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中央星

他的耳畔响起了无数的声音,这些声音烦不胜烦。

“啊!不要啊,这是什么?好可怕,我不要死,我不想死。”

“是你吗?你杀了我么?我要杀了你,小子。”

“去死吧,都死吧,统统死吧。我要干死你,哈哈哈……”

“为什么?!”

“哈哈哈……”

……

不过,等他的眼睛一睁开,这些声音就无故消失的干干净净,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过他没有理会这些,他全副心神都被吸引到了重生后的眼睛上面,他感受了一下,感觉非常好,甚至比原本的眼睛都要可靠。

他的修为可以说在修炼界是非常渺小的,但这一刻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的感觉,甚至有一刻他可以毁灭宇宙的感觉。当然这无疑是他的错觉,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亡的代价。甚至死亡都不可以救赎他的灵魂,他应该会永陷沉沦深渊。

这一刻,他的世界时光明的,黑暗再也无法阻止他的脚步。他贪婪地看着世间万物,自然万界,感受着生命的美好和宇宙的神奇。

“原来这就是光明的世界啊,原本的记忆已经模糊,这一刻却如此清晰,我见到的光明还是相同的那个,没有变化。”

白夜眼睛虽然还是白色,可是视力不可同日而语,上可直通天际太空,下可穿透深海九渊。精光爆闪,他摸了摸眼睛,生怕那是一场梦,可是这触感无疑告诉他,他做到了,高兴、兴奋、欣喜的感觉像是个万花筒一样在心头旋转。不知觉地他想到了六大门派给自己制造的麻烦,他心想,是时候给个了结了。

“走!我们去串串门去。”白夜说道。

无尽星空,有一个星球十分巨大,那正是代表着华夏星域的中心——中央星。中央星是六大门派的总部之所在,可以说最强大的力量都集中在这里了。

因为发现遗迹的时间并不算长远,而且修武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的,甚至有些时候时间已经弥补不了天赋的不足带来的缺憾,所以这几百年的时间并没有取得跨越性的成就。

古武者的境界划分基本是一样的,即:后天----先天-----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度劫-----大乘,每个层次又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前期、中期、后期。

但是渡劫期只是理论上的,大乘更加是幻想级别的,因此合体期已经是六大门派的总部能够拿出的最强大的力量了,这也是白夜信心满满对付六大门派的根据。本来白夜的修为并不高,但是自从拥有了轮回眼之后,等于给他的武功修为一个放大镜,呈几何系数地提升起来。

中央星这个时候还万万想不到白夜居然会胆大包天,这个时间顶风作案,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和安详,甚至有些地方还歌舞升平。

六大门派中华山是首门,它坐落在青宇山。只见寒飒飒雨林风,响潺潺涧下水。香馥馥野花开,密丛丛乱石磊。闹嚷嚷鹿与猿,一队队獐和麂。喧杂杂鸟声多,静悄悄人事靡。天高云淡,风清水冷。

山上华宇林立,洞府繁多。最顶上是一座孤峰,孤峰上屹立着一间楼阁。那楼阁共是三层,每层五间,形如重台梅花,通体碧玉砌成,琼槛瑶阶,金门翠栋,雕云镂月,气象庄严,奇丽无涛。再走上去一看,一层有一层的陈设,无不穷极艳丽,妙夺鬼工。至于设备之齐全,更无庸说。锦墩文几,玉案晶床,尽管华贵异常,却又不是富贵人家气象,于珠光宝气之中,现出古色古香,别有雍穆清雅之致。顶层五间开通,成一敞厅,似是准备仙宾暇日登楼凭眺观景之用。比起下两层设备还更精美,四面碧玉栏杆,嵌空玲珑。更有百十盏金灯点缀其间,燃将起来,灿如明星,夜间望去,更是奇景。

楼阁内人声鼎沸,聚满了人,议论纷纷,众说纷纭。高坐首座的是掌门恒星子,他看着下面乱糟糟的境况,很是不满地咳嗽了一声,道:“肃静!”

摄于威严,整个会场为之一静。然后恒星子说道:“有谁告诉我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了?到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你们都令我大失所望啊。”

众人当中出来一个男子,只见他形容典雅,体段峥嵘。言语多官样,行藏正妙龄。才如子建成诗易,貌似潘安掷果轻。头上戴一顶鹊尾冠,乌云敛伏;身上穿一件玉罗褶,广袖飘迎。足下乌靴花折,腰间鸾带光明。丰神真是奇男子,耸壑轩昂美俊英。这人正是掌门的大儿子恒云楼。他微一欠身,说道:“父亲大人,那都要怪一个叫做白夜的叛徒,这一切都是他惹的祸。不过,父亲大人不必担忧,一切都在解决当中,相信很快就有结论了。”

“嗯,那就好,不然我们六大门派的脸面都给丢尽了。还有,关于此次事件的相关人物都要严惩不贷,追究到底。”恒星子冷冷地说道。

“是!”众人回道。

说话间,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惊醒了众人。众人连忙出去,才惊骇地发现,一个白发白眸的英俊男子居然只身闯了进来,大杀四方,所向披靡。

仔细观察才发现这人长得非常英挺潇洒,丰姿英伟,耸壑昂霄。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他不是别人,正是来找茬的白夜。

白夜并没有随身召唤出另外的人出来相助,他的轮回眼给了他无比的自信,甚至他想,毁灭一个星球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次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灭门绝派的。

“你是什么人?”恒云楼满脸怒火地盯着白夜喝问道。

“我是谁?这么快就忘了我啦,我可给你们这些人送过好些大礼哩!哈哈……”白夜哈哈大笑起来,看着眼前这些高高在上的武者,他语气里尽是调侃之色。

恒云楼这才想起资料中好像记载的那个叛徒就是他,一时间惊愕不已,继而他又是怒火冲天,大叫道:“你小子找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想着何处寻你这条小泥鳅,就钻进了我的手掌心,今天放你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