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玩命一击

马曲师的脸色很不好看,自己先前以为自己可以阻止张坤使出法技的,但是他没有料到了是张坤的使用法技的时候,对魂气的掌控之力竟然把握的如此精致,几乎是在自己触碰到他的一瞬间,这个张坤直接借助了着自己的魂气百年的更加的快速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自己在帮助张坤使用法技,这一下就叫高傲的马曲师受不了,瞬间爆发了起来。头顶的头发就像是狂乱的狮子一样,张狂着,宛若嗜血魔兽。身上的雷在不断的跳动了起来,噼里啪啦的跳动着将周围的石板全部电成一放焦土。

“法技:雷雨!”

巨大的乌云出现在整个舞台上空,面具高达及时平方米,乌云之中的轰隆声在不断的喧闹着,黑色的云层之中不是的闪烁着青色的雷光。

青色的雷!

詹天紧紧皱着的眉头不由的舒展了一下,幸好没有招来自然的雷。自然的雷是黄色的,如果雷再强大一点的话就是金色的,而雷的极致就是紫色的,那一道雷就可以直接毁了这方圆万里的德森堡!那种雷也就是十年前出现过一次,大陆上还是有着记载的,就在德森堡的大事录之中也是有的,天降紫雷,会大海之森中心繁荣区。而所谓的中心区也就是现在的堕龙谷,其实那也不是中心区域,事实上,堕龙谷极为的远离大海之森的中心区域,靠近黑暗之海。

这青色的雷虽然不是最弱的雷,但是也是不容小瞧的,而且自然界之中最弱的白雷都能够将一个百年大树给直接劈碎,何况是比白雷成几何倍数上涨的更加强大的青雷呢!

所以再那青雷出现的时候,詹天就直接抛下了大呼小叫的主持人飞到了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不是参赛之人是不允许靠近登上舞台的,既然有这个规矩那么詹天就不打破它。来这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周围这些观看的观众,而且先前的情况这青雷的危险是不能和他们说的,一旦说破了,这些人一急躁起来,那么估计雷还没有下来的时候,就会出现伤亡。

“老师?”

欧阳成看到了詹天忽然之间来到了舞台的旁边,顿时有些奇怪,随之又看了看天上渐渐压下来的乌云,似乎猜测到了什么。

“什么?你说那个前辈是你的师傅?”

王富锦很是吃惊毕竟他见识过詹天的手段,身为城主府的大将军他自然有着自己的密探的,詹天的显山不显水早就叫王富锦将詹天列为危险人物,强大的人的行列了。如今听到自己的好朋友喊这个神秘的戈天修为老师,这么不叫他吃惊。

“有什么问题吗?他是我最近的授业之师。”

相比较欧阳成的坦然,王富锦就相比较波澜动荡起来了。

“你们尽全力防御,这青雷不简单!”

欧阳成顿时心中一惊,能够叫老师高看东西,定然是有着恐怖的地方的,想不到一个初级印臣的法技竟然能够叫自己的老师忌惮起来。于是乎,欧阳成也不顾王富锦百般询问,就是叫他赶快使用自己最强的防御手段。

王富锦很是气馁,问了半天也没有个答复,但是还是照着做了,手中的长枪变化分成了几段,然后环绕在他和欧阳成的身旁,彼此直接魂气窜来起来,就像是一个乌龟壳一样的,将二人罩在里面。

王富锦和欧阳成王二人忽然直接之间这般做法,叫那两位中级印臣很是不解,但是也是讽刺起来。

“这么了,先前不还是极为的嚣张吗,这么现在就像是乌龟一样多了起来,难道是你们在害怕那初级印臣的法技吗?”

王富锦也是能够拿的起放的下人,既然使用了这么会招到别人讽刺的招数,自然也是能够承受的别人的嘲讽的,何况他既然能够坐着德森堡的大将军心中也是有着几杆尺子的。

“王大哥他们这么说你,你都不生气啊!”

“生气,但是比受伤好。”

随着雷霆不断的在乌云里面翻涌,王富锦知道这小小的初级印臣的法技也不是能够简简单单就抗衡下来的,这已经超越了初级印臣实力的范畴了吧!

