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回程

“没事!几天不耽误,有黄一平在哪里,难得出来透透气,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小北开口道。

李父心疼看着女儿,“钱可以慢慢赚,太多了也没用!身体要紧!”

“爸!我年轻,身体好着呢!我倒是担心您,头发白了好多,都怪我,让您跟着担心,以后我都不会做什么冒险的事情。”小北愧疚开口道。

“没事!现在你好好的,就行了,不然将来见了你妈,我都不好交代!”李父开口道。

“爸爸!有您在,真好!”小北孩子气的开口道。

这是看白烨报了很多金柳条回来,小北忙去帮忙,开口道,“这么多?没碰到手吧?”

白烨摇头,“没有!你给我的匕首很锋利!好用!”

“喜欢就送给你,别伤着自己就行!”小北开口道。

二人各搬一捆金柳条回来,让父亲去帐篷午休,自己也拿出帐篷在一旁支好,白烨在一旁帮忙,一会看到新的小房子出现,“小北!这个叫什么?真方便!”

“这叫野营帐篷,适合外出露宿使用,结构简单,但是实用!”小北又拿出气筒,给床垫打气,防潮垫铺好,睡袋也拿出来,还有一床毯子,这里气候受地理位置影响,还是夏季,晚上不会太凉。

收拾好东西,小北去编东西,问白烨要什么,白烨说什么都好,对他来说,小北亲手编的什么都好。

小北编了一个精致的鱼篓,白烨想学,小北没有同意,白烨纤细修长的手,编制柳条,怕是磨坏了,给他鱼竿,让他去钓鱼,白烨没有钓过鱼,感到新鲜,开心去,没有半个小时,就钓上二条,但是经验不足,跑了一条,剩下一条不到一尺的鱼,也很开心,放进新鱼篓,继续钓,第三次竟然钓上一只大虾,这个郡上都很少,那边没有什么大江大河,湖也少,水产品自然少,虾子容易死,死了容易变色,还不好保存,白烨极少吃到,忙拿去给小北看,“这是一只虾!你看!”

“你喜欢虾?一会我帮你捉,今晚吃蒸虾。”

“好捉吗?”白烨忙开口。

“没问题!”小北拿了自己刚编的另一只鱼篓,里面放上诱饵,放到湖边浅水处,用绳子拴好,“过二个时辰就可以,一会我在编一个,再放下去,有可能捉到螃蟹和鱼!”小北的家乡在水乡,这些都会,儿时的乐趣。

白烨开心点头,“我去钓鱼!”说完开心跑去湖边。

“注意安全!”小北叮嘱道。

小北又变了一个背篓,用来盛药,还编一个笼子,打算捉点野鸡兔子,给父亲做了吃!这些野生味道格外好!

看父亲睡了,白烨在钓鱼,她去不远处打猎,先是挖了几处陷阱,碰碰运气,自己也不太会弄,然后去树林等着,运气还算不错,还是这一片没有天敌,等了一个小时,小北用麻醉枪,射中二只兔子,一只野鸡,顺手捉回一只松鼠模样的小家伙,给白烨玩!

提着猎物回来,小北不担心麻醉枪没有药了,她刚找到几种有麻醉效果的草药,可以提炼,代替,以后不用担心没有麻醉药可用。

看着小北拿回的猎物,白烨放下鱼竿,跑来看,对他来说,什么都新奇,在家族中长大,出门都是极少,哪里有机会看这些野物?

“它们都不动,是不是死了?”白烨忍不住摸了摸野鸡漂亮的尾羽。

“没有!睡着了!一会就醒了!”小北把它们关进笼子,这个要靠老爸动手,自己不敢杀。

白烨点头,小北又把松鼠递给他,“这个好玩,你当个宠物,我等等给你编个好看的笼子。”

“好!“”白烨接过来毛茸茸的小家伙,“等我们回去,我就放了它,还是待在这里好,会去怕养不好!”

“说得对!动物还是在森林好!”小北赞同道。

二人在湖边欣赏景色,钓鱼聊天,下午收获不错,晚餐是兔子炖野菜,还有烤野鸡,自然是李父处理的,以前在家里,都是爸爸动手,饭是小北做的,白烨帮忙烤鸡,学的有模有样,当然还有白烨最爱的大虾一盒,吃了晚餐,白烨陪李父聊天,小北检查帐篷,有撒了不少药粉,在四周升起火堆,防止野兽。

大的帐篷给父亲白烨二人睡,自己睡小点的帐篷,晚上有野营灯,倒也不黑暗,白天有些了累了,三人聊一会,便各自休息。

白烨第一次睡帐篷,又是在野外,好久才入睡。

第二天一早,李父第一个起的,先是去湖边洗漱,又在不远处活动身体,没有多久,小北也起床,刷牙洗脸,然后做早饭,父亲包里有面条,下了鲜虾面条,营养美味,才叫白烨起来,昨天睡得晚,有极少外出,才睡的晚了。

白烨看小北和父亲都起了,有些不好意思,忙去湖边打水洗漱,李父回来,白烨忙打招呼,三人吃了早餐,白烨还去割柳条,李父去挖野菜,小北叮嘱他们别走远了,这周围没有危险,再远点不好说了!

