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美男计(套路)

战场上,一位披着敞开的黑色风衣,戴着黑色胸罩,下身着黑色紧身裤的红发美女出现了,她的左眼的伤疤更添其邪魅的气息,高冷和狂野的气质在她身上展露无遗。她快速的接近鬼索起来。

而塞恩也站起来,他的腹部被挖空,里面燃烧着红色能量,这就是他的动力炉,只要这股魔力火焰不熄灭,他就会死战不休,身体的残缺无法影响他的征战。

莫德此刻则看着自己手中的兵书,只见上面写着三个汉字:美人计。

“果然我应该多学习一下兵法,我看看啊。‘兵强将智,不可以敌,势必事先。事之以土地,以增其势,如六国之事秦:策之最下者也。事之以币帛,以增其富,如宋之事辽金:策之下者也。惟事以美人,以佚其志,以弱其体,以增其下之怨。如勾践以西施重宝取悦夫差,乃可转败为胜。’果然非常适合当前局势啊,真的是对面太强了。”

不过,兵法总得看实际操作的,既然对面的统帅三军的最高主将是不祥之刃卡特琳娜的话,那么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出卖一下自己的色相了,这是为了大军着想,你们根本不明白我的牺牲。不过,对卡特琳娜施展美男计我也不会接受不了。莫德暗暗想到!

鬼索不知道自己老大的妄想,他挥舞着狂暴之刃,扫飞了周围的所有人,并且又朝后面喷吐了一团狂气,卡特琳娜见状,整个人都消失,再次出现,她已经出现在了鬼索面前,她如同跳着绝世的舞蹈,疯狂的投掷出数百把匕首,封锁住鬼索前进的方向,而后面,横冲直撞的塞恩带着狂暴的冲击波冲了上来。

前面是致命而美丽的匕首绝杀之舞,后面是呼啸而至的死亡冲击波,鬼索全力激起了自身的狂气,使它们向四面八方喷涌而出,最后形成了紫色的气墙,而这时候,莫德也俯冲了下来,他背后涌动的是狂暴的虚空能量!

紫色的冲击波砸向了战场,击飞了除卡特琳娜和塞恩的所有诺克萨斯人,莫德笑道:“这样才能公平决斗,你们说对吗?”回应他的是塞恩的斧头重击和卡特琳娜的匕首。莫德不甘示弱,刚才的美男计自然只是他的玩笑,事实上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只会被卡特琳娜砍成两半吧。

塞恩血色的气障抵挡住了鬼索的大刀,鬼索并没有被刚才的攻击消灭掉,他的身体状态不算好,但也不算太糟糕,大快朵颐着不只是什么东西变成的烧焦的肉,他残破的身体开始长出了肉芽,只要一小会他就会恢复全盛的样子。

卡特琳娜明白,他们这次的敌人很难对付,固然有他们突然偷袭的原因,但敌人的战斗力不容小嘘,这两个家伙绝对是可以匹敌那些被英雄联盟判定的英雄的。

而这个时候,一个绿色的容器飞了过来,卡特琳娜趁着莫德的注意被吸引,一个后空翻往后退。莫德注意到事情不妙,里面打开了一道虚空缝隙,可是晚了,四溅的绿浆没有洒在莫德身上,却泼在了鬼索身上,鬼索的表皮虽然比较坚韧,但也被腐蚀掉了不少,对面的塞恩也不好过,身体的血肉消融了不少。

而这个时候,一发怪异的导弹发了过来,为什么莫德会叫这东西是导弹呢,因为它会锁定被腐蚀的鬼索,紧追着不放。看着有些眼熟的一幕,莫德暗想:“等等,这两个技能,该不会是螃蟹吧,想想螃蟹的尸体虽然被祖安改造了,但他好歹是诺克萨斯人啊。”

莫德所想的螃蟹是首领之傲厄加特,他曾是诺克萨斯一名伟大士兵,喜欢潜伏到敌人的主战部队里,然后在敌人的军队中制造混乱,他经常在此过程中受重伤。当厄加特的身体已无法再承受更多伤害时,残废的他被委派为诺克萨斯高级刽子手。这时候的他,双手残废,举步为难。镰刀型的假肢让他得以从事这份血腥的工作本应是厄加特最光荣的时刻,最终却让他走到了尽头。

因为厄加特有军队背景,所以他经常随同派遣队到其他地方执行判决。在伏击敌方军队后,德玛西亚的王子(皇子)——嘉文四世落入了厄加特所在的分队中。因为德玛西亚离诺克萨斯很远,把嘉文四世运送回去领功的风险很大。为了不冒险,厄加特决定就地解决他们的俘虏。

在千钧一发之际,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带领的无畏先锋出现了,厄加特被前往救援嘉文四世的士兵砍成两半。为了表彰厄加特的贡献,刽子手的残骸被送回阴冷的研究院进行复活。厄加特留下了一生受尽创伤而残缺不堪的尸体,这也证明了当时的巫师技艺存在问题。祖安城的普通学者斯坦维克·彼利教授提出了解决方案。在彼利的实验室里,厄加特拥有了新的却非常可怕的身体。现在他已经变成机器和肉身完美结合的恐怖魔兽。厄加特来到英雄联盟,寻找杀死他的凶手。他那金属静脉里满满的都是巫术,并且他现在就想找到那个终结他生命的人。

当然,其实英雄联盟的决斗不是每天进行的,就诺克萨斯而言那是没有战争打的时候才会去参加来牟取本国利益的活动,在祖安看来,那是实验新型兵器的好地方。

所以首领之傲这种杀戮兵器被派到战场上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甚至莫德怀疑就算是诺克萨斯之手也有可能来了,之所以不确定是如果诺克萨斯之手来了,那么军队的统帅者绝对不是卡特琳娜,因为不管卡特琳娜多强,她的主要职业还是刺客而非将军。

果然如莫德猜想的一样,厄加特那满是缝合痕迹的肥硕身躯走了出来,他的身体还有着令人恶心的酸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的体内绝对参杂了大量的强酸,用于攻击。

厄加特高举着他的右手机械镰刀假肢和左手的冒出绿烟的炮口,他的身体发出了绿光,他身上的超动力定位转换器启动了,莫德的身体几乎无法动弹,厄加特把莫德和自己的位置转移了。

莫德随手把手往后伸,准备聚集一团虚空能量,不知怎么回事,这次聚集的虚空能量好像很光滑,而且还很有弹性,捏捏还会呻吟呢,等等,呻吟?

莫德回头看着自己的右手,被放在卡特琳娜的胸部上,莫德无辜的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你的胸部先动手的!而且我也没打算用什么美男计呢!”

莫德,卒。

才怪只不过是人家卡特琳娜害羞的跑掉了,人家就算再怎么自由奔放那也是处女好不好。“诺克萨斯就这么退兵了,但为什么我不开心,反而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莫德残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