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天地将赴死

“天地初分,盘古肉身化万物,而三魂则成了我们三清,七魄沉入地底,没入地狱之中,最后在天道设轮回后将此为奠基,分六道,剩余一魄却不知去向,而六道轮回中的六魄吸引天地浊气怨气,最后被红云所得,今天这场战斗后,我忽然明白了一些,最后的一魄就在那九九散魄葫芦之中,可以说这葫芦就是盘古一魄,如今七魄已全,剩余的就是三魂了。”

众人盘腿坐于虚空之中,静静的听着老君说着往事及今日的分析,三清的身形已经有些模糊,想来命不久矣,老君的语速加快了一些。

“我们三人皆中了九九散魄葫芦中红云的侵蚀,不过两日多的功夫,三人就将再化为盘古三魂的状态被那葫芦收去,到时候三魂七魄具皆聚齐,她便可化成盘古真身,达至大道圣人的地步,到时候便与天地齐平,天道便有理由出手对付她,这却算是个好消息了。”

刘不玄面露苦涩,无奈道:“那可没用,我见过天道了,他说明了当初其实只有六道鸿蒙紫气,红云那一道其实可能是道祖做了手脚,乃是天地遁去的一,红云身殒后可能已经将那道鸿蒙紫气融入自身,说白了,她如今就是天道的一部分,先不说天道能不能打的过她,根本就没法动手啊。”。

“这不可能!”老君惊呼出声,疑道:“当日天道赐下鸿蒙紫气,可是天地众生皆可闻,绝对是七道!”。

“该死!”刘不玄此时才发觉事情不对,而在同一时间,他与自己分身便失去了信心,不过片刻后,分身所蕴含的修为便回归了本身,他已经达到天道齐平的境界,相当于是一个大道圣人,只是没有了职称罢了,万法不侵,永生不灭,身体损失的任何一分能量最终都会回归本身,可这也同样代表了他的分身已灭,纵使分身没有本尊的实力强大,但也是一般圣人的强度,谁能在无声无息之中灭他,答案呼之欲出!

刘不玄站起了身,一挥手撕开无尽虚空的通道,径直迈入,浑身气势在此刻达至巅峰,纵使无尽虚空之中无一物,却仍然可以感觉到此片空间的颤抖,气焰爆发,周身三丈空间充斥着无形无相的火焰,高温将周身一切尽皆蒸发,两手一张便感知到了自己分身被灭的位置,下一迈步便到了此处。

斑驳的时空碎片在其中乱窜,暴烈的气息在其中隐隐可见,可知当时偷袭蕴含了多么可怕的能量,整片时空之中已经混乱,刘不玄每一次迈步都极其小心,破碎的时空碎片伤不了他,但是却可能踏进未知的时空之中,到时候要出来还要费点时间,也算是麻烦。

将这放破碎的虚空一览而尽,其中没有天道的半分气息,但是除却自己分身的气息外,刘不玄还感觉到了一股同样强大的气息,有些陌生,但一瞬间刘不玄便想到了是谁——道祖鸿钧,看来还是被鸿钧找到了。

虽然不清楚天道寻找鸿钧是为了什么,但是终归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他何必撒下弥天大谎!欺负刘不玄不清楚一切经过蒙骗于他,其心可诛!刘不玄的怒气阵阵上涌,凭他现在的能力已经足够直面天道,正准备向着三十三天外天而去,眼角却突然瞥见了一片有些奇怪的时空碎片,说是奇怪,却是因为这时空碎片中蕴含了一点生命之息。

刘不玄小心的将那时空碎片抓到了手中,放开神识向着其中侵去,眼前的世界豁然开朗,一片星河璀璨之中,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盘腿坐在其中,只是顺着刘不玄的目光望去却可知这只是一片灵魂碎片罢了,眼前老人的身份在刹那间便被刘不玄知晓,他的意识化成人形,走至老者身前,跪倒在地,垂首等待着老者开口,微弱的生命气息下一刻也许就会消散,他生怕自己一开口就耽误了老人要留下的话语。

“你很好,我第一次看见你时就很满意,虽然我已经合道,知晓天地间只允许同时存在六名圣人,但我依然相信你会成道成为不弱于圣人的存在,咳咳。”老者咳嗽了几声,身形又模糊了一些。“天道不甘啊!他不甘自己从孤寂之中出现,却又要如同傀儡一般过上一生,他想要超脱这一切,去寻找另一方大世界,他想要做人!”

