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倒大霉了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站了出来!

他们面带冷笑,满脸戏谑的看着我。

我丝毫不惧,反而笑了起来:“好,很好,我还担心不够玩呢。”

王儒雅满脸不在意的看着我,目光中有不屑闪过。

我满不在乎的扫了一眼面前这一帮站出来的人,然后松了松拳头。

“可能你们是刚认识我。”我淡淡说道,“不知道,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好人。”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的拳头就已经出去了。

我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先天后期,打这些普通的先天初期,简直跟玩一样。

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我一拳打飞了。

我的拳头很快,快到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的地步。

一星武技威力强大无匹,他们这些人,充其量连炮灰都算不上。一个个几下就被我摧枯拉朽般直接击飞。

“张良,你好大的胆子!”

李高勇似乎早有所料,当即怒喝,直接就朝着我出手。

我刚刚施展出来的实力,不过是之前他们见过的实力,所以他们以为我最多也就能跟先天巅峰斗一斗,他们这种一只脚踏入三花境的人,又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

所以,李高勇抓住这个机会,直接就朝着一拳袭来。

拳风凛冽,带着霸道的气息,直冲我的面门。

他竟是没有丝毫留情,一来就对我下死手!

我心中一凛,顿时闪过一丝冷意。

到底是谁在后面指使,直接想要我的命?好大的胃口,我的命,可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我冷哼一声,丝毫不惧,直接一拳就还击了过去。

若果是之前,我恐怕对此还会小心谨慎,会选择避其锋芒,不会跟他硬撼。但是现在,我从那条鱼肚子当中出来之后,早已经不是先前的我可以比拟的了!

如今我的修为,即便是碰上真正的三花境,也能斗上一斗,更别说李高勇这种,只是沾了点三花的边的先天巅峰!

“这个张良,竟然想跟李高勇硬拼?他真是找死!”有人冷眼相视,刚被我一拳打飞,如今挣扎着爬了起来,带着恨意。

“就是,早清楚他最多能勉强应付先天巅峰了,否则我们会来这里设下这局?”有人低声自语,声音很低,估摸着只有他和他身边那人才能听到。

但是偏偏,我有小流星相助,他们的言语清晰传入我脑中。

我心中当即冷哼,虽然早有所料,但是听他们亲口说出,却依然令人气愤。

听罢,我再没有丝毫留情之意,拳头上力道剧增。

“砰!”

两拳相碰!

他们期待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咔嚓”一声,李高勇面露痛苦之色,倒飞而去。

“呃……”

众人的声音,如同鸭子被捏住喉咙一般,瞪眼看着面前的一幕。

王儒雅瞳孔一缩,朝我看来,面色剧变。

“你……”

他惊骇的朝着我指了指,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我冷哼一声,动作不停,一步踏出,真气急提之下,一掌朝着他的胸口拍去。

一星武技,诡异莫测,我如有神助,直接将他一张拍飞。

王儒雅口吐鲜血,像离弦的箭般倒飞了出去。

李高勇和王儒雅同时连退了十余步,才堪堪定住身子,满脸惊惧。

我丝毫不肯罢休,直冲过去,朝着他们的脸面就是砸了过去。

不过,他们的反应也是极快,好歹也是先天巅峰,半只脚踏入三花境的好手,震骇之余,双手横于面目之前,企图抵挡我的攻击。

但是,一星武技岂是他们能够轻易挡下的?

即便是他们二人联手,此刻都狼狈万分,时不时被我一巴掌抽在脸上。

王儒雅似是要发狂,他一边招架,一边怒吼:“张良,你好狂妄!横行霸道不说,竟然还当众打人?”

我冷哼一声,丝毫不在意,冷笑道:“打你又如何?我今天就是要打你,我看看谁敢来阻止!”

“你……”王儒雅先前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想必以为我是个好欺负的人,妄想用围观群众的威压逼我就范。

可惜,我怎么会是那种在乎旁人眼光的人?

在我眼里,犯我者,打!

就是欺负你没商量。

“我什么我?”我冷笑连连,一拳将他鼻子打出血来,“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多人看着,我就不敢打你了?我告诉你,我管你是谁,我想揍就揍!”

“张良!”李高勇终于受不了了,他已经几乎要被我揍成猪头了,他感觉到,面对我的时候,自己的实力就好像被全方位压制一般,根本发挥不出全部实力来。

“干什么?”

我一脚朝着他踹了过去。

他闷哼一声,倒退几步,他的目中有怒火在燃烧,牙关咬紧,怒喝道:“你这是在藐视狂风佣兵团!”

“哦?”

我又是一脚将王儒雅踢到一边,然后收回拳头,戏谑的看着他们:“终于舍得开口了?我以为你们很能憋呢。”

王儒雅此刻面色难看至极,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他身上的伤,不比李高勇好到哪去。

“张良,你真是目无法纪!”王儒雅还在打嘴炮,企图用这些规矩来对我施压。

“你知道就好,没必要宣扬。”我淡淡说道,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你要知道,惹狂风佣兵团,没有好结果的。”李高勇面色阴沉,眼中带着忌惮。

“你们跟控落是什么关系?”我忽的开口,似是问了一个没头没尾的话语。

但是,李高勇和王儒雅却是一震。

“什么关系?他与我同是狂风佣兵团的人,自然是好友!”王儒雅冷哼道,“莫非你觉得,我此番来,是为控落出头的?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周围围观之人都纷纷侧目,面色古怪的看着我们。

我顿时笑了起来,看着他,目光平静:“为什么,在你眼里,给好友出头,是一件龌龊的事?”

我话音不停,丝毫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冷喝道:“本来你们如果承认你们是为控落出头的,那我倒还敬你们是条汉子,没想到,你们竟然觉得,义气之事,实属龌龊?哈哈哈……谁交了你们这些朋友,真是倒大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