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香儿

“热身?”大徳漠然一笑,表示自己对李蛮的不屑,但是他双手握住的黑魁,却是轻微颤抖,显然对于李蛮的话,他并不是完全无视。

“水系异能!狱锁黄龙——四重封禁破除!冻结!”

一大团寒气从李蛮双手手心涌灌而出,同样是李邙使用过的异能,与之前的化水龙波一般无二,在他哥哥李蛮手中明显是更加强大。

“二品武技!卷尘绞!给我撕裂!”大徳心中将姬辰骂了一千一万遍,却依旧不得不面对李蛮。

见李蛮再次变招,他此时也顾不上别的,当下也使用了自己的底牌,这个曾经对曹悍季使用过的武技,卷尘绞!

一股庞大却并不强悍的能量从大徳身上释放,直冲平行向四周排空,引得沙尘弥漫,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影也跟随卷尘绞发动的同时,冲了出去。

“别!别!别杀我!”

面对一群小喽啰,姬辰显然便是他们的死神,锋利的魔羽和刃菱在他手中转的飞快,甚至看不清如何在他手中转换了刃面,只留下不清晰的残影。

而他每一次身形的改变,那如同惊鸟窜起的速度,宛如瞬移一般的落入人群,也就意味着,那被他近身的小喽啰,等于被宣告死亡!

而这时被他近身的一位小喽啰,却突然哀求起来,相比较于其他人,这绝对是第一个,因为大多数被他杀死的人,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过来。

“女的?”姬辰记得他听到了一段轻灵的女子声音,赫然便是他身前娇小的人发出的,导致他手下不由得一顿。

毕竟是生活在末世的,对于自己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他还算略有了解,在这个世界,所有女主剩下的利用价值,也只不过是繁衍后代罢了!

不要说更加残酷的冥境,即便是在地球,姬辰也知道,青刃战团的有些好色的高层,便是组建着后宫。

虽然姬辰对于他们的私生活并没有在意,但是毕竟是一团之长,对于手下的事情,也是略有了解。

而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大宇宙时代中,女性地位的低微,按照姬辰最熟悉的五十七区来说,他所了解到的,恐怕除了血玫瑰战团的那群女人以外。

剩下的女性,十几岁便生子的,已然是普通现象,而姬辰见过的,最不堪入目的事情,则是为了繁衍后代,几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相当于一妻多夫制。

只不过,事实上则是,那几个无用的男人,都是依靠女人换取来的食物来存活下去,至于女人的食物来源,则是依靠自己的身体,去取悦一些小战团的团员。

见过地球上糜烂的环境,姬辰对于大宇宙时代的女性身份的低微,以前或许还会有所愤然,可惜现在剩下的只有麻木。

而冥境,至少姬辰见过的女性,除了天器坊的侍女们,也就是巴妲那个老太婆了,至于小仙,只是姬辰猜测她的身份并不简单,而无明确的证据。

此时在靓豚的小喽啰人群里,他却突然见到了一位女子,这让他如何不惊奇,或者说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可是,姬辰毕竟也是见过更加残酷事情的人,此时他可没有时间猜测女子的由来,或许因为心中唯一的仁慈,让他越过了女子,魔羽一转,刺向其女子身旁的小喽啰。

嘭!

冻结的冰龙,直接钻入大徳制造的沙尘中,而意想不到,大徳竟然正在此处埋伏,黑燃烧着火焰的黑魁,正面对上冰龙。

“锁!”李蛮残酷一笑,他和李邙不同,虽然他的异能和李邙一样,但是事实上,他们还是有所区别的,比如他同时还是一位格斗军人!

“去你的!”大徳破口大骂,那正面袭来冰龙冲击力极大,他刚才直接被推入沙中,此时他身上不仅仅灌了不少沙子,还被摩擦出几个大洞。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现在需要关注对象,因为在站起的瞬间,他发现一道黑影冲进沙尘中,他用小拇指都可以想到,绝对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李蛮!

“李蛮!”虎入羊群,姬辰的黑色风衣式战斗服上,又添上了几抹鲜血,从击杀巫神会的小喽啰开始,已经有不下三十条人命死在他手上。

“你的队伍中,是不是有位女子?”姬辰对着女子淡然一笑,温柔阳光如邻家大男孩,然后突然对着沙尘中大喝道。

当然,除去他脸上不小心溅上的鲜血不说,不然他便是一个类似美丽美杜莎的恶魔!

“放开他!”李蛮从沙尘中冲了出来,双目赤红,漠然看着姬辰,似乎是在看待一具尸体一般,或许在他心中,姬辰已然便是一具尸体。

“呵呵!赌对了呢!”姬辰笑的依旧无比阳光,而且看得出他笑的很开心,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她是你什么人?”

“如果我说,你确定在我死后,不会玷污她吗?”李蛮沉默了片刻,不知道突然想通了什么,然后毅然看向姬辰,冷静问道。

在他心目中,这个小白脸,信誉要比大徳好,毕竟是在基地生活这么多年,对于大徳的品行,还是小有了解的。

“考虑考虑!”姬辰点头,站在与女子不到三步的距离,这个距离确是最合适,对于自身安全可以保障,毕竟谁也无法肯定女子会不会有什么手段。

而另一方面,他可以随时出手,三步的距离还在他可以爆发的范围里,同时也不会将李蛮逼得太急。

“她是我妹妹!”李蛮突然温柔一笑,目光柔和看着女子,好像她是这世上最完美的魁包,而眸海深处,却又交杂着不明蕴意的光泽。“亲妹妹,李香儿!”

“原来是靓豚的小公主。”看着李蛮真情流露,姬辰的心中像是被刺了一下,嘴角阳光的微笑,也有些黯然。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他的防备,他知道此刻的李蛮依旧很危险,在没有完全杀死他之前,这个李香儿,是唯一束缚他的手段。

“既然选择死亡,那么你就去死吧!”而此时灰头灰脸的大徳也从沙尘中走了出来,可以明显看到,他衣服上,还沾着冰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