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吓尿了

柳金宝被林浩拉着向刷子的方向走去,可是嘴里可没闲着,对他喊道:“我擦你老母,你不是人,你是畜生,你•••••你••••••林大哥,林叔叔,林爷爷,祖宗!”

柳金宝一开始还在不断的骂着林浩,可是越是距离刷子近了,心越向下沉,本来内心就已经怕了他,现在还真怕他再把刷子放自己嘴里,直接软了下来。

“你可千万别再叫了,再叫被你叫成木乃伊了?”林浩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大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柳金宝心里虽然连杀了林浩都觉的不解恨,但是嘴再硬下去的话,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先服个软,等到自己逃出这里再找对方算账不迟。

“现在知道怕了?我提的条件答应了?”林浩那肯不相信这小子,别看对面的几位都不过来帮忙,如同看热闹的一样。那是因为自己手中有他们要保护的人,正所谓投鼠忌器。

如果自己真的放了柳金宝的话,就最前面的那个老头就够自己一呛,还是稳妥一点为妙,虽然对方不怎么配合,但是林浩手劲可不是他这样的少爷羔子能比的,两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刷子掉落的地方,林浩一猫腰把刷子拿到自己的手中,柳金宝见到他已经拿到了刷子,只觉得菊花一紧,差点没尿了。

“大哥我真的什么都答应你了,真的!”柳金宝浑身颤抖着对林浩说道。

“别说话,再说话我就••••••”林浩刚才在捡刷子的时候见到那老头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不是看向自己,而是看向门外的,所以他在直起身后又用刷子敲了柳金宝的头一下说道。

林浩就纳闷了,难道门外有人来了不成?突然想起来郭玉珍一直都没有在事发现场,难道郭玉珍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不成?所以他制止了刘金明的话。

当屋子里面安静下来以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林浩心中一惊,马上向门外喊道:“大姐别进来!”

林浩的话也喊出口了,郭玉珍也一步迈了进来,听到他的喊声抬头一看愣在了那里,等发现不妙再想走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毕磊已经把郭玉珍一把拉在自己的身前。

“小子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吧?”毕磊用手揽着郭玉珍的脖子,不无得意的对林浩说道。

“好吧,你想咋谈可以说出来!”林浩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能再用人质要挟对方了,因为对面已经有自己人同样被制住了。

林浩明白自己肯定不是毕磊的对手,刚才郭玉珍从外面走过来,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呢,但是对方却已经感觉到了,就凭这个能力,林浩就可以断定对方比自己强了不少。

“小子,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换人啊?”毕磊现在可是有恃无恐了,手上同样有对方的人了。

林浩看向郭玉珍瞪着眼,直咬牙,但是没有办法了,叹了口气说道:“那就换呗!”

可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只见郭玉珍一低头,一抬手把毕磊的揽着自己的手放入了口中,也不管是哪里了,用力咬了下去。

“嘶••••••”毕磊只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快断了,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力把郭玉珍推了出去,直接就朝着林浩的方向而来,“扑通”一声,郭玉珍倒在林浩身前一米的地方。

林浩见到郭玉珍摔倒以后想站起来,可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知道肯定被对方伤到了,而且毕磊又走了过来,看样子并没有放过郭玉珍的意思。

这个时候门外有走进来一个人,见到眼前的局面直接就横在毕磊与郭玉珍的中间,说道:“以大欺小吗,你也不知道羞耻,我们过两招如何?”

林浩听到这声音,心中一喜,看来今天的事情自己不会吃亏了,师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他不是回家过年去了吗?

“师傅您咋来了呢?”林浩高兴的向前面的背影问道。

来的人正是马明,马明回家过年了不假,但是过完了年,感觉在家中也没有什么意思,在自己的包裹里找出从林浩那里拿回来的蟒皮,去了一次师傅的好友那里,花了不小的代价把蟒皮做成了十八件马甲,回来以后在家中又呆了两天,左右无事就想把东西给林浩送过来。

可是到了林浩的老家以后才知道,他已经带着郭家的两个女孩到了津门,反正没有什么事,这才背着一个布包来到津门找林浩,可是茫茫人海到哪里找自己的徒弟去啊,到今天马明已经找了三天了,走到这里本来是想到商店买点东西的,正好和手上拿着饮料的郭玉珍走个碰面。

郭玉珍并不认识马明,因为马明现在的穿着和在村子里并不一样,马明看到郭玉珍还有些印象,但是一时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等自己想起来以后,这才回头向郭玉珍看去。

