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付出代价

各国来使纷纷回国,赵纯和孙立纹的婚事推迟到明年春天,于是也跟着回了东楚。

马车中楚瑜端坐着,眉头紧锁。先前楚轻扬提早离开,但是这几日他都未曾收到他抵达京城的消息,于是立马派人去查探他的位置何在,探子来报竟是一处偏僻的小院中,而且仙医沐秋也在!

“来人。”

外头伺候的人一听回道,“王爷有何吩咐?”

“去五弟那儿,皇弟和弟妹受伤了本王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不去看望呢?岂不是太失礼了!”他自责道。

外头那人是楚瑜身边的人,因此自是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

队伍行进着,渐渐地,赵纯察觉到不对劲,这似乎不是回京城的方向!

“怎么回事?”她看向春桃。

春桃也感到纳闷,摇了摇头,“小姐别急,奴婢这就去打听打听!”

赵纯点了一下头,撩起帘子看向窗外,小路上尘土飞扬,来的时候她记得不是这样的,楚瑜这是何意?

脑袋中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想起来卫旖和楚轻扬是先回东楚的,而后西岐的孙皇后便因为陷害前玥贵妃而被打入天牢,顿时西岐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此事!

难道这中间有什么联系?因为她听说此事主要是姬茗野在负责,而姬茗野对卫旖的感情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正想的出神,春桃脸色不好地回来了,“小姐,奴婢打听到了。咱们这是去看望五王爷呢!听说他受伤了,具体的也没人知道!”

春桃以为赵纯听到能见上楚轻扬就会很激动,可谁知道赵纯的第一反应不是关心楚轻扬伤势如何反而急切地询问卫旖。

“卫旖呢?她受伤了吗?”

“听说中毒了呢!活不长了好像是!小姐您这回可是受到了老天爷的眷顾啊!只要五王爷一死您就是王妃了!”春桃恶毒地说,只要她家小姐做了正妃,自己以后也能飞上枝头做个姨娘什么的,总好过当一辈子的丫鬟!

赵纯怒不可遏,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直把春桃打翻在地,“主子们的事也是你能嚼舌根的?把嘴巴放严实点!是不是我最近太宠你了?”

春桃用手捂着被打的脸颊,还没缓过来呢就是赵纯的一顿臭骂,她连忙低着头认罪,“小姐您别生气,都是奴婢不好!奴婢错了!”

赵纯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地说,“起来吧,你是我最得力的丫鬟,所以平日里对你的要求也比别人严厉了些,这都是为你好!以后这些话可不许随便说了,祸从口出你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

春桃连连磕头,“奴婢知道小姐这是为奴婢好,以后再也不会了!奴婢知错了!”

赵纯陷入了沉思,卫旖中毒了?她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否则姬茗野如何会大动干戈!

那日的情景她现如今都还记得,西岐大街小巷挨家挨户都在议论!兵马进城,为首的骏马上高高坐着一个暗红色人影,他策马扬鞭英姿飒爽。

赵纯不希望卫旖这么轻易的死去,她欠自己的这辈子都还不清,若非她招惹自己又岂能有今日!那日的事她已经想清楚了,楚轻扬出现在她的别院外怎么可能是巧合?分明就是故意而为之!目的只有一个————吸引她赵纯出门!

之后那碗下了药的芙蓉汤本应该是楚轻扬喝下去,可谁曾料到孙立纹那个该死的会来!就算他中了媚药也不至于找上自己,楚轻扬完全可以将他交给姬茗野处置,毕竟那是姬茗野的太子府!

但他没有,反而将她和孙立纹放在一间屋子里!她的清白就这样被一个人渣夺去了!实在可恶!

“都给我等着!”赵纯狠狠地绞着手指,迟早有一天,你们所有人都要给我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