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这样安排合适吗?

安漠然看傻了眼,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

没错,那些东西就是学校公布的所丢失的东西,有学生的钱包、书籍、器械室的体育器材,还有各种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瞬间把本来就不大的一个坑塞得满满当当,状如小山。

安漠然颤抖着手指着那一堆东西,问顾尧安:“顾……顾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顾尧安同样的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可他毕竟答应过白之言,绝对不能说实话,于是咽了咽唾沫道:“这些就是学校丢失的东西,等会儿还回去就好。安漠然同学,今天的事,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会引起学生们的胡乱猜测,对学校影响也不好。”

安漠然当然很听顾尧安的话,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安漠霖淡声道:“麻烦顾老师把这些东西清理一下,明天让人认领。至于那棵植物,我会和之言一起把它送到山上种起来。”

顾尧安终于意识到,安漠霖和白之言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只是上司和下属那样简单。他勉强一笑,抬眼看向安漠霖微冷的面容,微微一点头。

安漠然笑意温婉,歪着头道:“顾老师,我帮你一起弄。”

顾尧安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回头看向白之言,试探询问:“之言,你觉得这样安排合适吗?”

“当然合适,就这么决定了。”白之言早就听到安漠霖说要和她一起去山上,心中不禁欢喜,很是干脆的点头。

安漠然忽然注意到顾尧安看白之言的眼神,那眼神中,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忧郁,让他不得不怀疑,顾尧安会不会就是喜欢上白之言了。

白之言却全当看不见,走到坑上,伸手一把将小黄精给扯上来,然后走到安漠霖身边道:“安漠霖,我们走吧!”

安漠霖将铁锹递回到顾尧安手中,客气道:“顾老师,我们就先走了,这里,就交给顾老师了。”

“天已经黑了,安总一路小心。”顾尧安微笑着嘱咐了一句。

安漠霖只象征性的微微颔首,随后牵住白之言的手,朝着草丛外走去。

白之言一只手被他牵着,心头一片温暖甜蜜。心中暗想:要是安漠霖能这样牵着她的手,走一辈子,那该有多好。

安漠然望着安漠霖和白之言出了草丛之后,稍稍松了一口气,笑盈盈道:“顾老师,我们赶紧清理这些东西吧!”

顾尧安眉头微微一皱,叹了口气,转身开始清理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安漠然只当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反正在她看来,白之言那么喜欢安漠霖,和顾尧安当然不会有太多交集。

出了学校大门,安漠霖牵着白之言走到停车的位置,林叔已经下了车,打开车门准备进去。

安漠霖微低着头,吩咐道:“林叔,我自己来开车就好,我会打电话,让陈叔过来接你,我要去趟市郊,你就不用跟着了。”

“Boss,时间不早了,您自己一个人去市郊,也不安全,还是我来开车吧!”林叔面上不禁浮现忧虑之色。

“我会和之言一起去,你不用担心。”安漠霖也不多说,直接走到驾驶位坐下。

这时,李叔开了车停在安漠霖车子附近,周洺探出头,望着白之言道:“之言,不如还是我送你吧!”

白之言嘴角扯出极不自然的笑:“不用了,你手臂受伤,还是早点回去的好。再说了,你让李叔开车,我也不方便不是。”

“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咱们明天见。”周洺的脸色在这一阵,多少有些难堪,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

白之言点了点头,上了安漠霖的车,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

周洺望了眼林叔,温和道:“林叔,上车吧!我送你回安家。”

“怎么好意思麻烦周少呢?”林叔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行了,上车吧!”周洺心情多少有些烦躁,也不愿多说,语气也不太和善。

林叔望了眼安漠霖此刻冷峻的侧脸,似乎是在征求意见。

安漠霖回头看一眼林叔,平静道:“林叔,上车吧,让周洺送你回去。”

林叔这才呵呵一笑,点了头,走到周洺的车子旁打开车门上了车。

安漠霖也就放了心,踩了油门离开圣亚商学院附近,朝市郊的方向开去。

安漠霖开车的技术相当的好,只不过开车的速度也相当的快,上了高速之后,总是把车速开到最高限速。

白之言背脊僵直的坐在车中,望着他轮廓完美的侧脸,吸口气道:“安漠霖,其实时间没那么赶的,你不用开那么快。”

“习惯了,所以也不觉得快。”安漠霖平静说着,车速依然不减。

白之言只好闭嘴,望着外面越来越黝黑的风景,保持安静。

待到安漠霖开始减慢车速的时候,车子已经转入一条小路,又开了一段,已经到达了一处山林脚下。

车子停下,安漠霖微舒口气,语调淡淡:“到了。”

白之言默默一点头,打开车门下车,沿着石阶往山林中走。

宁静晦暗的天空中,看不到一点星光,山林因此显得更加浓黑,只有明亮的车灯照射着山脚下那一段路。

安漠霖关了车门,跟在白之言身侧一起朝着山林走去。

空气异常的闷热,浓郁的树林中竟然连一丝风也没有,能够清晰闻到草木散发出来的清香和枯枝腐叶的霉味。

小黄精现身出来,浑身散发着淡绿色的光,在前方引路,催促着:“你们要快点,我感觉的到,马上就要下雨了。”

白之言一听这话,立刻拉下了脸,忿忿扯住小黄精的小胳膊,不禁恼火:“你怎么不早说?”

小黄精被她扯得飞不动,蹬着小短腿辩解:“你又没问我,我为什么要说。”

“……”白之言彻底无语。

她手一松,小黄精迅速挣开她的手,朝着前方飞了一圈,托着腮道:“这里位置差不多了,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我的。谢谢你们送我来,不过,你们得记住,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

“我既然会把你送来,当然是看在你修行不容易的份上,不会告诉别人的。”白之言停下脚步,这会儿才算真正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