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崆峒灭

崆峒派的总部坐落在风雪岭。这里终年天寒地冻,雪积如山耸,云收破晓晴。寒凝楚塞千峰瘦,冰结江湖一片平。朔风凛凛,滑冻棱棱。冰山千百尺。万壑冷浮银,一川寒浸玉。千林树,株株带玉。寒流澎湃,悲风怒号,万里鲸波,全在冻云冷雾笼罩之中,一片沉冥,望不到底。一座座的冰山,顺着海浪飘来,上载千百年的积雪,远近罗列,互相激撞。冰山顶上,通体翠色晶莹。一座高约十丈的黄色玉亭罩住出口,平顶垂直,整齐如削,直似整块晶玉搂空雕刻而成。

白夜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冰雪的世界。武者的强大非比凡人,所以耐寒力也不同寻常,自是可以在冰寒中适应自如。如果一个普通人在此过上一夜,只消一时三刻,便化为冰冻雕塑了。

他走在泥泞的雪地里,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也没有出现步履蹒跚的模样。这全都归功于那双无所不能的轮回眼。有了它,就算是万丈冰原,白夜也如同踏在实地上面一般平坦稳当。

而崆峒派的人马已经汇集起来,埋伏在白夜的必经之路上面。其实,白夜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把戏,那些冰柳雪枝并不能成为他的障碍,轮回眼能看穿万物。他鄙夷地一笑,仿佛察觉到什么显出了然于胸的模样,吓得那些埋伏着的人动都不敢动一下,蹩着呼吸直到脸红脖子粗。

“出来吧。你们无需做这些小动作了,都是徒劳罢了。”白夜最后还是忍不住说穿了他们的计谋。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劈在崆峒派上下的头上,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的颜色。他们虽然重视白夜,但其实也有些不以为然,以为白夜是靠着运气才走到今天这步的。但事实上,就在他将华山上下灭派亡宗之后,他已经告诉了世人,这个世界到底是谁做主。白夜完完全全是依靠着自己的实力,没有任何人的帮助这样白手起家。由于崛起的时间短暂的令人瞠目结舌,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到白夜已经看穿了,崆峒派的掌门虎风彪虽非常惊骇,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走了出来。对着白夜抱拳行礼,表情有些尊敬地说道:“白公子,您是误会了。我们今天是为了欢迎白公子大驾光临才选择了这样的方式,就是想给您一个惊喜。不足之处,希望阁下不要介意才是。”

“哼哼,惊喜?这可真是一个好大的惊喜啊,差点就让我走不出去了的惊喜吧。”白夜冷冷地说道,眼神里泛着寒光和杀意。

听到白夜这样的回答,显然虎风彪有些慌乱了,他连忙补救道:“那里那里,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白公子的任何责罚,还希望白公子能放崆峒派一条生路。”

其实虎风彪也不想这么做,但他一生都是以门派为重,就算现在牺牲自己,但能够挽回门派的安危,他还是义不容辞的。当然,事实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这么想,不代表白夜也这么想。白夜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就是除了崆峒派,出了自己当初的那口恶气。

见到白夜脸色并未有丝毫的缓和,其他人都非常恼怒。心说:“难道你还妄想着继续灭了我们崆峒吗?我们已经给了你一个台阶了,你为什么这么小气就非得不放过我们呢?”

白夜不知道崆峒派上下的人都已经像个受了婆家几十年委屈的媳妇,满心的怨气。不过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同情和后悔,因为当初的事情还记忆犹新,一切都是这些人咎由自取,怪不了他人。

“既然如此,何必多说呢!掌门,看样子,他是不会妥协的了,我们最多是来个鱼死网破罢了。看到底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哼哼。”

“就是,我们是崆峒派的英雄,这个时候需要我们站出来的时候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他就是个恶魔,没有杀绝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是委曲求全也是无济于事。不如我们就合力干掉他,反正他也并不是什么三头六臂,我不相信整个崆峒还杀不了他来。”

……

“你当真要赶尽杀绝?没有商量的余地?”虎风彪眯着眼,按着刀语气逐渐冰冷。

“呵呵,你算哪根葱,和我谈条件。”白夜掏着耳朵不屑地说道。

“呀呀呀……气煞我也!那就鱼死网破吧,最多是同归于尽!”虎风彪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接着他一声令下道:“全体都有,给我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贼给我生擒活捉,死活勿论!”

“善!”所有人都躬身回道。

然后崆峒派蜂拥似的杀将过来,白夜眯着眼睛看着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难道他们都不知道人数不是什么时候都奏效的吗?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他这般嘲讽着眼前看到的一切,感到非常好笑。

嗡……一声脆鸣,轮回眼转动了万花筒,像是不听飞旋的巨轮,犹如吞噬万物的黑洞,一弯接一弯地不断地转动着。空气中闪现波动,一波接一波,像是潮汐过境,犹如汹涌海涛。崆峒派的弟子就像是一只只渺小的飞蛾扑向火焰,被烧死在路上,被拍击在岸边,还未接近白夜白米之遥就已经噗通倒下了。

这一幕非常之诡异、恐怖,让人不寒而栗,他们想不明白白夜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因为他的动作都被人们放在眼睛里,如今更加是被用显微镜瞧着,但无论怎么看,他都没有行动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像是欢迎路人一样。但就算是这样,他都能不声不响就干掉了无数的精英弟子,甚至长老执事。他们如何能不怕,如何能不惊。

不少人停住了脚步,更多的人则是疯狂了,痴呆了,毫无秩序地疯狂砍杀,好像要将白夜赐予的恐惧给祛除。但这都无济于事,没有多少时间,这些人就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成了他们的前辈中的一员。

很快,白夜出手了,他微微一动,白眸像是万花筒,黑洞一样直视向崆峒派的掌门虎风彪,虎风彪忽有所感,顿时警惕。但实在是因为轮回眼的威力太过强悍,他根本就无从防御,一道恐怖的白光束瞬间就洞穿了他的身体。一眨眼功夫,就见虎风彪身体上下都化为了粉尘,飘散在空气中,让人错愕不已。

其他人见了这一情景,吓得魂不附体,斗志全消,闻风丧胆,如丧家之犬般地惶惶然亡命逃窜。白夜也不追击,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逃跑,不想再造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