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曾经英勇的将军——莫德凯撒

睁开了眼睛,走到了城堡的天台上,看着脚下巍峨的城池与繁华的街道,我的内心也不由高兴起来,这就是自己要守护的领土和子民呢,虽然城堡内的女仆都比较怕我,但我并不是什么邪恶的人,作为凯撒城,这座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城市的城主与国王大人手下的将军,我看着充满活力的街道和日出璀璨的日光,心中不由充满了暖意,这壮丽的景观真是令人心醉,今天一定也是美好的一天呢。

“报、报、报告!”策马狂奔的骑士冲进来城内,当然我也听不到那么远的声音,这是我自己认为那位骑士说出最合适的话语,看起来事情似乎有些不妙。难道是北面狂暴的兽人来入侵了?那些随时会破坏城墙捣毁庄稼的家伙确实令人讨厌,但随着三年前的远征后,他们应该已经不成气候了啊。又或者是西部那些沼泽蜥蜴人过来了?虽然他们的毒箭和驯服的毒兽确实恐怖,但也不至于这样吧,要知道黑泽要塞不会那么容易沦陷的。

我不由打起最不幸的可能:传说中的恶魔来了。抱着急切的心情,我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城堡,看着面前都摔下马背疲惫不堪的传令兵,不由问道:“发生了什么?”我确保那是我最温和的声音了,但传令兵仍被吓个不轻,或许在百姓眼中,我就是一个能靠肉身压倒兽人的野蛮人吧,连我的士兵也是......身先士卒才能带领好队伍,这是我的看法,但也不代表我不会什么计谋,在我看来能减少士兵的损失,让那些痛苦的悲欢离合变少我受点伤也是好的。

传令兵急忙说道:“纳、纳尔村被巨龙大人袭击了!”什么,我不由惊呼起来,巨龙在传说中是那么高不可攀,他们强健有力的身躯,能轻易喷火吐毒的嘴,锋利的角,长而带有冲击力的尾巴都无不彰显他们的勇武,为什么、为什么要袭击我的领民呢?疑惑在我胸中产生,难道国王大人和教皇大人说的是错误的吗?不不不,我怎敢质疑伟岸的他们的想法,凯撒你别多想,快去看看吧。

“来人,备马!”我穿戴好铠甲,率领着一些精锐的骑兵出城直奔纳尔村而去。再离纳尔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强健的军马开始瑟瑟发抖不敢前行了。

因为马匹不知名的缘故而害怕的无法前行,我不得不带着如铁皮罐头一般全副武装的骑士们下马步行,真是糟糕透了,而且想到此行还可能会遇到那些只出现在游吟诗人和珍贵书本的巨龙,我的心情开始沉重起来。

平心静气起来,凯撒,你忘记你二十年如一日的艰苦训练了吗?就算是巨龙也无法击垮你。我开始心理暗示起来,强压住已经有些发抖的指头,我的武器似乎有些拿不稳了。

尽管内心绝不期望那种事情的发生,但我看着已经化为焦土的纳尔村还是不由伤感万分。

“呜哇啊!!!”等等,还有呼喊的声音,那个孩子还有救,带着祈祷,我飞奔了过去,我敢保证那是我生前所能爆发出的最快的速度了。

那是——!我不由睁大了眼睛,一个看上去还未满月的孩子,被狰狞的绿紫色巨龙用嘴咬住,然后抛到了高空,并被它一口咽了下去。

婴儿的啼哭戛然而止,可恶!我开始怨恨起自己来,如果自己能来的更快一点的话,如果之前没有耽误的话,如果之前我能拥有强大的力量的话!

