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顾尧安的关心

“好,我马上过去。”顾尧安挂断了电话,眼神沉郁了几分,启动车子出发,迅速赶往第一医院。

安漠然望着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又转头望望昏睡的白之言,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走到床头处站着,细看白之言的面容,托着腮叹气:“之言,你的确是长得很漂亮那种,可是我一直认为顾老师该喜欢的应该是那种很文艺、很淑女的,略微有些娇气的女孩子,比如我。。“安漠然继续叹气,可是纵观顾尧安认识白之言之后的一言一行,她能感觉得到,顾尧安对白之言的确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如果顾尧安真的喜欢白之言了,那她可就头大了。

垂头丧气的叹息一声,安漠然自言自语:“到底要怎么办啊!为什么顾老师要那么关心之言呢?”颓丧的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下,安漠然一阵苦恼。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安漠然正愣神的望着手机发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她赶忙回过神,站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顾尧安。

顾尧安眉宇间凝着一股担忧之色,轻声问:“之言怎么样了?”

安漠然叹口气,朝着病床边走去,唏嘘道:“已经昏睡好多天了,医生也没把握判断她什么时候能醒。不过检查结果已经出来,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具体什么原因导致她昏迷不醒,实在弄不清楚。”

顾尧安跟在安漠然身后走到病床床头,停在白之言面前,望着她苍白的脸色,因为心疼,不禁一皱眉:“好好的,怎么突然病成这样?”

安漠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停顿了一瞬,说:“你不用担心的,我觉得,过了这几天,之言一定会醒的。”

顾尧安淡淡一点头,“我会每天打电话问你,也会每天过来看望一下她。如果她要是醒了,你一定要尽快告诉我。”

安漠然心底一阵强烈的不快,努了努嘴,望着顾尧安,深吸口气问:“顾老师,你为什么那么关心之言?”

顾尧安回头看向安漠然,微吐口气,故意发问:“难道朋友之间,就不该互相关心吗?”

“可我不觉得这像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安漠然还是觉得心里憋屈,她想要听顾尧安说实话,同时,又害怕顾尧安说实话。

“你不觉得,之言是个很好的人吗?”顾尧安微微偏头,问的相当认真。

“那倒是没错,之言的确是个很不错的人。”安漠然成功的被顾尧安转移了话题,一时间忘了追问。

顾尧安神色轻松下来,吁口气温和道:“我还有些事要忙,等有时间,我会再过来看望之言。你尽量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好好照顾之言。”

安漠然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明明是被顾尧安给转移了话题,顿时一阵懊恼,撇着嘴哀怨的望着顾尧安的双眼。

顾尧安绕过她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打开门后,挥挥手道:“安漠然,再见。”

安漠然脸上挂着一丝勉强的笑,挥挥手道:“顾老师再见。”

眼看着顾尧安走远,安漠然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走到白之言面前,不满的抱怨起来:“之言,都是你啊!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我以前听人家讲故事,男人为了女人反目成仇的,我以为那就是瞎扯。可是现在,我觉得一点都不瞎扯了,我哥跟周洺哥,还真是为了你,就差打架了呢!”

床上的白之言当然是没有动静,仍然眉目平淡的静躺着。

安漠然说完,心里也稍稍舒服了些,病房外也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安漠然心不在焉的说:“请进。”

病房门打开,进来的是安家后面的宅子中负责打理的一位年约三四十岁的大嫂。

大嫂走到安漠然面前,恭敬的鞠了个身:“小姐,我是按照安总的安排,来医院照看白小姐的。”

安漠然点了点头,面色严肃的嘱咐道:“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一定要照顾好之言,不要出任何差错。”

“小姐放心,我明白的。”大嫂点着头,面上含着微笑。

安漠然也就放心了些,这才转身离开。

到了医院门诊楼的大厅,安漠然正心不在焉的走着,迎面碰到周洺提着保温盒正跟她打了个照面。

周洺微笑打招呼:“漠然。”

安漠然停下脚步,心情看起来当然是不大好,撇了撇嘴啧啧道:“周洺哥,你对之言,还真是够上心的。”

周洺挑眉笑道:“面对你哥这么强大的情敌,我要是不上点心,要怎么掳获白之言的芳心呢?”

安漠然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轻嗤道:“我觉得你就是白费功夫,之言是不会喜欢你的。”

“这不漠霖跟之言还没开始正式交往吗?我还有的是机会,所以,你这话也别说的太早了。”

“行,我不说,你们三个人的事儿,我才懒得管呢。”安漠然不耐烦的摆摆手,傲娇的一扭身,朝着外面走去。

周洺轻笑一声,无奈摇摇头,朝着后面住院部走去。

周洺的身后,红玉隐身跟在后方,一路跟着他去了住院部,转了弯之后,朝着白之言所住的特护病房走去。

进了病房,周洺将保温盒放下,坐在床头外侧的椅子上,轻轻一声叹息:“之言,你都昏迷了那么多天,快点醒过来吧!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担心你。”

红玉疑惑着跟上,望着躺在床榻上的白之言。

白之言一动不动,除了还有呼吸和脉搏之外,简直跟死人无异。

这几天,在陈雕的帮助下,红玉的法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别说现在的白之言半死不活,即使她还好好活着,以白之言法力受损的程度来看,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红玉望着周洺带着担忧的眼神,从见到周洺的第一眼开始,就是一副对白之言深情不移的模样,细心照顾白之言的模样。

还有,周洺帮了素不相识的她,把她送到医院,为她付医药费不说,还细心照看。她对周洺的好感,也一点点的递升。

此时,红玉的唇角不自觉浮起一抹极淡的笑意,忽然觉得,如果能够做个凡人,或许也挺不错。