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心想事成

直到晚上林浩和杨卫军两人才带着装着床的汽车离开了袁立的家,当然除了这张床以外,杨卫军手中又多了一张三百万的支票,本来想要给林浩的,可是他说什么也不要。

“林浩谢谢你了,这的不知道怎么谢你,我感觉自从遇到了你,我的号是就从来没有断过,先是救了我的父亲,然后又是把我的隐疾治好了,还有流冰,这些都是认识你以后发生的。想想以前发生过的事情,还没现在几天发生的事情多,过去真的是白活了!”

杨卫军坐到车上,边开车边和林浩聊了起来,或许过去自己的生活太单调了,过去的时候除了在军营中,就是自己的老爸是挂念了。

自从认识林浩以后,没想到自己的生活竟然发生了大的改变,让自己的病好了不说,还让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春天,想要感谢一下这个小男人,不想他竟然是那种无欲无求之人,要不是为了郝家,估计现在还不会向自己开口的。

刚才杨卫军说的话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自己虽然在部队里面是个不小的官,可是让自己生活变得现在这样有滋有味的人,还就是林浩。

林浩感觉出来杨卫军发自内心的感动,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好了别在那里煽情了,我不需要你谢我,只要你过得好就行了,对了记得到时候帮一下郝家就行!”

林浩实在是放心不下郝家,如果郝家真的被排挤出去的话,郝娜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所以不管哪个人对郝家有帮助的,他都会去拉拢一下。

“林浩你放心吧,只要我能帮,一定会帮的!”杨卫军斩钉截铁的说道,在心中已经想好了,就算是豁出自己的脸面去也在所不惜了。

回到了杨卫军的小楼里面,林浩见到里面的布置变了个样子,或许还真的应了那句话,有钱好办事,两人这才走了多长时间,竟然焕然一新了,不对,应该说是恢复了古代的面貌了,再把那张床给搬进来,整个就是复古了。

杨卫军回来以后一感觉这里变了个样子,比自己心中想的还要好一些,看来不仅林浩有想象力,就连这个装修公司也挺有想象力的。

“好了,一切都已经办好了,就等着新娘子来了就完美了,看着这里我突然有一种想法,你说我们要是找到一顶古代的花轿的话,你再骑着一匹白马,是不是就更完美了?”

两人看着把从袁立那里换回来的床摆好之后,林浩突发奇想的出了一个主意,既然两人的新房是复古式的,为什么不让这个婚礼更加有古代气息呢?

杨卫军却一脸愁容的说道:“你这个想法倒是很好,花轿不难找,可是这白马到哪里去找啊?现在京城可是不让养马的!”

林浩觉得这个也是问题,但是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就像是生根了一样,边挠着头,边说道:“杨大哥你别急,让我想想,我就不信了,肯定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

可是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到好的办法,临走的时候还在那里苦思呢,以至于差点撞到门框上面,杨卫军看到这个情况一个劲的笑他。

林浩就是这个脾气了只要自己想到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到,只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到哪里去找马,而且还要白马,最好是一根杂毛都没有的。

两人回到了杨家的时候,罗布已经睡下了,今天这一天的时间他都在杨家的院子里面练习林浩教他的功夫,据杨老说,罗布边练习边笑,应该是受益匪浅。

林浩对这些不感兴趣,毕竟自己传授的这些东西都只是皮毛而已,真正的精髓根本不是罗布这样的人能学的,并不是因为国籍的原因,而是罗布练武的时机已经错过了,他的年龄也只是适合学一些拳脚,至于其他的,估计今生无望了。

第二天早上林浩依旧是早早的起床,这已经是林浩雷打不动的习惯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罗布竟然也很早就起来了,而且出来的时候,连招呼都没和林浩打,直接就开始站桩。

这让林浩有些奇怪,平时话很多的罗布今天出来直接就站桩,连招呼都没和自己打,难道除了什么事情不成?这真的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站了一会,临林浩来到了罗布的身边,看着目视前方的他,问道:“罗布今天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样一脸的不高兴呢?”

