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不给面子

刘玉娇明白事情的真相以后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了林浩,同时也感觉到他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吃饭的时候还和自己在一起的,现在竟然把市长千金给带了回来。

“陈芳,你不是想去市政府吗,吃完的话我送你回去!”林浩没有想那么多,见到陈芳已经吃完了就想着尽快把陈芳送走。

刘玉娇与林浩的想法不同,毕竟刘玉娇在社会上打滚多年了,如果陈芳只是来浩然粥屋吃顿饭那么简单,她就不多想了,关键是林浩对陈芳可以说有救命之恩。现在她想着的是不是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把浩然粥屋的名声打出去。

“陈芳,阿姨这里有电话,你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吧,别让林浩送你了,那样不安全!”刘玉娇想了半天想出了个好的主意,只要陈东升能来这里,以后何愁自己的店面不火呢,在身上拿出手机给了陈芳,虽然这家粥屋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而且自己的股份并不多,但是如果真的打出品牌的话,那么自己拿的应该也少不了。

陈芳可没有刘玉娇的心机,感激的接过手机拨了爸爸的手机号出去,刚响了两声对面就接了。

“谁啊?”

“爸爸,是我!”陈芳听到父亲那带有磁性的声音,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刚才如果不是林浩的话自己可能就见不到疼爱自己的父亲了。

“小芳,你用的谁的手机?你现在在哪?”

陈东升听到在对面的声音相当激动,因为中午的时候老婆打电话来告诉自己孩子不见了,在不见以前还整天吵着要去找爸爸。这可急坏了他,自己工作忙走不开,让自己的秘书去车站接自己的女儿,怕秘书不认识自己的女儿,还把自己随身带着的一张照片让秘书拿去了。

这期间陈东升还给自己的秘书打了几个电话,问是不是接到了陈芳,可是答案全是没有见到陈芳人,等到现在连秘书都没有回来,这让陈东升在办公室有些坐不住了,想自己去找女儿回来,又怕秘书把女儿接回来后自己不在,所以一直在办公室坐立不安的等着消息。

在听到手机一响马上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本来想不接的,可是想到有可能是自己女儿打来的,这才按了接听键。

没想到还真是自己的女儿,这让陈东升欣喜万分,马上问自己的女儿现在的位置,想马上过去接女儿回来。现在陈东升可不敢再让别人去了,如果再接不到怎么办?

“爸爸我就在津门呢,在一家粥屋里,但是在什么位置我不知道!”陈芳在电话这边听到父亲那关心的话语,心中对父亲的不满已经烟消云散了。

刘玉娇在边上比划了一下,那意思让我来说,陈芳把手机递还到刘玉娇的手中,虽然不想,但是自己真的是第一次来到津门,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处在什么位置。

“你好,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刘玉娇在接过电话以后没有表现的特别热情,而是直接就报出了自己的位置,随后又把电话给了陈芳。

“爸爸您忙的话就先不用来了,我在这里等您,哪也不去,您下班以后再来吧!”陈芳接过电话以后与父亲聊了两句以后,相当懂事的对陈东升说道。然后挂断电话把手机给了刘玉娇。

刘玉娇接过手机以后心中十分高兴,今天刚开业市长如果真的能来,那么前途就不可限量了,刘玉娇越想越高兴,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至于林浩就没有刘玉娇想的那么多了,因为在林浩心中市长千金与平常的小姑娘没有什么两样,自己并不是看在对方是市长千金而出手相助的,反而在知道了陈芳有个在市政府工作的爸爸而闷闷不乐呢。

林浩从小就是这个性格,或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从来就不会巴结人,尤其是领导。

前两年的时候林浩已经到了十八周岁,因为农村有政策,两个儿子的户如果住在一处院子里,可以另批一处房基地,父亲林玉海打了一份报告上去,满心以为可以批下来的。

就是因为淋玉海不明白潜规则,就连一些不符合要求的都批了下来,可是林家的房没有批下来,这让林浩相当不满意,去找了村子里的干部,没想到干部们都一脸嘲讽的告诉林浩说,就算能批下来,林浩家也盖不起房。

林浩也没有让村里的干部好过,让村干部们都过了一个难忘的年。

在林浩的意识之中,凡是当干部的没有一个是好人,在知道陈芳的身份以后反而故意与陈芳保持了距离,见到刘玉娇那喜形于色的表情之后,不声不响的向后院走去。

忙碌的一天眼看就要结束了,街上满是急匆匆向家里赶的人。浩然粥屋门前停了一辆崭新的奥迪,让过往的行人都不禁向里面多看了两眼。

奥迪在当时可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到的,那可是身份的象征,一个毫不起眼的粥屋前面停了一辆这样的车子,让人们不得不多看两眼,而且心中都不免有些猜测。

