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剑四之境

是否如族长和大巫祝所说的那样自己只是一个阿爸在狩猎中不幸逝世而阿妈因悲伤过度随后也离开了世间,而自己也只是他们在世间留下无尽思念的一个普通的孩子,一个遗孤。

还是真的如同那个梦境中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一样有着扑朔迷离的身世,(但如果自己真的不是部族族人,那么为什么当年在部族的传承之山,接受巫祖传承的时候自己还能得到巫祖的认可,从而修炼了这部族的岁月传承之术。

古老相传只有身怀大衍血脉,身体里流淌着大衍之血的人才能修习这大衍的传承之术,以及得到巫祖的认可。

古天就这样想着脑海中翻腾出各种不同的画面。

窗外几只飞虫在黑暗中不断的探索着,探索着那些能发出热和光的亮点,呜呜的,浅浅的飞行着,嗯,止住了,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是信仰吗?还是信念或者说是使命。不对那是对光的渴望和对希望的执着。

然后毫不犹豫的震动着那双薄弱的双翼穿过窗子朝着古天所在的光亮飞去,围绕着古天屋内的骨油灯来回的旋转像是在欢快的呐喊。

古天抬头望着这几只围绕着烛火在自己眼前盘旋的飞虫想:“所幸不管如何自己还有羽泽这样的一个兄弟,有着从族长大巫祝那里得到的温暖。酒坊里那些酿酒师傅对自己扬起的笑脸,每天还可以偷偷的看几眼掌剑那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女儿林曦,即便她不知道自己对她存在着爱慕”。

古天就这样想着微缩的眉头缓缓的松开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丝笑意。

一丝困意袭来古天起身朝着房间里那张有兽皮铺织的床上走去,天色随着屋内熄灭了的骨油灯而变的一片死寂,围着油灯打转的飞虫也向着四下的黑暗里飞去,寻觅着新的能发出光来的亮点。窗外还能隐隐看到那些还没完全熄灭的篝火和逐渐远去的族人略带嘶哑的歌谣声。

远处一只蝙蝠划破黑暗用牙齿撕咬住一只飞虫的尸体带着捕食者的血腥镇定的朝着另一片黑色的夜幕飞去。

黑暗中古天闭着眼睛,同样又是步入了那个梦境,黑衣男子长剑指天,血染黄土,那一剑似是能划破时间割裂空间,古天在梦境中一直在努力的睁大眼睛似是想要看清那男子的长相,但无论如何倒射回瞳仁的影像依旧还是模糊。

古天也想张开口问:“你是谁?我又是谁”?但喉咙里像是屯满了无数尖利的刺在无时不刻的刺伤着自己的声带,以至于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能张着口比划着口型,像一个垂死的病人在临死的最后一刻大口大口的喘吸着。

朝起潮落,天微微泛亮,东方云朵被烧出一大片红晕仿佛在病蓝色的天幕后封印着一只巨大的火焰凶兽欲要破开囚笼逃之夭夭。

清晨一律阳光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照在古天闭合的眼缝间,黑暗的世界瞬间变得亮倘起来。

古天迎合着那束阳光睁开还略微有些发涩的眼睛,伸展了一个懒腰。

不慌不忙的穿上昨天穿着的那件浅灰色的长衫,整理好被禄。拿起被随意丢掷在桌子上的那把木剑朝门口走去伸手拿掉挡门的棍子用手轻轻一拉明亮的光线从被打开了门的屋口涌入清扫掉每一个能让阴暗藏身的角落。

阳光那样妩媚像是正值花样年华的年轻少女那白皙而又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温柔的在古天的脸庞和颈下那只属于少年的纤细锁骨上拂过,是温暖的气息如沐浴在江南四月的微风里时而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气息。

一两声鸟鸣声划破清晨光线妖媚的气息,古天回过神来看那只停在院落针叶松树上的黄色小鸟,其中黄色的羽毛间夹杂着一缕绿色,显得那样的醒目。古天用手抚摸着自己额头上那几缕散落下来的黑色的发,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古天似有所动自己仿佛有一种和这个清晨的光线相互融合的错觉。

古天不自觉的右手握住剑柄将剑抽出,没有在反复的练习拔剑的动作,而是舞出了一套完整的剑路,木剑上微微附和上了一层淡淡的三色光芒,淡淡的光芒随着古天手中的剑在空中划出一条条锋利而又凛冽的弧度,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剑弧在空中聚集折叠,剑芒与光线相互纵横互相交融。

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庭院里,古天的身影越来越快而剑影同样也越来越密集直至在也看不到古天那少年的身影而只留下无数三色的剑气和柔和的日光在这个小庭院的空气中汇聚形成一把三色的气剑,三种颜色越来越浓越来越浓,一束阳光照在整柄剑三色的剑身上,叮的一声如同青铜落地一般的脆响,整把剑如同开封一般各色光芒退去只在剑身上留下一层淡淡的绿色,剑芒退去剑身消散,幻化出古天的身影,

呵呵,一声轻笑,像是自嘲一样,古天缓缓的笑着对着地下自己被初阳的光线拉长的影子道:初入剑四之境吗?可是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我能领悟那一式剑道十三甚至是那传说中不该存留于世的剑一十三之上的无上剑式,但对向我这样的人来说又有何意义呢?

古天就在院中盘膝而坐进入内视状态,丝毫不怕被人注意到。

可古天知道就算此刻有人看到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关注吧、族中除了大巫祝和族长怕已经在也没有人关注他此刻修行的境界了吧。

他这个被誉为大衍剑部再无其二的怪才。

当年以不到十岁的年纪突破剑二(灵慧境)、凝聚出第三把剑魄跨入三之气腾境,随后又用不到两年的时间达到剑三(气腾境)巅峰只差一步便能达到剑四(力兮之境)。

全族之人无一不为之惊叹,但随之也有讥讽,因为古天根本发挥不出能与之境界匹配的力量,当时就连大巫祝与族长也十分疑惑,对其古天进行检测最终发现古天的丹田气海对这方天地中的灵气似有排斥之意,无法吸纳灵气,当时很多族人为族长和大巫祝能为古天找到病根而庆幸,俗话说这病能得就能治,只要能找到这病根凭借大巫祝和族长的实力定能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