小北的任务自然是找路,第一目标在湖里,回忆当时的大概方位,小北看看天气温暖,换了衣服,小心下了水,自己有的泳技还不错,小北慢慢游到湖的中心,又潜水下去查看几次,没有什么特别,湖里除水草就是鱼虾,清澈见底,除了石头,没有找到其他的东西,又在湖里游了一圈,觉得体力消耗很大,便回到岸上,看来找到路,没有那么容易,小北看看时间,大约八点半左右,小北打算十二点再去试,看看这个时间是不是特别?穿越不是简单的事情,只怕还要运气和缘分,只能慢慢来,如今就算回不去,也没事了,毕竟老爸在身边,就没有遗憾!

白烨回来,看小北湿漉漉的长发,穿着短裤和背心,有些羞涩,忙转身,小北笑了笑,不好意思该是自己才对,这个奇怪的空间!

看白烨又割了不少柳条,开口道,“白烨!会不会游泳?”

白烨没敢回头,开口道,“我不会!”

“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但是一二日学不会,要慢慢来,有一定的危险!”小北开口道。

“我可以学?”白烨回头问,见小北披着一件外袍。

“可以!湖水多美,天气又好,想学我就教你,也算是一件技能,或许有用!”小北开口道。

“好!”白烨没有拒绝,小北会的,他都想学。

小北让他去换简单的衣服,便带他在浅水处学习,白烨也蛮有天分,学了一个小时,有点模样,喜欢上水里的感觉。

中午时分,小北再次下水,游向湖心,没有多久,小北发现异样,湖心一处,似乎有吸力,小北仍进去一棵水草,没有下沉,但是马上不见了!小北没有敢贸然尝试,一直在周围不时的丢几棵水草,发现一进去那一块地方,水草消失?半个小时后,异样消失,什么变化也没有了,小北心中有数,游回岸上,对父亲轻轻点头,李父会意,开口道,“贝贝!累了吧!我做好午饭,米饭,鱼汤!”

“没事!好久没有游泳了!”小北去帐篷换了衣服,才出来,如今已经找到答案,只要明天再去试验一下,基本就没有问题。

小北没有打算回去,不过是以防万一,三人在这里又住了二天,然后收拾东西打算启程,小鹿小北几次让它们离开,它们都不肯,小北这次就是想把它们,放归山林,留在外面不安全,万一被人知道,自己很那保住它们,可是它们不肯走怎么办?

等收拾好东西,小北把行礼放到马上,找了衣服给父亲换上,出去再穿现代的衣服,不好!引起别人注意就不好了!至于小鹿,小北只能给它们嗅了轻微的麻醉药,让它们短时间无力行动,希望它们安心留在这里,不能再带它们回去了。

小北十分不舍,还是带着父亲和白烨离开了,回头再看看仙女湖,小北这次回来,下次不知道还要多久,但是这个地方,永远都忘不了。

晚上依然在山洞住下,第二天中午赶路,晚上刚天黑,到了当初遇到侯大娘的地方,再走五里就是南山镇,三人坚持回到镇上,回到李府,小喜开的门,看到小北,很开心!

迎了三人进去,紫母没有住这里,为了方便,住在店里,小北送父亲去自己隔壁的院子,这本就是给父亲预留的,让白烨主席及西边相邻的院子,小喜让厨子烧水做饭,看得出主子很累,自己安顿好马匹。

晚饭在李父的院子吃的,小北不忘给二人介绍小喜,她聪明伶俐,李父也喜欢,没想打这么小的孩子,就可以做事井井有条。

小北说小喜也跟自己姓李,算是妹妹,又给小喜介绍父亲,至于白烨,只说是朋友,没有多介绍,毕竟身份特殊。

小喜知道对方是主子的父亲,更亲切,小北让她叫义父就行了,小喜忙叫起来,李父也答应,小北给她一个红包,算是父亲的见面礼。

小喜开心收下,晚上给义父打热水洗脚,送水,送点心,事事周到。

住了一晚,第二天准备好马车,小北又去店里转了一圈,便带二人回郡上,路上一直心情不错的白烨,脸色暗探许多,几天的自由生活要结束了,又要会那个牢笼中去了!

小北赶车,路上休息一次,下午将白烨送到寺院后门,告辞离开,也看出白烨心情不好,安慰他几句。

带着父亲先回住处,安排父亲和自己住一个院子,父亲住东房,自己住西边卧室,让父亲先休息,自己去安排府中人照顾父亲,让李平专职照顾父亲,打算再去请二个丫头回来,多几个人放心。

晚上让厨子准备丰盛一些,父亲来了,庆祝一下,看看时间,不忘让人去通知黄一平晚上过来,紫玉和小东还没有回来,应该要天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