浩然粥屋内,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正站在陈芳身边,时不时用手摸摸陈芳的头,脸上全是溺爱。这个男子正是陈芳的父亲陈东升。

在得到女儿的消息之后,陈东升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婆让她放心,随后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等时间,还不容易熬到下班了,马上就让人开车来到了浩然粥屋,在见到女儿没事以后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刘玉娇在见到陈东升以后相当吃惊,没有想到陈东升会如此年轻,如此帅气。只见陈东升那一米七五左右身体没有一点不协调的地方,而且没有想象中官老爷们那腐败的肚子,脸上虽然挂着一副金丝眼镜,不但没有毁坏了对方的形象,却让人感觉到了陈东升身上有股书卷气,那棱角分明的脸庞让人看上去都感觉相当男人。

刘玉娇站在陈东升的面前竟然感觉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在人前出现这种情况。

“爸爸这位是刘阿姨,这里是她与林浩合伙开的一个粥屋,阿姨这就是我爸爸!”

在等待陈东升到来的时候,陈芳和刘玉娇聊了很多,这里的基本情况陈芳都已经了解了,而且为了得到助力刘玉娇特意把林浩的情况对陈芳说了一些,让这位单纯的小姑娘几次都流下泪来。

见到父亲来到,陈芳如同乳燕投林一般一头扎在陈东升的怀里,见到双方都没有说话,这才帮双方介绍了一下,也免得都不自在。

“你好,我是陈芳的父亲,我叫陈东升!”陈东升主动向刘玉娇打招呼道。

刘玉娇这才反应过来,歉意的说道:“你好,我叫刘玉娇,快坐下来说!”

陈东升作为一市之长都没有对自己端架子,自己可不能怠慢了市长大人,虽然对方不想挑明自己的身份,而是以家长的身份来的,但是自己可不能装作不知道。

“林浩你快过来,陈芳的爸爸来了!”

刘玉娇就不明白了,在知道陈芳的身份之后林浩就没有进来过,自己还特意出去找了林浩一次,林浩说要准备明天早上的东西,一直在后面忙着,如今陈东升以家长的身份来了,怎么着也要见上一面啊!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林浩身上满是木屑,边走边拍着来到了前面,在见到陈东升以后不冷不热的说道:“您是来接陈芳回去的?现在人您可以接走了!”

陈东升见到林浩走进来以后,多看了两眼,因为林浩的眼睛相当迷人,见到林浩的眼睛就如同见到了天上的星星,可是听到林浩的话以后,陈东升不禁一愣。

做为津门市的市长,如果在过去也算得上是封疆大吏了,可是林浩见到自己那份敌意让陈东升不禁有些疑惑,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陈东升思前想后在自己的记忆里面翻找,确定自己的记忆中没有这号人。

随后陈东升对林浩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要知道在来津门做市长这段时间,人们见到自己以后巴结都唯恐不及呢,哪有像林浩这样冷言冷语的,这小子有意思!

“林浩你怎么说话呢,你知道这是谁吗?你••••••”刘玉娇听到林浩这样对陈东升说话心中叫苦,还不如不叫林浩出来的,想到这里马上训斥其林浩来,但是被陈东升挥手打断了。

陈东升看着林浩,问道:“你叫林浩?看样子不是本地人吧?在津门还习惯吗?”

“没啥习惯不习惯的,人我也见了,我要去准备明天早上的东西了!”说完话转身就向后院走去,丝毫没有给陈东升留面子,这让刘玉娇那张脸变了好几变。

“小子有点个性,孩子你是怎么到这里的?”陈东升见到林浩走了以后,向自己的女儿问道。

陈芳看了看刘玉娇没有说什么,刘玉娇忙说道:“你们谈,我去看看林浩到底在干什么呢,这孩子就这脾气,您多见谅!”

等刘玉娇走了以后,陈芳这才把自己来到这里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就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在那里搓着衣角,等待着父亲的责斥。

“你是说林浩帮了你,可是见到他现在这样子好像并不欢迎我们啊!”

陈东升在听女儿讲述完经过以后,感觉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如果不是林浩出手相救,那么自己女儿的下场可想而知了,但是林浩现在这态度是怎么回事呢?

“我哪里知道啊,回来的时候在路上还有说有笑的,可是在回来以后我说您在市政府上班,他就这样了!”陈芳也有些不解。

陈东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想道:“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年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