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龙凤胎

二人晚上还在书房设计图样,孩子的饰品,长命锁,金的玉的银的宝石的都打造一个,手镯脚环样样俱全,白烨则绣了很对小肚兜小鞋面,小帽子,二人巴不得把世界最好的都给孩子,完全沉浸在初为人父母的喜悦里。

小北还让店里师傅打造两枚白玉玉如意放到白烨床头,做安枕之用,除了因为生意要出去,小北尽量每天都陪着白烨,问了很多有经验的人说生产虽然受苦,但是危险不大,毕竟别人也那样过来的。

一百天后,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茶园那边也迎来收获,新建千香茶坊,在李父的指导下,收获第一批新茶,取名春芽!第一批产量不大,都是茶树的第一个嫩芽,经过多道工序才制出成品茶,价格也是极高,毕竟春茶最好,产量最少。

只有一百斤左右,给父亲留下一些,送到郡守府一斤,给黄一平一点,剩下的供应山庄,能尝到人不多,有幸品尝的都赞道唇齿留香,清新淡雅!

茶叶能采一年,但是最好的春芽只能采一次,剩下的茶叶没有那么贵,但是也不便宜,,因为制作复杂,茶的味道很好。

制茶都是李父精挑细选的人,都是小北买来的,到时利于保密,李家一向善待下人,到了年龄,就会让他们自己选择合适的人成亲,房子和婚礼都是李家出钱筹备,还会给一定的安家费。

想去李家做事的大有人在,但是选上的人很少,勤快能干,品行好,凡是贪便宜,爱说舌头的,一律请走,绝不留用。

郡守府得到儿子有喜的消息,林氏亲自来的,带着不少补品礼物,就还有白烨的二位姐姐带着夫郎来的,白母也带不少礼物!小北好生招待,林氏得知儿子过的极好,也就放心了,和李父打过招呼,下午才告辞离开。

隔日送来二个稳妥的稳公,照应白烨,都是对生产有经验的,小北安排人住下,自己另外找了二名有经验的稳公,以备不时之需,林氏带的东西都仔细查了,才送到库房。

没有二天,林氏又送来二个娇俏的男孩,小北不明白,自己家里不缺人,是林氏不放心别人照顾白烨,白烨见了父亲送的人眉头皱了,向来自己怀有身孕,父亲送他们来给小北的,小北说过不纳侍,这是送来通房?

小北把不解告诉白烨,白烨笑了,显然小北不明白父亲送他们来干什么的,不明白白烨自然也不说,但是人不能留下,父亲或许是好意,觉得自己有身孕,不能伺候妻主,如其让妻主找外人,不如自己挑的没有什么外心。

白烨相信小北不会,她一向洁身自好,这送人或许是母亲的意思,考验一下小北也有可能,直接嘱咐小北命人送回去,小北也觉得不缺人手,对这种娇媚入骨的男子实在看了起鸡皮疙瘩,这浓妆艳抹,实在反胃,二话没说,直接给送回去,林氏知道很意外,到没有生气,很为儿子庆幸,自己这儿媳不花心!那个男而不希望妻主只看自己,只宠自己?

郡守知道也很意外,对小北她是很看重的,白鹿书院给自己添了政绩,小北经商方面,也使诚郡日益繁华,小北还乐善好施,修路修桥修寺院修郡衙,也让诚郡旧貌换新颜,没有乞丐,没有闲人,自己晋升或许指日可待,没想到这多儿子,还是白烨给自己仕途带来希望,想想宫里那个儿子,早被打入冷宫了,庶出的儿子就是没有出息!对亲生儿子,她没有多少怜悯,只是她可以用的棋子吧了,自己给他们吃穿用度,他们就该给自己出力,白永义把这些看的理所当然。

白烨接下来日子渐渐辛苦起来,四个月以后,渐渐显腹,小北知道白烨爱美,就给他做了好多斗篷和披风,这样穿着,也看不出肚子,更是小心伺候,自己若是不在家,白烨身边时刻都要有人跟着,寸步不离。

每月二次让大夫来给请脉,衣食住行都小心谨慎,白烨都觉得小北太仔细,弄得自己给易碎的娃娃似得,但是心里很甜蜜,尤其刚才大夫诊过脉,说自己怀的应该是双胎,而且一强一稍弱,应该是一女一男。

白烨很意外,自己的肚子确实比一般孕夫大一些,以为进补的问题,没想到是双胎,忍不住先跑去告诉李父,李父听了也很高兴,“很有可能!小北的母亲和舅舅就是双胞胎,或许传给你们?”

白烨听了更开心,“真的!太好了!小北知道一定开心,我喜欢女儿,她喜欢男孩,这样都有了!”

李父忙开口,“小烨!毕竟还没有出生,男女都一样!都是你们的孩子,这个还是等出生之后,是不是?”李父觉得这是说不准的事情,别让白烨希望大,到时失望大!

“父亲说得对!白烨得意忘形了!小北也说男女都好!还说我太辛苦,只生这一次!”白烨开口道。

“这个你们二人定,我不干涉!”李父忙开口道。

白烨羞涩开口道,“父亲,我知道小北是为我好,可是开枝散叶是我的本分,我想多给小北生几个孩子,你别给她说。”

李父面色古怪,男子生子,从心理上多少有些难以接受,忙开口,“不说!我不说!你也要注意身体!”

