发型理好,之后在墙壁上靠了一会。眼睛一闭睡着了,睡觉是最好的修复大师。身体受的伤,以及各种悲伤、忧郁、愤怒的感情,在一觉之后都淡了很多。

江皓然睁开眼睛,嘴角的口水流了很长,赶紧擦了擦。此时,楠叔他们还没醒来,就水牛在狭小的空间里走来走去。

“水牛,我睡了多久?”

“5分钟。”水牛回。

不是吧?才5分钟而已,怎么感觉睡了一整天呢,睡得很饱,很满足。

“他们还没醒?”江皓然又问。

“这事,我正愁着呢,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醒。刚才你也睡过去了”水牛说,“不过幸好你这么快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