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章加封

黄一平站在一侧,没敢搭话,自己只不过在白鹿书院挂个名字,不曾去授课,基本连钱都没出过,可是小北还是没忘了自己。

女皇听了,看看带着白纱的白烨,开口,“李院首年轻有为,你的夫郎姓白,是白郡守的爱子?”

小北点头,“是的!白鹿书院能顺利开幕,也是有官府的大力支持。”

“你们确实办的不错,可是有什么经验?可以给别的书院传授一下?”女皇自然是重视人才,那是国之本。

“回皇上,草民等也没有什么经验,若是其他书院巷和白鹿书院交流经验,白鹿书院随时欢迎。”小北忙开口。

“这个办法不错!若是每个书院都能像白鹿一样人才辈出,那我娆国毕将日益兴旺。”女皇开口道。

“还要靠女皇的英明领导,绕过天下太平,无饥饿,无战乱,子民生活安乐,学子才能安心读书,才会有如今成绩,但是也是偶然,这一次适龄的考生多,下一次未必就如今年一般。”小北还是说清楚,先是夸了女皇,后是先讲清楚,别明年考得不好,您又来降罪?

女皇听了自然受用,开口道,“我问过,你文采不错,但是未曾参考,并无功名,岂是你尚年轻,可以参加考试,将来为国出力。”

小北听了,忙回答,“草民一向闲散惯了,受不了约束,读书更是为了懂得做人的道理,不是非入仕当官,何况草民虽读书不少,但是心性愚钝,做不好官,岂不是误民误国?”他可不想过伴君如伴虎的日子。

女皇很意外,“难得你年纪轻轻,就如此淡泊名利,也只有这样的心胸,才能教书育人,好!”

“谢皇上夸奖,草民只是略尽绵薄之力,希望更多孩子可以读书!做对国对家有用之人。”小北认真开口道。

听了她的话,女皇更是欣赏小北,此人不卑不亢,气度过人,开口道,“你让本皇有相见恨晚之意。”

小北忙开口,“草民不敢当!”

“好了!看来你是执意不想做官,本来想着给你一官半职,看来是不行,介绍一下你的义姐吧?”女皇开口道。

“是!这位是草民的义姐黄一平!”小北开口道。

“就这些?本皇可是听说你是商业奇才?生意遍布全国,可有此事?”女皇看着黄一平。

黄一平意外抬一下头,迅速低下去,忙回答,“草民确实世代经商,但是奇才不敢当!”黄一平想起小北一直在幕后,出风头露脸都是自己出面的,没想到连女皇都知道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们姐妹都谦虚得紧,好!年轻人谦虚是好事,国家该多一些你们这样的人,才能更兴盛富强。”女皇赞许开口道。

“草民不敢当!”二人忙开口道。

“好了!谦虚的话就不要说了,你们二人既给娆国培养这么多人才,又让娆国的商业日渐繁荣,本皇一定会记住你们的功劳,我就封李小北为二品学士吧,封黄一平为皇商!”

小北第一直觉就是拒绝,正要开口,女皇摆手,“不要忙着拒绝,这个二品学士只是一个名头,不用晋朝,没有薪俸,怎么说你也是一院之院首,总要有些功名,这样号召力更强。”

小北倒是很感谢女皇想得周到,“谢谢皇上美意,草民却之不恭,以后一定尽心尽力,教导孩子们,让她们有才华,懂的忠君爱国!”算是一个小小的承偌,如今自己有皇上封的官职,以后不用担心别人怀疑自己的来历身份。

黄一平忙跪下谢恩,皇商!这可真是光耀门楣!这对黄氏一族是从未有的荣耀。

“你们都算是我的臣子了,以后要好好努力。”女皇期许,自己看好二人的能力,自己也没有付出什么,可以换来她们的忠心,这是双赢。

小北也不由从心里佩服,这位女皇不简单,难怪娆国会这么好了,这笼络人心的手段很强。

女皇又道,“白郡守之子也有功,虽是男儿,但是文采出众,还建了娆国第一座男子书院,也是男儿中的豪杰,只可惜男子没法封官职,本皇就封你为二品御赐夫郎,这个荣耀得到可不多!”

白烨忙谢旨,女皇又说了些勉励的话,才让人送她们离开,没有多久,送去学士的官服和白烨的服饰,还有皇上的牌匾和信物,圣旨也下了,三个人没想到京诚之行,如此结束,自然也不会耽误太久,给官府打过招呼,启程回京,圣旨早就到了诚郡,郡守知道自己儿子儿媳都受了封,如何不喜?