罗布也没有心情站桩了,听到林浩这样一问,气愤的说道:“师傅昨天没在家,您并不知道,我在米国留学的时候有一个到过的同学是学经贸的,好像家里边有好多钱!”

林浩听糊涂了,这位徒弟说出来的话怎么有些不找边际呢?他这是要表达什么事情呢?难道就因为对方有钱就气成这样?那他身为皇储是不是也要被人嫉妒呢?

“你想要说什么就说吧,直说!”林浩不想听那些无谓的事情,只想知道他今天到底为什么这样不高兴。

罗布不好意思的说道:“师傅,在京城的一座山上有一处休闲的好去处,我那位岛国的同学昨天来到了这里,知道我在这就找到了我,说前两天那个休闲会所从蒙外进来了好多血统不错的马,让我去和他赛马!”

林浩一听,立马来了精神,问道:“你是说在京城就有马,而且还有好马?”

看来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昨天还想着到哪里去找一匹白马来呢,今天竟然就有人告诉自己京城里还有赛马,真的太好了,说什么也要到里面买一匹过来。

见到林浩高兴成这个样子,罗布一脸疑惑的问道:“师傅,您怎么这样高兴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林浩已经听不下去了,来到房间里面洗了个脸,对着罗布说道:“你去换一身衣服出来,我们这就到马场去看看,昨天还想着让那个杨大哥骑马接新娘呢,今天你竟然就说出了哪里有,真的太意外了!”

林浩昨天晚上还想着是不是回老家看看有没有人养马的,现在连种地都机械化了,农村也没几个人养马了,真的感觉到挺发愁,今天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呢。

所以现在恨不能马上到那个马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马让自己带回来,就算是花了钱也值了,为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他算是煞费苦心了。

罗布真的拿自己这个师傅没办法了,昨天有个叫小吉的同学来到杨家,找到自己说要去赌马,说那个会所从蒙外进来了二十几匹好马,这些马的野性还在,根本没人能知道它们之中谁能胜出,这种比赛就是靠运气的,问他又没偶兴趣到那里看看。

罗布对这些实在是不感兴趣,他虽然是贵族出身,但是那些纨绔子弟身上的毛病一点都没有,他知道玩物丧志的道理,说以他并不喜欢这种东西,但是他说出不想去,竟然被小吉耻笑,一气之下答应了下来。

本来今天要想个办法推辞掉的,不想林浩竟然想去,这的不知道师傅心中想些什么,去那种地方可是要花费很多钱的,每一局赌下来都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

可是现在又不还说不去,只能随着林浩一起走了出来,到了车上罗布才说出了自己所担心的问题,林浩听到还有这种事情,心中也是出现了抵触的情绪。

林浩从小就对这种东西反感,到了现在也从来不沾赌,可是为了自己想出来的事情,今天他豁出去了,不就是几百万嘛!今天就算是用几百万去买这个马了。

想到这里脚下猛踩油门,汽车猛地冲了出去,吓得罗布赶紧把安全带系上,说道:“师傅您还真的想要去呀?我可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

林浩笑着说道:“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华夏的好马,至于赌马到时候看看再说,钱在我们手上,他们还能抢去不成?”

“师傅,我也去过不少的会所,会所里要会员的,而且进门都要交押金的,尤其是赌马这种事情!”罗布把自己能想到的告诉了林浩,只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林浩笑着说道:“不就是门票钱吗,我出得起,走了别那么多废话,卧室去看马,不是去赌马的,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顿了一下,林浩又说道:“还有到了那里你千万别叫我师傅,以后就别叫了,直接叫我林浩吧,这样我心里还踏实一点!”

罗布大吃一惊,问道:“难道师父是不想教我了吗?为什么不让我叫你师父了?”

林浩见到罗布误会了,开口说道:“是这样,在我们这里只要叫师傅,别人都会知道我会功夫,因为在几千年前就这样传了下来,所以你叫我师傅的话,肯定是不方便,你也不想自己被人拉着去比试吧?华夏可是地大物博,哪里都会隐藏着高手,万一展出一个不服的来,你能对付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