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章不离不弃

小北特意留出三个院子,不对外开放,分别是踏雪寻梅,空谷幽兰,还有青竹丹枫三个院子,一个给自己留的,一个给白烨,最后一个给黄一平的,至于父亲他喜欢临月小筑,那是专门为他修建的。

黄一平特意去看过,院子中种着错落有致的翠竹,二层的竹楼,后面有几棵枫树,院子有池塘,非常满意,相信自己夫郎也喜欢。

时间很快,朝廷派到各个省府官员,已经到了郡上,筛选十分严格,从头到脚都要挑剔,还要考才艺,很快淘汰三分之二,只留下一百人,这些人是确定要进京,郡守的三位公子幸运被选上二个,自然有郡守的面子和打点,毕竟功力还要真正再选一次,多一个人,多一份把握。

几天之后,所有被选中的人就要离开,可以带一名贴身随从,郡守很是重视,还亲自勉励二个儿子,虽然平时基本没怎么记住他们,如今不一样了,置办最好的衣饰物品,还派二名最机灵可靠的人跟着,每人都不忘给他们准备一笔银两,将来到了京城打点上下,才吩咐下去,就发现白烨已经准备妥当,心里还是遗憾白烨没有参选,但是这个儿子是个聪明的,只要病治好了,自然可以有其他妥当安排。

林氏作为嫡父,自然也要给二位名下的儿子准备一份礼物,不轻也不重,二人忙来到谢,他们虽入选,但是幸亏是在这个嫡父名下,不然连参加都难,嫡庶身份差别很大,自己日后就算幸运入了宫,这个名分也对自己帮助很大,成了贵人,也需要母家撑腰,这点他们还是晓得的。

林氏一如既往的和熙,亲切叮嘱几句,不忘让他们去祖母那里,二人自然受教,最近二人身份水涨船高,府中上下都送礼,他们得到从来没有的殊荣,只是忘记了当初提议让他们去学院学礼仪,并让林氏受他们到名下的白烨。

白烨也是为自己,自然也不会在意,如今安全过关,总算松一口气,送走二位弟弟,郡守府恢复了平静,白烨也打算外出一趟,如今母亲没有关注自己,可以遗忘他似得,但是她也没有时间干涉府里的事情,白烨还是照常打理府中事务和白家的产业。

白烨戴了面纱,让言儿陪自己去书院,林氏知道他出去,没有阻止,只是叮嘱带上二名侍卫,注意安全,如今儿子似乎很消沉,容貌被毁,怕他在家中乱想,出去走走也好。

白烨坐着马车直接到了书院,好久没来,。白烨有些情切,自己什么样子自己看过的,确实难看,虽然知道是暂时的,但是也不希望心上人看到。

小北知道白烨到了,忙去找他,他在祖母常驻的院子,侍卫送到大门就被白烨打发了,言儿见小北来了,便去厨房躲着,公子和小北的事只有他知道,但是他可是赞同的。

白烨看到小北,鼻子忍不住发酸,小北忙抱住他,“烨儿!你受苦了!”

白烨听了,这些天的担惊受怕,这些天的苦楚都觉得不重要了!紧紧抱着小北,忍不住流下泪水。

小北忙安抚拍着他的背,“烨儿!没事了!不要怕!我们过了一关了!”

白烨在她怀中点头,“贝!你不会嫌弃我吧?”

小北轻轻开口,“真是个傻孩子,怎么会呢?别说你的容貌是暂时的,就是一直这样,我也一定不离不弃。”

白烨开口道,“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北真不在乎?”他太需要小北给她肯定答案。

“放心吧!我不是个注重外表的人,第一眼或许觉得外貌惊艳,但是更重要的是心灵和思想的契合,这人再美,自己未必喜欢,再说容颜总会老去,我也会的!”小北感觉到白烨的不安,毕竟以前他的外貌很出色,如今只能面纱遮面。

“贝!我就知道你是特别的!是我可以倚靠一辈子的人!”白烨开心道,心里也安定不少。

小北轻轻推开白烨,开口,“烨儿!好久没见你了,为何还带着面纱,害得我都不能好好看你。”

白烨犹豫一下,“还是不要看了,好丑!我会不会永远这样了?”

