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音之石壁(那年情之所动2)

小离目光朝向古天,两个人一同成上了一条停放在湖边的小船,缓缓的朝着湖中划去,船桨划破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朝着小船的后方荡漾开去。

些是划累了,两个人停下了不断摆动着船桨的手,任由小船在水中漂流着,古天和小离面对面的坐在小船的船舱里。

“你是说梦想吗?我想如果说梦想,那么应该是有一天我弹奏出的乐曲能感动我族传承之山里存在的那面音之石壁吧”。说完便用手指,向着湖面中间的那条山脉指去了。

“音之石壁,那是什么东西”?

“是一面墙,在我族的传说中那面墙是有感情的,而世间只有那些被演绎到极致的乐曲才能感动那面墙壁的”。

“可奶奶说人只有感受过那种存在于极端的感动,那种盛大的场景以及生离死别才能弹奏出天地间最极致的乐曲”。

“就连当年我的哥哥都没有达到那样的程度的”。随后小离轻叹了一声。

小离看着古天眼中泛出一丝好奇道:“那你呢?你的梦想是什么”。

古天傻傻的笑了一笑道:“我想以后我要成为部族猎队的一员,每次外出狩猎都能为族人带回猎物”。

“每天都能偷偷的看上林曦一眼,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和可以和羽泽在一起喝酒,直到最后在我族部我练剑的那颗榕树下老去”。

“我想应该就这些了吧”,古天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向往。

“林曦是谁”?少女眼中有一丝疑惑似又有一丝酸意。

古天也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顿时有些慌张:“她,她是我们部族掌剑的女儿”。

“哦”,小离回答的声音有些冷淡,眼中似又有一些幽怨同时还有一丝失落夹杂在其中。

缓缓的冲着古天道:“我想你应该是喜欢她的吧”!

“啊,我,我没有”,古天惊慌的回答道。

“那你紧张什么呢”?

“我,我”,古天此刻的心中浪潮澎湃,那心脏的心室里也似有一只如同这湖面上漂泊的小船一般的船支在心头的浪潮中来回的起伏摇摆着。

“我喜欢林曦吗?那和小离在一起时为什么心又会跳动的这般快呢”?

少年的心事也总是不为人说,连自己也有些捉摸不透的。

“那我和她比是谁长的好看些呢”?小离对着古天问道。

“这,应该是你,你吧”。古天的舌尖有些泛直。

“我想也是的”,少女像是得到了别人的认可,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瞬间如百合盛开一般的美丽,用手抚了抚自己那一头柔顺的银白色长发,随手抽下隆着自己银亮发丝的那根天蓝色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缓缓绑在了古天左手的手腕上。

愣愣的看着古天,想要在说些什么但却又把话咽了回去,其实少女是想问:“你可喜欢我吗?但想想却觉着自己今天是不是有些荒谬了”。

但又控制不住自己去向自己对面的少年问着那些奇怪的问题,而且刚才在自己完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竟然将自己头上的丝带绑到了对面少年的手腕上。

少女的脸颊一阵滚烫,也不在说话,一只手攥着衣角,低着头似乎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而古天也没敢在直视小离而是偷偷的朝着小离看了几眼,此刻的小离在抽掉那条天蓝色的丝带后银色的长发散落下来、衬托着她此时火红的面庞看上去却又是更美了几分。

两人一时间沉默了下来,只有那只小船在这方平静的水面上静静的漂泊着。

是小离打破了安静中略带尴尬的气氛,缓缓的冲着古天道:“想不想去看看我族传承之山内的那面音之神壁”。

“可以吗?传承之山不是每个部族的禁地吗?怎能随便的进出”。

“是也不是”,小离滚烫的脸颊也稍微缓和了下来道:“我族对传承之山看法和你们其他几族的人是有些不同的”。

“你们其他部族是不会放任任何除了大巫祝之外的人进入传承之山的,但在我的族部却是可以像巫祝提出申请,去往传承之山前去祭拜,而我是我族大巫祝的孙女你觉着会有人阻拦我进入传承之山吗”?

小离一边说一边划动着船桨、朝着湖泊中心的那条山脉划去,小船轻轻的在水面荡漾,迎面有清凉的风吹来,吹动这一对男女额角的发丝和略微发红的脸庞。

在两人的全力催动下,小船很快就靠近了传承之山的那条山脉。

两人将小船绑在他们着陆地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顺着传承之山的石阶走去。

顺着石阶一路向上、而即便是白天山林间依旧还是有很大的潮气,有一丝丝凉意粘到两个人的身上。

周围的植被很茂盛,通往山顶的这条石阶上也长满了绿色的苔类植物,太阳只能将很少的光线透过那些繁茂的枝叶在这条石阶上留下少许的金色斑点。

古天和小离并肩走着,也不知道在各自的心中有怎样的情绪在汹涌澎湃,有一种感觉一点一点的扎根在心脏,在那些被忽略掉的暗角里,一点一点的累计,直到有一天如同火山一般的爆发了,那种情绪却是再也不能被压制的了。

“哎啊”,小离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痛呼声,随后不自主的蹲下身子,用她那如白色温玉一般的手握着自己右脚的脚踝,而在她右脚的那阶台阶上却有着一道明显的绿色划痕,那个地方原本是生长着一些湿滑的苔藓,而小离却是没有注意一脚踩滑,看那样子险些是扭伤了脚,一时吃痛用左脚撑地的蹲在她身下的台阶上。

古天伸手朝着小离扶去、脸上的表情有些许的担心:“你没事吧小离”。

“我还好,不过可能是扭到脚了”。

“来给我看看”,古天随既也蹲下身子,朝着小离用手轻柔着的那只脚腕看去,只见在小离的右脚踝的地方有明显的红肿,

古天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做,如果对方是男孩子还好说直接扛起来走就是了。

但问题现在正好恰恰相反、对方是一名少女、而这又让他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