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自求多福

尽管到了最后,维莉被那个强悍的老妈强行带走了,不过那个老女人还是表达自己对欧卿祺打了维莉的不满。

然而欧卿祺心心念念的都是宋芦离开的背影,还有那个不知死活仗着宋芦现在生气就趁虚而入的江风,根本就没有搭理那个喋喋不休的老女人的意思。

杰瑞做老好人,目送着一向强悍的维莉被更加强悍的老妈带走,然后一回头脸就耷拉了下来。

孙岩的脸色也不好看,因为宋芦的反应实在是太吓人了有没有,哪怕是不了解宋芦的脾气的杰瑞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肃。

欧卿祺阴沉着脸抬头看着杰瑞和孙岩,发飙的话就这样卡在了嗓子眼说不出口,这事儿根本就怪不着这些人啊!

说到这里哪怕是这几天被维莉无数次误伤心里对那个女人恨之入骨的杰瑞也不得不承认,维莉给自己解决了大麻烦。

维莉当着欧卿祺的面说的自己去找过宋芦了,尽管对于欧卿祺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对于有可能被恼羞成怒的欧卿祺迁怒的杰瑞来说,就是一个听起来不错的消息了,至少目前欧卿祺铁青着脸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一样。

沉默了半响,欧卿祺才沙哑着声音说:“你们说,他们去哪儿了?”杰瑞反应了好半天才明白欧卿祺口中说的他们是谁。

准备接受欧卿祺狂风暴雨一样的怒火的孙岩被欧卿祺没头没脑的问题猛地一噎,满头黑线的看着欧卿祺。

“我们怎么知道……还有,你问这个干嘛?”孙岩是真的无奈了,你说你老婆现在知道你一直隐瞒着的事。

你不想着好好的回家讨老婆的欢心,你丫居然还在思考江风带着宋芦去哪儿了?你是不是傻啊!

只不过转念一想江风对宋芦的心思,孙岩又觉得欧卿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尽管宋芦变心投入江风的怀抱的可能性较低,可是抵不住江风一直敞开着为宋芦等着的怀抱啊!

听到孙岩的话欧卿祺英挺的眉头狠狠地皱起,视线在杰瑞和孙岩的身上散了一圈,然后冷冷的说:“你们为什么不拦着他们?”

听到欧卿祺的话,杰瑞猛地一僵,苦笑着说:“你觉得我们拦得住吗?你行你咋不直接把江风给打倒然后带着宋芦走呢?”

杰瑞这样不知死活的一问,欧卿祺身上的冷气更是飕飕的往外放,不过欧卿祺也知道自己强人所难了,就宋芦刚才的那种情况,欧卿祺自己都不敢动手拦着,别说孙岩和杰瑞了。

“行了行了,现在怎么办?”欧卿祺真的是被宋芦突然的出现和猛然间得知的真相震惊到了,现在欧卿祺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乱糟糟的一大片。

杰瑞和孙岩面面相觑,我们哪儿知道怎么办啊!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宋芦很生气就对了。

欧卿祺烦躁的在原地转了一圈,抬脚踢到了桌子的边缘,然后就是一声闷响,杰瑞不自觉的缩了缩自己的脚趾头,都替欧卿祺觉得疼。

宋芦当然很生气,如果一开始宋芦还可以告诉自己是那个女人跟自己胡说八道的安慰自己,这个时候宋芦就连安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

江风看着气鼓鼓坐在自己对面跟盘子里的吃的过不去的宋芦,眼里闪烁着无奈的笑意:“你没事吧?其实欧卿祺跟那个女人不是这么回事儿,你也别生气了。”

欧卿祺不在,江风也不介意跟宋芦说说什么好话,再说了,这话就算是江风不说宋芦也知道。

因为宋芦和江风进去的时候时机刚好,欧卿祺捏着维莉的下巴的时候眼里闪烁着的寒意是忽视不了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欧卿祺跟维莉的关系好不了,这一点宋芦的心里当然也清楚,可是无奈的是宋芦的心里就是隔应。

这事儿其实搁在谁身上谁都觉得隔应得慌,你说自己的老公因为前女友的纠缠不清联合别人一起瞒着自己,这算什么事儿啊!

宋芦愤愤不平的戳着自己盘子里的吃的,脸色透着浓浓的怒气:“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啊!那女人什么情况啊!”

江风好脾气的往宋芦的盘子里夹了一块蘑菇,笑眯眯的说:“那是陈氏的千金,她的母亲是陈述,怎么说呢,一个很强势的女人。”

江风笑着跟宋芦普及关于维莉的信息,自从知道了维莉纠缠着欧卿祺的事儿江风就猜到了有这么一天,之前也对维莉这个人下了不少的功夫。

听到江风这么说,宋芦不由得微微皱眉,维莉也许不是什么有名气的人,可是维莉的母亲却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就如江风所说,一个很剽悍,而且还有能力有家世的女人,如果维莉的母亲同意了维莉喜欢欧卿祺,那么事情估计真的会有点麻烦。

可是事情的重点是维莉的母亲反对维莉跟欧卿祺的关系,所以说维莉纠缠欧卿祺这事儿早晚是得解决的,江风也就没有把维莉放在心上。

“你还知道什么?”宋芦了解江风的个性,既然都知道维莉的母亲是陈述,那么江风自然知道一些别的东西。

江风闻言微微挑眉,笑眯眯的看着宋芦说:“不过,陈述对于维莉纠缠欧卿祺的事儿极度不赞同,之前维莉被欧卿祺甩了之后死缠烂打,就是被陈述强行送出到国外。”

听到欧卿祺这些花花过往,宋芦不由得微微皱眉,哪怕是早就知道了欧卿祺花心公子的过去。

可是当真的听到了别人用这样戏谑的语气提起这事儿,宋芦的心里还是有些隔应:“你是说,维莉曾经因为欧卿祺的事儿被送到了国外?”

“是呀,而且,据说这次欧卿祺已经提前通知了陈述,如果不出所料,这次欧卿祺跟维莉交涉不顺利的话下一步出马的估计就是陈述了。”

说到这里哪怕是江风也不得不为欧卿祺的老谋深算而感到心惊,在还没有跟维莉交涉的时候欧卿祺就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这一点江风觉得欧卿祺真的是个心机深沉的人物。

江风觉得,如果这次不是机缘巧合宋芦知道了这事儿,那么也许欧卿祺真的有可能安排好了一切然而宋芦却毫不知情。

只可惜宋芦不是那种被人养在深宅大院里的无知妇人,而是一个跟欧卿祺可以相提并论的有着强势个性的存在。

看着宋芦眼里闪烁着的光芒,江风不由得微微一笑,抬起桌子上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欧卿祺啊,你就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