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碎天

是的,仅仅一枪。三抢,第一抢被他穿过身体,栽落大地。枪直接青色的血液溅洒天地一。

何等威势,风尘并不知道魔性男子处于什么境界,但却有一点是十分确定的,很强,强大到可以只手灭天的地步去,强大到就是如今的一具尸体也能够令苍天颤栗,落荒而逃的地步。

如今,风尘看着魔性中年男子,心中发寒!他有强烈的敬畏感,并非对方屠了自己亲人王朝的冷血,而是他一念成魔,只手灭天的气魄。

“是你……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还活着……怎么会……”高天,苍天的声音有些发颤,阴霾的天空,云层不动,墨色的乌云看起来虽然恐怖无比,但却似乎刹那的静止了。

苍天的声音令天地震荡,魔性中年男子猛地抬头,自目光激射而出,两道寒芒呈裂天之势,破开阴霾的天空,长久处于阴暗的大地终于接受了一缕阳光。

“你——是——谁?”

凌厉过后,魔性中年男子突然有些呆滞了下来,木纳的一字一顿的开口问道,顿时在他的周围也开始出现一缕缕恐怖的魔气。

很慢的出现,很可怕的魔气,每一缕似乎都拥有莫大的力量,每一缕,似乎都能够压塌空间。

在风尘目光可见的处,空间竟然隐隐有了崩溃之势!别提风尘有多震撼了,那种震撼无法言语。

“从苍天对他所说的话来看,苍天认识他,然而他却不认识苍天……并且说话的语气异常奇怪!由此可断,眼前的魔性中年男子状态并不正常!”风尘不明白眼前的这位魔性男子出了什么问题。

但他却知道对方就是这种不正常的状态。都能自然而然透露出来的那种恐怖气势,那种一缕魔气可压塌一片空间的威势。

想想若是对方正常状态,举手投足间会不会将空间给彻底崩碎。眼前的中年男子,风尘当真不知道怎样形容了,“就是用抬手灭天,跺脚碎地也毫不夸张吧!”

“你不认识我……怎么可能……”高天上,苍天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仅仅片刻,苍天的声音便夹杂着肆无忌惮的笑声传来。声音明显的比之前大了不少,听起来也很有底气的样子。

“哈哈……原来是一具尸体,难怪看起来那么蠢,原来只是一缕残存的意识影响着身体的本能在行动。”

“尸体……?”就是这一瞬,风尘也突然的再次看向魔性中年男子,“原来如此……难怪……”

对于苍天的话,风尘不由得不信,的确,若非不是具尸体,又怎么木纳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不世强者,怎么会任由风尘打开天渊就冲了出来?而这些,似乎都已经得到了解释。

只是这样,风尘就无法再指望魔性男子能够把苍天给屠掉了,毕竟只是一具尸体,由残存的意识和身体本能共同主导,无法思考太多。

看向横空出现的白衣中年男子,只是如今的中年男子毫不似刚才那种有种剑拔弩张的紧迫之感,此刻的他看起来相当的温文尔雅,右手负腰而立,左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折扇,轻轻摇动。

“这……”就是冥尊永尉楠都险些眼珠子一凸直接掉在地上!他只见白衣男子很悠闲的打着折扇,嘴角,有着一抹笑意。“怎么回事……他的自信来自何处?”

看向目光呆滞的魔性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或许很强,但不是他……一具尸体,能做什么?”

轰!高天再次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若非风尘以元气护体,恐怕就一已经失聪了。

“哈哈……还差一点……多久了,无尽的黑暗令我忘记了时间……马上我苍天就重见天日了!”苍天的声音越来越嚣张。同样,风尘和冥尊永尉楠也是越加的焦急了起来。

从早些的对话中,二人就知道了如今的白衣青年男子也并非全盛状态,并非苍天的对手。

只是,一句不知从何处突兀响起来的话,令苍天瞬间闭起了嘴“你的气息——我——很——反感!”

就在苍天的狂笑之声刚刚响起的瞬间,就立刻被一道不急不缓的压了下去,这声音不大,但却不知是何种原因,硬生生的将苍天的声音压得近乎听不见。

天地间,似乎仅仅只有一种声音在不断的回荡!虽然把苍天聒噪的声音压了下去,可不同于苍天带给自己的那种几乎要刺破耳膜,魔性中年男子的声音犹如来自九幽,只是虽然给人冰冷得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但却并未对风尘他们造成丝毫伤害。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风尘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将视线从白衣中年男子身上移开,转头看向魔性男子所在的地方。

出乎意料,风尘回首的竟然没有看到魔性中年男子!早些他站立的地方,如今空无一物。

“你要……干什么?”风尘耳朵嗡动,远处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突然传进了风尘的耳中,是魔尊马桾瀚的声音。

只见魔尊马桾瀚拄着长枪半跪着,在他的身前,魔性中年男子犹如亘古矗立的魔山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

他周围每冒出的魔气并不多,一缕缕的但却可怕到了极点,没一缕,似乎都在很自然的和天地法则对抗。右侧脸连带眼睛被缭乱的墨发形成的刘海遮住,左侧脸上,一道道难明的魔纹爬在上面,鲜活灵动,犹如有生命一般。

听到魔尊马桾瀚的声音,冥尊永尉楠立刻就戒备了起来,有一种时刻准备出手的感觉!这情况,就是风尘也有些懵了!

“枪——”魔性男子面无表情,声音漠然,一身黑色玄衣衣袂飞舞,抽打天地。一个字,风尘刹那明白了“果然那杆长枪……就是他的!”

无论是风尘还是魔尊马桾瀚,冥尊永尉楠,亦或是白衣青年男子。这一刻,都将目光放在了被马桾瀚拄着的那杆长枪之上。

马桾瀚犹豫了那么一瞬,而后松开长枪,身体踉跄着往后退去。

“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