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有救了

江皓然不以为然,“别急,再睡睡就醒了。”

“再睡睡就醒不了,我真是急得屎都要出来了。”难怪水牛不停踱步子,原来是坐不住。

“什么情况?”江皓然正色问道。

“我给他们每人喂了清神的药丸,掐了人中,他们没醒过来,更严重的是我刚摸了他们的脉搏,非常弱。”水牛有点想哭,“这样睡下来肯定是没机会醒过来的,我们要想办法救他们,可是我想不到。”

江皓然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看向地面躺着的人,他们的生命气息正在一点一点变弱。其中有心爱的女人,敬重的长辈,还有蛮可爱的小丫头。

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死,也不该就这样死去。“让我好好想想,让我好好想想~”江皓然对水牛说,同时也是对自己说。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我得好好想想。他闭上眼睛,脑海中飞快地走上玉石台阶的情况过了一遍。

楠叔,楠叔,他想到了,立即对水牛说,“我们要先把楠叔弄醒,楠叔最有经验,他对这些玉石也最了解。”

“可是,我们要怎样才能把楠叔弄醒。”

“我有办法让楠叔醒来。”江皓然很快接着说,“这是兵行险招的做法,你得把刚才那个白衣女鬼引来。”

“狼哥,你能看到吗?你怎么知道是白衣女鬼?”

“你说是千年灵魂体,我猜测的,电视上都这么演。”江皓然快速回答,可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

“可是,那女鬼引来了,我降不住。”这是水牛犹豫的原因。那个女鬼的气息让他害怕,只怕把她引了来,是早点死而已。

“我们要通过这玉石台阶,迟早得把那女鬼灭了。”江皓然分析道,“女鬼你降不住,还有我呢。”千年女鬼他才不怕,他身上有极强的阴邪之气。

水牛点点头,狼哥说得有理,而且狼哥前不久不是让那个千年女鬼退走了,虽然不知道狼哥用了什么法子。

“行!”水牛劲头上来了,“我这就做法把女鬼引来。”再说,就算自己出点事,也不能让灵欣有事。

江皓然把楠叔扶到门口。水牛在地上插了3根清香,点燃。把脖子上的七彩灵石卸了,丢在地上。七彩灵石能保佑他,不拿掉,千年女鬼未必肯来。水牛这也是豁出去了,不能拖延时间,要最快地把千年女鬼引来。

水牛又从包里拿出一个五颜六色的彩旗,咪咪吗吗地念起来。

江皓然虽然看不到,也知道来了情况,因为他的皮肤能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便问,“怎么样了?”

“千年女鬼没来,倒是来了很多不足为患的小鬼,这些小鬼我能收服。”顿了顿,水牛看得仔细,“只是它们都不敢靠近,没有前来抢。”

“是怕我吗?”江皓然直接问。

水牛诧异地看了江皓然一眼,“不知道。”

江皓然扶着楠叔退远了。

水牛开始说道:“它们应该不是怕你,看样子,它们是不能离开玉石台阶。”

这倒是让江皓然放心,“那么那个千年女鬼也不能离开玉石台阶了?”

“很有这个可能。”水牛回。

“那些小鬼还在吧?”江皓然又问。

“在的,清香在,赶都赶不走。”水牛知道烟气对灵魂体的吸引力,烟气就是它们的美食。

听水牛这么一说,江皓然赶紧把楠叔扶了过去,还走到了玉石台阶上。

“狼哥,你这是要……干什么?”水牛话还没说完,就明白了。他看到楠叔身上升起了在灵欣身上出现过的白色气焰。喃喃道,“灵欣很可能是楠叔的……”想到这里,心里有点乐,不过现在还不是乐的时候。

水牛又问,“狼哥,现在是不是不用把千年女鬼引来了?”

“对的。最好别来,来了我们就麻烦了。”江皓然说。

水牛收起五颜六色的彩旗,赶忙过来摸楠叔的脉搏,摸到强而有力的起伏,高兴说道,“楠叔的脉搏比刚才强了很多。”

3个人都站在玉石台阶上,旁边是满满一圈小鬼,不过根本不带怕的。

楠叔身上的白色气焰让灵魂体不敢靠近,因为它们一旦靠近,就会被融掉,灰飞烟灭。江皓然身上的气息它们也是明白的。水牛本身是个道士,那些灵魂体还怕被水牛灭了呢。

所以都老老实实在外圈呆在,吸飘过去的烟气。

“水牛,你稍微让一下。我要把楠叔唤醒了。”

水牛让开,江皓然咬了点舌尖血涂在楠叔额头,把自己身上的能量圈调动起来。然后双手小心翼翼地伸向楠叔背部。楠叔身上有这么强的白气焰,灼伤自己的手是小事,他担心能量圈会遭到抗拒。

不过结果还好,江皓然的手在穿过白色气焰的一刹那被烧了一下,之后就没事。能量圈也没有遭到抗拒。

咳咳!楠叔咳了两声,醒了过来,虚弱地问道:“我这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察觉出自己身上升起白色气焰。他突然笑了,“我这是在做梦吗?脑子能转,手脚却动不了。不过,做这梦我高兴。”

江皓然在控制能量圈,不能动,示意水牛上前看看。

水牛小心走到楠叔面前,“岳父……”。

江皓然心里咯噔一下。

看到江皓然的目光,水牛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叫错了。于是,更大声地说,“楠叔,你醒了?你怎么在说糊话呢?”

楠叔仔细看着面前的人,他不大确定了,“水牛,你怎么在这?”

“楠叔,我们还没走出玉石台阶,所以在这。”顿了顿,水牛着急地看着楠叔,“楠叔,你别说糊话了,快救救我们,救救灵欣!”

楠叔看向地面,是玉石台阶,思绪慢慢转回来,终于把情况搞清楚了,忙问,“灵欣怎么样了?”

“灵欣现在的脉搏非常薄弱,在这里昏迷不醒。还有蓝姐和大龙。”

楠叔眼珠子转了转,胡子翘得很高。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突然吩咐:“快把他们都搬到玉石台阶上。他们不能离开这里”。

水牛飞快跑去,照楠叔的话做。把他们搬到玉石台阶上,一摸,水牛惊喜地发现他们的脉搏果然变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