挥舞着重型的狼牙锤,恐怖的钢铁造物重重的砸中了恶龙的头颅,它咆哮着,被我激怒的它如同一只向人类展现其獠牙的怪物,这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呢,传说不可信,那屠戮整个村子的罪魁祸首就是它!!士兵们也被面前的惨象所激怒了,看着率先冲上去的将军,纷纷拿起了自己的武器。

那长相狰狞的恶龙喷射出冒着蒸汽的高温毒液,一些靠的比较近的士兵纷纷痛苦的捂住了脸部,恐怖的毒液和高温的热气轻松地烧热了铠甲,烫死和腐蚀掉躲藏在坚硬铠甲内的士兵。

后排的士兵纷纷端起来手中的弓箭和弩箭,攒射起来。面对那密不透风的箭雨,恶龙嘴角诡异上扬,那是充满了蔑视的神情,锋利的箭矢甚至连它的鳞片都无法刺入,只是留下来一道道白印子。

恶龙跳跃起来,扇动着翅膀,那强大的气流吹飞了士兵们,我立刻将狼牙锤重重一砸,凭着强大的身体和武器的重量苦苦支撑着,但这还没有结束,恶龙俯冲了下来,那恐怖的毒液又要降临了。

不,怎么能就这么屈服呢,我悍然地站起身子,拼尽全身力气向着前方挥舞着,那还未聚集起来的龙息连通恶龙的巨口被我集中,毒液被受到重击的它下意识吞了下去,它的头颅、咽喉、腹部都开始发出“滋滋滋”的声响,它自食了恶果。

恶龙被击垮了,它数次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却被我狠狠地砸向了头颅,它的咆哮与不甘终于消失了,而我看着周围带着恐惧和敬畏的士兵,没有在意他们的眼神,只是有些伤感罢了,这次带来的骑士团三百一十四位棒小伙现在却只剩下二十一位了,他们很多人尸骨无存,在面对恐怖的恶龙,他们连重伤的机会都没有,一碰即死。

这一刻,我无比的无助,生命原来如此的脆弱吗?只有生与死,这才是真正的战争吗?那么我们围歼兽人大部队的普罗米修斯战役算什么,三次的黑泽要塞保卫战算什么,我之前经历的数十次战争算什么。

带着悲伤的心情,我让他们把英勇的战士们和无故的村民掩埋起来,甚至连尸骨都找不全乃至没有,只剩下一些衣冠冢。

回到城池内没多久,我被教会派人逮捕了,我放弃了抵抗,请求去国都找国王陛下问个明白,但见到那曾经看上去有着雄心壮志的国王分外陌生,甚至还对我充满了厌恶,他说的:“愚蠢的贱民,你凭什么杀死一位高贵的巨龙大人,就凭你说所谓的将军?呵呵~不自量力。”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挥了挥手,让左右随从把我带了出去,我被精铁打造的铁链绑在了城墙上,之前受到了的酷刑使血肉翻滚出来,浓郁的鲜血味吸引着乌鸦和秃鹫啃食起我的尸体,而我如同死了一般,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虽然痛苦万分,但我连双眼都几乎睁不开,看不见,是瞎了吗?那样也好,最起码我不用看到某些丑陋嘴脸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恍惚似乎听到了一个神气十足的声音:“时间以到,让大罪人莫德·凯撒行刑!”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一般,被高高的抛起,恐怖的狂风如同利刀一般擦过身体,并迅速下降,噗嗤的一声,我猛地喷出了好大口血,我好像真的要死了呢。

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什么死前回忆......母亲在生我之时难产而死,我的父亲嫌弃我母亲是个被他玩弄的平民女子,被我驱逐出他的家......那之后我好像遇到一位......老军人呢,从此之后我的一生好像几乎就是在军营和战场上度过呢。

我想起来了,那个声音......是我名义上的父亲的声音吧......我不想思考了呢......周围开始昏暗起来,与闭上眼睛的黑暗感完全不同。

后来,我被一个衣着古怪,自称掘墓者的家伙复活了,他似乎不知道巨龙?可惜了,死掉的我从大地里爬了出来。却发现,那曾经璀璨而腐朽的巨龙时代过去了,这个时代将交给人类来自己管理。是吗?这样也好,那么我还是该找点事做啊,比方说去找那个自称掘墓者的人聊聊天......什么,连他的曾曾孙子约里克都死了?算了,那我要去制止战争!

体会过战争的恐怖的我自然不想其他人同我一样,还未长大便步入战场,九死一生、苟延残喘的在死人堆里活着。或许我一次次终结战争的行为被误会了吧?但那又怎么样,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罢了,别人的看法与我无关。

正是从这个时候起,世间就流传着他的恐怖传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