“谢谢父亲!”白烨满脸的幸福。

白烨强忍着去找小北的冲动,好在傍晚小北回来了,手里提着白烨爱吃的点心和水果,白烨忙迎上去,把好消息告诉小北,小北听了没有太兴奋,扶着白烨坐下,“烨儿,二个?真的?”

白烨兴奋点头,“是的!大夫说的!她很有经验!”

小北还是开心不起来,不是说双胞胎越危险吗?“大夫没说会不会对你身体有影响,到时候会不会太辛苦?”

烨听了,知道小北关心自己,忙开口道,“不会!不用担心!大夫说双生子会小一些,反而好生产,可以正常进步,不用担心胎儿过大!”

小北稍微放心,“那就好!你是最重要的!”

“你也是习医的,怎么比我还患得患失?”白烨开口道。

“当局者迷嘛,我也不算什么大夫,不过是熟悉些草药!”她学的是药剂学,不是临床医学。

“放心吧!大夫说我身体很好!”白烨安慰她。

“二个也好!这样你也不用以后在受苦,我舍不得!二个孩子教育好了就不错了!”小北开口道。

“可是祖辈都说子孙兴旺才好!”白烨道。

“哪里!孝顺听话就好,孩子多了,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心他们,万一这个冷落了,那个怠慢了,多麻烦,关键是你要冒风险!”小北可没想要一群孩子,自己抱不过来。

白烨知道她体贴自己,嘴上不说,心里可是下定决心多生几个,将来帮帮小北也好。

转眼秋季到了,白烨生产的日子也快到了,小北越来越紧张,几乎不去照料生意,都交给下面的人,陪着白烨,一个清晨,白烨被送进房间,小北留在外面,好不容易熬过三个多少小时,一对姐弟总于来到世上,小北没来及听稳公的恭喜,还有言儿他们抱来的孩子,直接冲进房间,去看白烨,白烨躺在床上,换了衣服,有些疲惫,小北忙开口,“烨儿!你没事吧!”

白烨勉强笑笑,“有些累!孩子看了吗?”

小北开口,“还没有来得及,一会去看!妹儿去端参汤,一会喝完,乖乖睡一会!若是不舒服!马上说!”

“没事!稳公说我很好,就是有些累!你去看孩子!”白烨开口道。

“不急!”这时参汤送来了,小北接过来,小心吹了,喂给白烨喝了,又等他睡了,才悄悄出去。

到外面厅里,已经一堆人围着李父和两个孩子,言儿抱一个,李父抱一个,看她出来,忙让地方,小北才想起没看孩子,有些激动走向孩子,心跳忍不住快了,自己的孩子,从没有的感觉,都包在柔软的小被子,只露出比一个苹果大点的脸,皮肤有些粉红,因为双生子的问题,孩子有些小,都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还是醒着?

李父笑的开心,“小北!你还没抱呢!这个是弟弟!哪个是姐姐!”

小北有些僵硬抱过弟弟,试着找个合适的姿势,身边人都恭喜不断,这个是双生子,福气的象征。

小北忙开口,“谢谢!今天都有赏!”

“谢谢主子!”大家更加开心!

李父接过弟弟,小北又抱了女儿一会,仔细看了半天,没看出哪里不一样,按理说龙凤胎,不一样,但是刚出生,哪里看的懂。

小北想起这二天去买回的二只奶山羊,忙吩咐梅儿去煮,放点茶叶,去掉膻味就好,给二个孩子喝,小北不知道男子能不能哺乳,但是二个孩子就算可以也不够,就准备羊奶,没有奶瓶,用自己的吸管杯子,应该可以吧,那个吸管很软。

提前定做好的二个摇篮,把孩子放进去,上面是轻纱的小帐子,摇篮可以轻轻摇晃,让大家都散了,只留下房里几个伺候的照顾孩子。

李父守着孩子看不够似得,小北去厨房炖鸡汤和煲粥,等白烨醒了,再吃。

派人去郡守府报喜,白母和林氏都过来了,小北忙热情接待,带他们去看白烨和孩子,看到双生子,白母很高兴,觉得自己孙儿争气,看到双生子,可是有福气!

白母和林氏送了很多补品和孩子的衣物饰品,小北设宴款待,她们没有多留,便离开,说好满月再来。

随后黄一平和白烨姐姐都送来礼物,附中多了二位宝贝,空前的热闹,白烨也渐渐养好身体,恢复的很好。

二个孩子也很听话,很少哭闹,专门有四个手脚伶俐的照顾他们,孩子一天一个样子,越长越可爱!

满月宴,小北包下全城酒楼,大宴宾客,连南山镇的紫母和侯大娘谁都赶过来,设了流水席,全城百姓都可以来吃宴席,诚郡又一次热闹,小北为每位宾客准备一件玉器做回礼,宴席也很丰富,山珍海味都有,美酒飘香,来了大半城的人了,又是因为郡守,又因为小北,幸好酒楼办,不让府里人忙死,但是贵客,亲戚还是在山庄,小北还包了车行,让马车接送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