郡守更高兴的是,朝廷下旨,因为郡守白永义治理一方有功,提升为永州府府首,三月后到任,下任郡守有白永义推荐,叫朝廷审核,原永州府府首告老还乡。

这可是白永义盼了十几年的升迁,终于到了,她知道这里面可是有小北一半的功劳,如今一家三人都高升,谁不羡慕?对小北夫妻格外看待,至于推荐人选,郡守没有避嫌,推荐自己的长女白桦,她也入仕多年,谁没有很大才情,但是对官场中的事情,已经很熟悉,当好一个郡守,问题不大。

小北也是乐见,白桦是白烨的姐姐,她当了郡守,以后自己还是方便,若是换一个贪官污吏,自己怕是麻烦,没想到岳母这么快高升,她人虽冷酷好色,但是为官上,倒也不失一个好官,不然诚郡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太平安乐,世上人无完人吧!

因为是三个月后到任,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教导女儿为官之道,还叮嘱她要和郡上几个士族建立好关系,尤其黄家,自然还交代要和小北夫妻加强感情,小北虽不入朝,但是也是御封的二品官员,白桦自然知道这些道理。

郡守特意举行家宴,邀请小北二人赴宴,白母林氏还有白桦白枫几个人都在做,那些侍夫多次出事,自然是不会再出席,即便出现,也是站着侍候,没有资格入席。

郡守态度亲热很多,酒过三巡,郡守开口,“如今秋考结束,接下来一个月就是三年一次的宫中采选,我想让你们仨个弟弟都参加,你们觉得如何?”

白桦姐妹没有多想,忙点头,弟弟进宫,混好了,自然对她们有好处,混不好,也是他们的造化。

白母和林氏没有开口,郡守又看着白烨,白烨想了想,“母亲大人,小烨认为这次不让弟弟参选吧!”

郡守意外,开口道,“为什么?他们准备三年,训练还是不错。”自己虽已高升,但是谁不想爬的更高?

白烨开口道,“儿子也是为母亲着想,母亲和姐姐都得已高升,风头正劲,而且三年前,已经有二位弟弟进了宫,这次再送人进去,怕时太引人注目,对母亲不好,而且朝廷规定,嫡子才能入宫,虽然三位弟弟都归到母亲名下,但是白家这么多嫡子,女皇万一生疑,找人调查,只怕很难天衣无缝,为母亲和姐姐官运着想,还是不宜再送人入宫。”白烨道也不是非要提醒母亲,只是牵一发动全身,若是母亲欺君,自己作为儿子都要受牵连,祖母父亲都跑不掉。

郡守忙点头,一旁的白母开口,“还是我的孙儿通透,说得有理。”

大家都点头,郡守开口道,“筹备三年,如今毫无用处!”

白烨又道,“母亲不用失望,那倒也不会,弟弟们优秀,如今也算嫡子身份,倒是可以给他们找到一门好姻缘,一样为母亲分忧!”

郡守大喜,“说得有理!还是小烨聪慧!”

“都是祖母和父亲教导有方!”白烨不忘提一下白母和林氏。

“是呀是呀!”郡守很高兴,自己几个月后就是府守,身份高了,自己儿子们的婚事自然也高,对自己的仕途自然有助力。

小北算是外人,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祝岳母和姐姐高升,一场家宴,皆大欢喜。

白鹿书院因为得到女皇的嘉奖,小北又有了官衔,而且出了大批优异学子,新学年慕名而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小北夫妻和黄一平商议,开设分校,地址选到永州府,年前找好地点,过了年开始筹建,有岳母在,一些事情总是便利。

白烨留在书院,小北和黄一平动身去永州城,路程不算远,半天多的时间也就到了,黄一平地方熟悉,毕竟自己的生意这里可不少,最后选中一处庄园,在城郊,比邻南城门,占地不小,是前任府首留下的产业,跟白鹿书院差不多,周围土地也是一起的,对方的只是用来建书院,半卖半送,只花了二千多两纹银,小北觉得真是捡到了,房子有十几年的样子,经常维护,还是蛮不错的,建筑风格大气稳重,用料也不错,毕竟府首的庄园别院,自然不会差的,知道小北的身份,算是卖一个人情。

小北去官府办了手续,拿到地契和房契,和黄一平参观一下房子格局,就地找工匠改建,黄一平去定制桌椅用品,招聘先生的告示也贴出去,预计三个月后可以开业,买了现成的房子,只要稍加改造,就可以,还有向官府报备,本以为要等些日子,没想到没有十天就批下来了,官府还给帮忙招先生,还给一笔银两?说是办学补贴?

银两不算多,买些桌椅板凳够了,白鹿书院的匾也去定了,一切很顺利,自然离不开官府的扶持,书院仍然隔开,一边女院,一边男院,招收三十多名退下来的军人做侍卫,人选都是黄一平查过的,算是家世清白,再去买了十几个人,负责厨房,杂役,还有男院那边的安全。

一番改造,环境也弄得雅致一些,多重一些花草,还有防火设施都重新做了,一个月后,桌椅书籍都运来,小北仍是院首,黄一平副院首,还请一位有学问的人做院判,相当于现在的教导主任。

老师陆续找到二十多名,毕竟是省府,人才济济,学生的招收简单得多,得知白鹿书院开始分院,这可是皇上御赐过的书院,秋考人家多少人中榜?就冲这个,学生趋之若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