“哈哈哈!死吧!死吧!”

马曲师拿出了一柄长剑,长剑闪烁着锋利的锐气,那剑吸引着雷电,瞬间就加强了雷电的力量。

“欧阳小弟,那把剑,貌似是马如龙的护身宝剑吧!”

“是的,是马如龙的护身宝剑,拥有稀有的雷属性的宝剑,我原本以为他只是给马曲师装场面的,但是没有想到是竟然直接交给马曲师使用了,这马如龙还真是舍得!”

欧阳成的话中有着浓浓的忌惮,毕竟他可不是一些普通的世家子弟,马如龙隐藏的很深,这一点再很久以前他的父亲欧阳德森就警告过自己,而欧阳成也从来没有将马如龙当作是简单的人物。

“哈?”

也容不得王富锦疑惑了,那青雷直接轰击下来,当然最多的还是击中于快速堕落下来的张坤的身上,一道青雷直接撼动了张坤稳定的身躯,然后青雷在马曲师疯狂的大笑声中,不断的轰击着张坤。在舞台周围吸收着青雷的詹天可以看的见张坤坚硬无比的身体已经开始被青雷轰出一道道血痕,张坤本人也是脸色发白,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啊!

张坤还是硬撑了下来,轰然之间砸了下来,这一下也就所有人认识到了印臣之间生死战斗可不是闹着玩的,这般恐怖的震撼力,舞台顷刻之间支离破碎,就算是有着欧阳德森的魂气支撑着也仅仅是保护这粉碎的舞台不至于掉入湖底。

同时人们也是见证到张坤马曲师的强大,马曲师的一招雷雨直接将两名毫无准备的中级印臣轰击的昏死过去,被詹天救了出来扔到了岸上,而张坤不仅仅打破了舞台还打破了欧阳城主亲自下的禁制!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着这一幕而哑口无言的时候,詹天跳到半空之中,疯狂的吸收这不断肆意的青雷,那直接将中级印臣轰击昏死的青雷在詹天的面前竟然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的无力,不一会的功夫就被詹天全部吸取。

站在一个破碎的石块有着预先准备的欧阳成和王富锦幸免于难,王富锦将詹天吸收青雷的情景全部看在眼中,朝着欧阳成比了一个大拇指,低声的说道。

“你老师实在是强啊,这恐怖的青雷他都能够极为轻易的吸收了,也不知道你老师是什么境界的人物,比城主还要强吗?”

欧阳成没有回答王富锦,因为他也不知道,也没有乱猜,有时候,这种不知道或许也是很好的选择。

烟雾散去,詹天顿时被眼前的情景一抽,整个人身上忽然直接爆发强大的杀气,但是一下子又压制了下去,差一点失控了,但是双眼之中已经有些红润了。

张坤整个人直接被马曲师拿着护身宝剑穿透了身体,大量的鲜血不断的向着地面喷洒,张坤双眼涣散,口中不断的溢出鲜血!

场中寂静,令马曲师的狂笑格外的刺耳。

“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如果你能够抵得住我的屈辱的话,等到几年之后,或许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但是你却如此的心急,心急来死!”

张坤双手握住这穿透身体的护体宝剑,一边吐着鲜血一边说道。

“如果,我接受挑战的那天就和你战斗的话,或许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很可惜,我接触到了一个人的武器,他的武器教会我一个东西,疯狂!”

符文在燃烧,张坤手中青筋暴起,硬生生的朝着马曲师的方向有前进了一些,剑刺入的更加的深。但是张坤却是抓住了马曲师的双臂,笑容在他满是血的脸上绽放。

“出来吧。大成刀!”

十三刀道!断!

惊天的一道,直接将德森湖给切开,刀气飞到天上将还未散去的乌云切开,效果看起来就像是天被切开。刀气在肆虐,欧阳德森一下子出现在刀气的尽头挡住了刀气,湖水却暂时无法恢复,这一切都是因为大成刀的刀气。

“可惜,这武器太强,我只能这样使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