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吧唧一耳光

欧卿祺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可是宋芦仿佛就真的是这样理解的一样皱眉看着欧卿祺:“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打扰你了,那么我走就是了。”

欧卿祺一听宋芦这话急眼了,如果让宋芦就这样走了,欧卿祺觉得自己才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欧卿祺连忙拉着宋芦的手急急的解释:“沁儿,你听我说,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你听我解释……我……”

宋芦挥手打断了欧卿祺的解释,挑眉看着一旁的维莉笑眯眯的说:“维莉小姐,不如你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回事儿吧。”

在外边纠结挣扎了半天没有见着宋芦和欧卿祺或者说是江风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出来,杰瑞和孙岩有点坐不住了。

结果两人犹豫了半天相互拉着手给对方加油打气顶着一群人诡异的目光注视走进来听到的就是宋芦的这句话,然后两人的身子都不自觉的僵硬。

说完宋芦还意犹未尽的补充了一句:“虽然说你到我家里告诉我一次了,不过我觉得还是这样说更有可信度是不?”

宋芦这话含义可谓是相当的丰富,既让欧卿祺明白了维莉去找过宋芦,又让江风瞒着宋芦的这种明白了事情败露的罪魁祸首。

一瞬间在场的人看着维莉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你丫你说你自己对欧卿祺纠缠不休就算了呗,你找宋芦间接折腾我们干嘛?!

不过以为自己占了上风的维莉明显没有注意别人的目光的意思,眼睛停留在欧卿祺的身上透着直勾勾的欲望,看得宋芦不由得微微皱眉,清幽的眸子里飘过一丝怒气。

“我以为你知道了呢?原来你不知道,我也不介意告诉你,欧卿祺是我男人,你如果有自知自明,那就自己离开他的身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欧卿祺也是被宋芦的突然出现给整迷糊了,等到欧卿祺反应过来的是维莉的这段惊天之语就已经说出口了。

宋芦听到维莉的话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仿佛是听到有人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的平淡。

可是宋芦的平淡没有给任何人一种平静的感觉,相反,大家都默不作声的退后了一步,只有江风毅然决然的站在宋芦的身边,仿佛丝毫不受宋芦身上的冷气的影响。

看着笑眯眯的看着宋芦的江风,杰瑞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果然爱宋芦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啊!不过江风这样都能顶住,对宋芦果然是真爱啊!

欧卿祺是真的被维莉给惹生气了,抬头吧嗒就给了维莉一个狠狠的耳光,杰瑞觉得,欧卿祺肯定下死手了,尼玛还带回响的……

不过欧卿祺的行为并没有让宋芦脸上的笑意平淡片刻,让人惊奇的是,宋芦仿佛还笑得更开心了。

“哎呦,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好好说不行,还动手了,杰瑞孙岩你们也是,看着欧总打老婆你们也不拦着,这事儿做得不对。”

听到宋芦的话,在场的人都猛地愣住了,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宋芦,莫名躺枪的杰瑞和孙岩悄悄的缩了缩脑袋,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江风好笑的看着宋芦说:“芦儿,欧总结婚证上的老婆是你,这人算不得是欧家的夫人的,顶多也就是个外室罢了。”

听到江风对宋芦的称呼,欧卿祺只觉得一阵胃疼,芦儿,尼玛江风有本事你再喊一声试试!

可是江风哪里是会受到欧卿祺的眼神攻势影响的存在,江风风度翩翩的看了一眼仿佛是被宋芦的反应给惊讶到了的维莉。

貌似关心的说:“小姐,你没事吧,其实对于这种事情,是可以报警的,尽管不能按照家暴处理,可是多少还是能给小姐一些赔偿的。”

江风的话仿佛是一个狠狠地巴掌吧唧一下就打到了维莉的脸上,是呀,欧卿祺的老婆是宋芦,自己挨打了连家暴都算不上!

“欧卿祺,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没完!”维莉就跟才反应过来自己挨打了一样指着欧卿祺怒吼。

不能怪维莉的反应慢,实在是维莉没有想到欧卿祺会动手,其实不单单是维莉意外,宋芦也没有想到欧卿祺会出手打维莉。

尽管男人打女人似乎不好,可是宋芦丝毫没有觉得看不起欧卿祺的意思,相反,宋芦觉得看到欧卿祺打维莉的瞬间自己貌似还是有点小开心的。

欧卿祺真的是很生气,你说一个维莉给自己添乱就够闹心的,尼玛江风还来添乱,而且宋芦明显就是很生气啊!

欧卿祺突然就觉得自己前途堪忧:“尼玛你给我闭嘴!这事儿如果不是你会有的吗?打你都算是轻的!”

欧卿祺真的气得不轻,然而听到欧卿祺的话宋芦居然皱眉看着欧卿祺说:“欧总,想要打情骂俏也不至于在我们的面前吧,如果实在是觉得我打扰你们了,那我们走就是了。”

再次听到宋芦用一种礼貌而疏离但是透着淡淡的寒意的语调叫自己欧总,欧卿祺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翻涌着一股浓浓的苦涩。

一旁的人听到宋芦对欧卿祺的称呼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惊吓,不过都选择了沉默的观察战况,不过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欧卿祺的情况实在是不妙啊!

“沁儿,这事儿真的不是这样的,你相信我……真的不是这样的……沁儿……”欧卿祺伸手想要拉宋芦,结果被江风拦住了。

看着江风拉着自己的手腕,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暴虐的寒意:“江风,你给我松开,这是我跟宋芦之间的事儿。”

欧卿祺不怕江风,可是就怕江风现在捣乱啊!然而江风对欧卿祺的话根本就不在乎,无所谓的耸肩,对着欧卿祺挑眉。

“芦儿,也许不希望你用拉过别的女人的手去碰她。”尽管说欧卿祺拉过别的女人有点牵强了,毕竟欧卿祺只是捏着人家的下巴和打了人家一耳光而已。

可是说到底也有了肢体接触,江风这话好像也无可厚非,果然,听到江风这样说宋芦嫌弃的看了一样欧卿祺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退了一步,避开了欧卿祺的手。

欧卿祺诧异的看着宋芦,江风有些好笑的挑眉,仿佛是觉得骄傲的看着欧卿祺慢条斯理的说:“我就说了,芦儿不会想要你碰着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