只见到一个背影进到了这里,这才进来想看看林浩是不是也在这里,没想到却遇上了这事。自己的徒弟被人欺负,当然不能不管了,而且现在郭玉珍又受伤了,马明第一时间就站在了两人中间,并没有过去与林浩打招呼,甚至连林浩向自己说话都没有回答,而是与面前的毕磊对峙。

毕磊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来到这里,等见到马明之后,毕磊知道这下恐怕自己这方要吃亏,连自己手上还在滴血都没有心思去管了。

见到马明如同随意的站在那里,但是自己却看得出来,无论自己朝对方什么地方攻击,都有可能受到猛烈的打击,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你是••••••”毕磊没有盲目的攻击马明,而是向后退了一步一拱手问道。

马明看向毕磊,不悦的道:“那个黑小子是我不成器的弟子,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

毕磊老脸一红,说道:“其实你这徒弟没有得罪我,而是我的雇主被你这位徒弟给捉住了,没有办法这才想用地上这位姑娘与你徒弟交换一下来的!”

“哦,那这位姑娘怎么好像受伤了?我看是你打的吧?这样娇滴滴的小姑娘你也下得去手,看来我辈中人也是参差不齐啊!”马明相当气愤的对毕磊说道。

“这•••••”毕磊本想找些说辞的,但是事实摆在眼前,怎么都不能解释眼前的事情,何况那姑娘真的是自己打的,此时感觉自己的脸如同火烧一般。

“你看事情已经出了,怎么解决我们坐下来商量一下如何?”毕磊现在也是有苦难言啊,刚才一不小心柳金宝被林浩抓住了,现在又来了一位连自己都看不出修为的人。

如今别说把郝娜带走,就算是全身而退都相当不容易了,唯一的办法只能和解了,还要看对方同不同意。

马明此时才向林浩问道:“你感觉该怎么办?这是你的事儿,你看着办吧!”

郭玉珍现在已经被自己的妹妹搀到了自己身边,但是一只手已经抬不起来了,看脸上的表情就知道郭玉珍现在正在忍受着相当大的痛苦。

林浩听到师傅的话以后,阴沉着脸推着柳金宝来到前边,看着毕磊说道:“我朋友的手咋回事?如果有事的话今天我就加倍从这小子身上找回来!”

柳金宝一听林浩如此说,被吓得脸都青了,抬头向对面的毕磊,问道:“毕师傅不知道刚才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那位姑娘的手臂可能是骨折了,我这里有药,保证在一个月内能够痊愈!”毕磊无奈的说道。

刚才郭玉珍咬在自己的手指上了,俗话说十指连心,当时就想着摆脱疼痛了,这才下手重了一些。

柳金宝现在感觉脊背都冒凉风,在心中暗骂毕磊为什么下那么重的手,同时又希望林浩别一时的冲动把自己的手臂也弄骨折了,在心中开始念起了“阿弥陀佛”。

“好,很好,既然你可以让我朋友受伤,那么你一定也准备好了让这位受伤了,反正你有药,那么先给他用吧!”林浩已经动了真火了,连眼睛都红了,手上开始用力。

柳金宝现在已经顾不得害怕了,手上虽然疼痛,但是比骨折还好受的多,对身后的林浩喊道:“等等,我愿意用钱买我这条手臂,千万别伤害我行吗?求求你了!”

林浩冷哼一声,说道:“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留着你的钱治病去吧!”

“林浩你先别急,我先看一下情况!”马明抬手阻止了林浩,向郭玉珍走去。

练武之人有几个没有受过伤的,对人体的外伤都有些了解,马明来到郭玉珍的身边,用手在郭玉珍受伤的肩部摸了摸,然后站起来走到林浩的身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林浩阴沉着脸看向面前的柳金宝说道:“你已经保不住自己这只手了,记住是对面的老头害得你,明白吗?”

柳金宝听到林浩如此一说,只觉得一阵恐慌瞪着眼睛喊道:“不,我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啊?”

林浩虽然说的凶狠,但只是想吓唬他一下,经过马明的诊断,郭玉珍其实没有什么大事,林浩当时就放下心来,但是既然他既然敢带着人来这里找麻烦,不可能这样放过他,所以出言吓唬他一下,然后再放他回去,也好解解气。

既然马明都来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即使放了柳金宝对方也不可能带走郝娜了,所以现在他在自己手中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但是林浩说完话以后,感觉前面传来一股骚臭的味道,向下一看,不禁笑了起来,地上已经湿了好大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