小北笑道,“不会!放心吧!我做过实验的,也配了解药,现在给你服下,三天之内就可以恢复如初。”没有把握,小北怎么会给他服用。

白烨忙开口,“我不能服用解药,这样就引起怀疑,那么多大夫诊断不出来,我忽然好了,我母亲不怀疑才怪,而且就算不怀疑,她也一定急着给我张罗婚事,所以在我自由之前,都不能服解药。”

小北点头,“说的有道理,但是是药三分毒,老是不解,我担心多少伤身体,而且若是真留下痕迹,多对不起你第一公子的名头。”

“我不在乎,只要你也不在乎,一辈子这样我也认了!我可不想再被白家卖了!那个家没有温情可言,只有利用。”白烨开口道。

“也别这么想,起码你的祖母和父亲对你也是真心的,就算他们算计,也是不得已。”小北不希望白烨心里有阴影。

白烨点头,“是的!小北说的有道理,我不想害人,但是只求不被害,只想自保,只是没想到祖母和母亲真的狠得下心,白奇二人下毒是不对,该受到惩罚,但是他们也是母亲的血脉,她眼也不眨就处死他们。”白烨对自己的家更寒心。

“烨儿!这件事你不要自责,白奇二人也是咎由自取,若不是我们提前知道,你的命真可能就没有了,杀人偿命,这也是他们该承担的后果,至于你母亲怎么做,那是她的的事,我们只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尽量做到无愧于心就是了。”小北安慰白烨,他才十七岁,不该背负太多的东西。

白烨轻轻点头,“贝,有你真好!我什么都不怕,以后也什么都不想,一切都听你的!”

小北摇头,“烨儿!我可不希望是那样的,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思想,都是独立的,我还是欣赏自信的你,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打算共度一生,你不是我的附属,我们是平等的,你懂吗?”

白烨当然明白,这也是他想要的,“我懂!只有你才会给我这份尊重和自由!”

“爱不是束缚,虽彼此牵绊,但是也不会成为对方的枷锁,以后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支持。”小北保证道。

白烨点头,他果然没有看错,小北就是那个他一直等待期盼的人,这才是他想要的人生,白烨看着小北,又想起亲卫捉的那个人,和那份口供,犹豫这么多天,人还一直关着,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不该瞒着小北,有担心小北会不会怀疑自己的用心,但是马上把这个念头甩出脑海,小北不是那样的人。

小北见他半天不语,“烨儿!是不是还有什么难事?是不是在府里受了委屈?”

白烨摇头,“没有!虽然母亲态度冷淡,但是有祖母在,没人敢对我怎么样,我是有一件事,犹豫了半月了,就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小北开口道。

“这件事和你有关,是我无意发现的!我想来想去,还是告诉你的好!”白烨开口道。

“和我有关?”小北有些不解。

白烨点头,把自己无意救了紫玉,后来担心小北的安危,派人追查开始简单说了一遍,最后拿出一叠纸来,递给小北。

小北拿过来,一一看了,神色有些凝重,最后叹气,将纸放下,“果然如此。”

白烨还是担心,这件事引起误会,损害他和小北的感情,“我不是故意针对紫玉,我只是觉得那个人胆大包天,敢白天入府行凶,万一有下次,对你不利。”

“烨儿!这事我也知道一些,不该你,其实紫玉我早就发现不对,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多,我以前一直觉得他很可怜,只想帮帮他,却没想到他这么偏执。”小北有些无奈,人心难测,本以为紫玉算是淳朴善良,没有心机,却没想到他竟然花钱买通无赖王二,这样又能如何,自己再同情,也不会用自己一辈的感情去施舍。

“你早就知道了?”白烨意外道。

“最早我知道紫玉的想法,是我一个小童,他听到了义母和紫玉的谈话,告诉我,我心里就有数,再接着就是王二找上门,这件事本身就奇怪,紫玉远在郡里,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竟然直接找来,还说二人有婚约,而且破绽百出,最让我起疑心的是那块当作信物的玉佩。”小北解释道。

“玉佩怎么了?有问题?”白烨没想到事情复杂。

“是的,我和还一平都是经营玉器的,对于了解也算不少,那块玉佩一看就是新玉,开采不久的,怎么可能是祖传的?而且雕工可以看出来,是新手,细节处理,都是紫玉的雕刻手法。”小北对紫玉有些失望。

白烨听了,“你原来早就知道了,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怕你难过,我知道你一直当紫玉是弟弟一般。”

“我也有责任,我一直都觉得紫玉像我家乡的人,没有太可以给他拉开距离,以为我可以帮他,可以做姐弟,做朋友,可是忽略他的感受,他毕竟是这里的人,认识这么久了,我真的把他当成亲人,从没有想过去伤害他,相信他也没有想过伤害我,只是太偏执的想和我在一起,用错了方法。”小北无奈道。

“我也觉得他是善良的,只是经受了太多的苦,太怕失去你的庇护,再回到过去的日子吧?”白烨虽不赞同紫玉的作为,但是对他的身世很是同情。

“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我也是个心软的人,明明知道拖着不好,但是却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件事要是摊开了,对大家都不好,我担心他做什么傻事,我以前想着,帮他买些地,开家店,可以让他自力更生,起码生活有保障,但是这些不是他要的,他想要的,我给不起!”小北有些头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