老者话一出,便是石破天惊,刘不玄呆愣着想要问点什么,又忍住了,不敢打断。

“在我们这方世界之上,还有更大的世界,天道之上有大道管制,而这大道似乎就是其中一个世界管制下方的存在,本身就是傀儡,对于超出这方世界实力的人,便会将其引送到那大世界之中,但天道本也是傀儡之一,可他有了自己的感情,他不甘于如此,但是大道引送的人之中不包括这本就被创造出来的天道,如果天道有二心,大道会在第一时间将他的意识抹去,因此,他需要一个理由,需要这方世界毁灭,需要这方世界毁灭后的所有能量,以这股能量作为引子,再用红云作为载体,他便可以以人类的身份离开,当初一合道我便知晓了这些,于是偷偷躲在无尽虚空之中等待着机会,想要将这些告诉你们,可惜的是,这么多年来,竟然就只有你一个人来过这里!这些没用的徒子徒孙,都是白痴吗!”

道祖实在是忍不住竟然爆了粗口,苦心无数年,结果竟然还是让天道的布局得以成功,他气啊!

而刘不玄已经完全呆愣在了原地,随着最后一声粗口的落下,老者的身形已经完全无法以肉眼看清,也许下一阵呼吸的微风便会将他吹散。

“记住啊,天地必须由你们来毁灭,将这份毁灭后的力量纳于自身,你才有对抗他的能力,当年你剑平一州妖魔,如今四周也差不了多少,就算这些人其实并不是自愿,但他们终将助纣为虐,那他们就是魔!杀魔,你一直很在行。”带着最后一丝笑意,道祖的身形在刘不玄眼前缓缓消失,刘不玄的感知候中,有一股庞大的气息在周身出现,又弹指间消失不见,刘不玄知晓那是天道,不过在这方天地中,天道有心躲,他还真找不到,万幸的是,他不需要去找。

朝着鸿钧消失的地方磕了三个头,刘不玄站起身,离开了这方世界。

----洪荒大地上,无数的城池乡村之中,人潮犹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尽皆朝着每块大陆中心巨大的法阵中走去,领头身穿紫色袍子,身后大写一个“厄”字的人低声祈祷后不停的向着身后的民众说着话。

“唯有超脱一切才能获得永生不灭的生命,身献吾主,可得万载极乐!”

“身献吾主,可得万载极乐!”

同样的一幕,在许多地方发生着。

---“别婆婆妈妈的,整个洪荒都要毁灭了,现在死也没什么区别吧?”泡面坐在那张巨大的王座上,不耐烦的向着下方跪伏着众妖吼道。

当先的老羚羊面露苦笑,与周身的“同僚”对视一眼,说道:“吾王,不是我们婆婆妈妈,只是现在时间还来得及不是吗?大家想最后听您说点什么?”。

“对啊,陛下!”

“我们一族从远古至今就没有怕死之人!能与陛下赴死,是吾等的荣耀!”

“与陛下赴死,皆是吾等荣耀!”

齐声的大喝,慷慨赴义中更显英雄本色。

泡面突然别过了头,不想让众人看到她通红的双目,大声说道:“哪里那么多话好说的!...谢谢大家了。”话至最后,她突然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老羚羊站起了身,走至她的身前,微微躬身,将她垂至额前的秀发挽至而后,笑道:“其实我们按照您父亲的安排一直偷偷的关注着您啊,您可是我们的骄傲啊。”。说完转身走到了众妖的最后,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一名名妖族走到了泡面身前,有的是两人,有的是三人,这些是兄弟,是家人,尽皆躬身后走到了队伍的最后,一人接一人,当所有人走完后,无数妖族突然朝着泡面一揖到底,齐声道:“为天地而死,吾等心有不甘,为吾王而死,臣等荣幸之至!”。

“顺便说一句,那个傻大个一点都配不上吾王!”

---昆仑山下,烈焰环绕之中,一只赤红巨鸟旁卧其中,十分享受身下烈焰的温度,看着身边垂首而立的青衣男子,淡淡道:“都准备好了吗?”。

“回主上,一切已经准备完毕。”

“那就去吧。”男子淡淡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是赴死,我们也不能输给那些四条腿的家伙,听到了吗?”。

“是!”青衣男子说完,双手一展,已成一只遮天青色大鸟,一声啼鸣,自他身后腾空而起无数飞禽,姹紫嫣红遮蔽苍穹。

赤红巨鸟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了头继续享受着这烈焰,似乎十分不舍,喃喃道:“真是欠你的啊,不过木三是什么破名字!”

---无终之国外,密密麻麻无尽的将士披甲骑马肃穆而立,郁命卿身着金甲,孤身骑在一匹神骏的马上,面对着众人,突然拔剑朝天,大声喝道:“诸位可否愿随我赴死!”

“臣等乐意之至!”

“末将乐意之至!”

“小民乐意之至!”

无终之国,全民皆兵,无论男女在今日尽皆披甲上阵,与天地一战。

金甲持剑者用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着。

“朕的皇后,总算有你求我的时候了。”

嘴角一翘,艳绝天下者英气亦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